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饒宗頤教授的「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 (後記)

2017/10/30 — 11:42

一、後記

近日秋意滿溢,秋高氣爽真的非常愜意舒適。但天氣一下子變得乾燥,喉嚨和皮膚都癢癢的,需要時間好好適應、過渡到冬天。說起咳嗽,除了想辦法治理外,我也想起饒宗頤教授的作品「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 和今年4月的時候在立場新聞分享了以這件作品為題的文章。既然此文已經和大家見過面,為甚麼會再次出現呢?

那要先說點背景資料:事緣較早前從事中大文物館的同工友好說起她要預備一個跨學科活動系列,希望可以透過各類型的館藏,以不同的切入點與其他學科連接起來,文物和藝術不只局限於本科的想像和理解。例如,友好她告訴我很多館藏都是hidden gems,他們都可以引申和發展出更多更廣的題目和其他專業範疇的討論(例如器物書畫用色的翻譯,文物與貿易經濟的關係等等)。她說她會預先了解好文物和相關課程,再與文物館內了解該文物範疇的專家同事討論,同時與課程教授們連繫看看可以如何在時間和課程配合。結果今個學期開始她和文物館的館長們、同事們將直接跑到同學們的課室去介紹和分享相關的文物館館藏。

廣告

這個活動系列的名稱是「學科交響 Feat. Art Museum」,很榮幸和很高興地我也間接參與其中。同工友好她說我分享饒宗頤教授的作品「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的文章也帶給她多一個點子和內容參考,學科交響的其中一站就go go go到中醫課堂去吧!結果她在剛過去的星期五就到了中大的「UGEC2821中醫藥之文化內涵」,介紹了饒宗頤教授的臨漢代《武威醫簡》。

Fig. 1 中大文物館的同工友好在中大的中醫藥課堂中介紹饒宗頤教授的臨漢代《武威醫簡》
Image source: 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Art Museum, CUHK Facebook專頁

Fig. 1 中大文物館的同工友好在中大的中醫藥課堂中介紹饒宗頤教授的臨漢代《武威醫簡》
Image source: 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 Art Museum, CUHK Facebook專頁

廣告

結果,早前寫的文章真的有了一個很有意思的後續發展,書法藝術和簡牘研究走進了中醫課堂(這刻我想對中醫學有更多了解和研究的教授和同學看這幅作品和藝術系又或是考古研究的師生們看同一幅作品應該也有一些相同又或是不同的感受和想法吧!這情況也讓我想起了朱光潛先生在《談美》書中的一章談及「 我們對於一棵古松的三種態度」)。然而回到欣賞和了解作品本身,在中醫課堂的context下,我們也回到作品藥方選材本身的源頭,更具意義。還有,在友好預備此節學科交響時,我也有幸承蒙指教和學習,得知早前所寫文章的一些錯漏,現已作修改添補。所以我便重新修訂之前的文章版本如下,有興趣的朋友不妨再和我一起重溫饒宗頤教授的作品「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請大家多多指教。差點忘記了,友好她說下一次她會到化學系課堂介紹館藏,細心想想文物也與化學息息相關,由顏料物料的使用,器物製法到文物保護修復等等也與化學有密切關係。如果可以,我也想sit 堂聽聽她的分享同時也重溫一下化學知識。

二、饒宗頤教授的「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

Fig. 2
饒宗頤教授「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 
水墨紙本橫幅
34 x 138厘米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藏

Fig. 2
饒宗頤教授「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
水墨紙本橫幅
34 x 138厘米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藏

在「崇德延年—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與文物館藏饒宗頤教授書畫」展覽中,我遇上了一件印象深刻的作品,就是饒宗頤教授的「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年)(Fig.2)。[1]當下的第一個感受是這幅書法作品非常有趣,讓人想進一步親近、了解作品更多。雖然感受相當的個人,但仍希望把當中特別有意思的部分和大家分享。

此幅作品屬於展覽中「臨池摹古」的部分,饒宗頤教授於八十年代初於香港中文大學出任藝術系榮譽教授,此作品便是饒教授其中一幅課堂示範,所以他如其他示範作品般並未在此作品留署款和印章。我慢慢地看釋文:「《武威醫簡》治久欬上氣,喉中如百虫鳴秋(狀)。卅歲以上方:茈胡、桔梗、蜀椒各二分,桂、烏喙、薑各一分。凡六物冶合,和丸以白密,大如嬰桃,晝夜含三丸,消咽其汁。甚良。」[2]原來是一幀治咳藥方呢!

Fig. 3 
王羲之(晉西元265-420)
平安何如奉橘三帖(局部)
卷 紙本 
24.7 x 46.8厘米

Fig. 3
王羲之(晉西元265-420)
平安何如奉橘三帖(局部)
卷 紙本 
24.7 x 46.8厘米

說起書法作品很多時我們也想起碑帖、文學、詩詞歌賦又或是書信等等,有時候對文學典故又或是對書法本身不太熟悉時,難免讓人覺得書法藝術很高古、很有距離之感,欣賞和了解需要再花多一點時間和工夫。書法大家的書信來往我覺得相對讓人容易親近,例如我也非常喜歡晉朝書法家王羲之的《平安何如奉橘三帖》,特別是《奉橘帖》。(Fig.3)此帖是王羲之送贈友人橘子時附上的以行書書寫的短信,內容大意為送上橘子三百個(很多喔!)和由於未能在霜降前再採摘多一點(心意滿滿的王羲之真的好可愛!),書寫的文字和情感貴乎率真、自然流露〈希望稍後有機會能和大家分享此帖〉[3]。而饒教授選取漢代《武威醫簡》上的治咳良方作臨摹題材確實讓人覺得眼前一亮,讓人感到切身、親近。雖然漢代與今天好像相隔很遠,時代/歷史性來說漢代簡牘依然高古,但此作品卻不是拒人於千里之外:無論古時到今天,讓人困擾的咳嗽病症是如此普遍,問題穿越古今中外(「喉中如百虫鳴秋」喎,喉嚨真的超辛苦和不舒服呢!)而人們一直致力尋找根治良方。

雖然作品本身為課堂示範,但我覺得作品帶給觀者和學生的意義卻是重大。首先,透過此作品的選材讓我們認識到更多饒教授的學術研究範疇,例如簡帛學與秦漢簡牘研究。還有,我們也能從中認識到更多關於漢代《武威醫簡》在考古學、中醫學和書法藝術的重要性。漢代《武威醫簡》於1972年在甘肅武威漢墓出土,簡牘共92枚,當中記錄了很多不同的病症、藥方和服藥方法等。[4]由於漢代《武威醫簡》處於《黃帝內經》和東漢張仲景《傷寒雜病論》的中間時期,對於早期中醫學的研究和對照擔任非常重要的角色。

Fig.4《武威醫簡》中的簡3至5
Image source: 甘肅省博物館、武威縣文化館編《武威漢代醫簡》(北京:文物出版社,1975),頁1。

Fig.4《武威醫簡》中的簡3至5
Image source: 甘肅省博物館、武威縣文化館編《武威漢代醫簡》(北京:文物出版社,1975),頁1。

Fig.5 饒宗頤教授「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 (局部)
細心留意,同樣是個「上」字但有著不同的演繹、節奏和變化。

Fig.5 饒宗頤教授「臨漢代《武威醫簡》」(1982) (局部)
細心留意,同樣是個「上」字但有著不同的演繹、節奏和變化。

說回書法藝術,漢代書法主要呈現在石刻和簡帛。人們說「漢隸唐楷」,漢代《武威醫簡》上的書法字體為典型漢隸,例如字體橫畫較突出(Fig.4)。根據資料,饒教授是臨了其中三枚簡牘,把字體放大再參照原本的字臨寫[4]。作品字型較扁身橫向,飽滿平穩;雖為臨寫,也顯露了饒教授個人風格和處理(Fig.5)。字行之間排列有致但並非拘謹生硬,整體讓人感覺清晰、俐落、沉穩,一筆一劃也見其用腕、力度。代入學生的角度去想,便能明白學習書法除了技巧外,追溯和認識所臨書法的源頭和發展過程也是學習的重要一環。而了解書法藝術傳統的同時,書法表現上,也需了解自己獨到之處來融會貫通。

Fig.6 韓劇《名不虛傳》第12集網上截圖
Image source: 鳳凰天使TSKS韓劇社

Fig.6 韓劇《名不虛傳》第12集網上截圖
Image source: 鳳凰天使TSKS韓劇社

漢代《武威醫簡》出土到不同類別研究的故事都非常有趣,大家有興趣不妨再搜尋相關資料看看。時至今日,大家可能問此藥方是否見效呢?查查相關資料,原來此方為「熱藥」專治「寒飲停肺的久咳」;其實《武威醫簡》中也有包括「寒藥」專治「肺熱的久咳」[5]。當中的用藥確實針對感冒咳嗽症狀,部分大家也可能已經聽聞過,例如:茈胡,又稱柴胡,用於感冒發熱;桔梗的根,入藥後有止咳祛痰的功效。除了吃藥治咳外,韓劇《名不虛傳》第12集中有一幕朝鮮名醫許俊穿越時空到了現代,他在一病人的家中看到僱傭姨姨咳嗽便望聞問切,診斷出她咳嗽的原因後才決定為她施針。(Fig. 6) 咳咳,「字不可亂寫、藥不可亂吃」,由於我對中藥不熟悉,加上每個人身體狀況、體質不同,身處氣候環境也不盡相同,咳嗽的成因也可能各有不同令診治方法也因人而異。作品欣賞多幾千次無妨,但大家千萬不要胡亂試驗此藥方。如果大家有咳嗽的話就快快「病向淺中醫」去看醫生啦!

--

註:

[1] 有關「崇德延年——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與文物館藏饒宗頤教授書畫」的展覽詳情可看看:http://www.cuhk.edu.hk/ics/amm/index_c.htm

[2] 資料參考:《崇德延年 ——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與文物館藏饒宗頤教授書畫》(莫家良、陳冠男主編,2017年出版)展覽圖錄頁68-69

補充:請注意筆者並非中醫師,加上每個人身體狀況、體質不同,有關此藥方的成效和資料可進一步請教你所相熟的中醫師,千萬不要胡亂試驗此藥方啊!

[3] 大家有興趣了解更多關於藏於台北的國立故宮博物院的《平安何如奉橘三帖》可看看:http://theme.npm.edu.tw/selection/Article.aspx?sNo=04001009

[4] 資料參考:《崇德延年 —— 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與文物館藏饒宗頤教授書畫》(莫家良、陳冠男主編,2017年出版)展覽圖錄頁11, 68-69

[5] 張延昌,孫其斌,楊扶德,牛崇信, & ZHANG Yan-chang, SUN Qi -bin, YANG Fu -de et al. (2006). 《武威漢代醫簡》與《傷寒染病論》方藥淵源- Wuwei Handai yijian (Wuwei Medical Bamboo Slips of the Han Dynasty ) as evidential material for exploring the origin of Shang han Za bing Lun ( Treatise on Cold Pathogenic and Miscellaneous Disease). 中華醫史雜誌, 36(2), 72-74.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