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之廢墟

2015/8/14 — 12:00

從一個廢棄的蚊香盒,舊式階磚地板,總可以讓人回憶,昔日的一些生活片段吧。

從一個廢棄的蚊香盒,舊式階磚地板,總可以讓人回憶,昔日的一些生活片段吧。

「香港」和「廢墟」,兩者似乎扯不上任何關係啊。

這兩天一提起廢墟,大家想起的肯定是天津爆炸現場。方圓幾百米沙塵滾滾,滿目蒼夷,嘩,不是廢墟是什麼呢?至於香港,就是人所共知的地小人多,周圍都是高樓大廈。別說廢墟,就連空地也要麼暫時改裝成爛地停車場,要麼封上圍板變身地盤,準備在原地種出一幢幢美侖美奐的摩天大樓。從這個角度來看,廢墟之於香港,甚至可算是奢侈品啦。

FB 專頁「無人之境」版主 Stone 是廢墟攝影者,這天他與主持吳蚊蚊到已經超過300年歷史的西貢廢棄村落。

FB 專頁「無人之境」版主 Stone 是廢墟攝影者,這天他與主持吳蚊蚊到已經超過300年歷史的西貢廢棄村落。

廣告

有趣的是,近年香港非常流行廢墟攝影,甚至是廢墟旅遊。不少愛好者特地開設專頁,張貼一幀幀照片,將廢墟風光一一呈現。望著圖像,最令人驚訝的不是裡面的環境怎樣光怪陸離,而是更更更基本的:下,這些照片竟然是在香港拍攝的?即是說,原來香港都有廢墟?正正是咁。

廣告

雖然香港發展步伐急促,許多公共及私人空間的用途,確實都在年月裡左變右變。可是,原來同樣有不少地方,基於種種原因在變幻中被荒廢、被遺忘,最後卒之成為今日的廢墟。例如新界地區有好多鄉村,時代巨輪轉又轉,結果村民都遷走了,原址就逐漸荒涼。旁邊的村校、偌大的操場,自然難逃被凋零的命運。

薄扶林前牛奶公司牧場的牛棚雖然已經破損,但也可想像當年分開牛隻的石牆。這個荒廢的牧場,高峰時期有1500隻牛啊。

薄扶林前牛奶公司牧場的牛棚雖然已經破損,但也可想像當年分開牛隻的石牆。這個荒廢的牧場,高峰時期有1500隻牛啊。

廢墟也不單出現於鄉郊地方啊。在市區遊走,如果用心觀察,一樣會發現不少「城市廢墟」,例如被市區重建巨浪吞噬的舊樓、失去本身用途的街市、診所、警局。不少人都知道,灣仔堅尼地道甚至有一整個私人屋苑,據聞因為消防條例所限而不獲入伙,原址從此被荒廢至今,已經二十多個年頭。時代巨輪轉動,廢墟就此殘留,人面已經全非。

谷埔這個小社區,踏入村口便是荒廢超過三十年的鄉村小學。

谷埔這個小社區,踏入村口便是荒廢超過三十年的鄉村小學。

讀者一定想問,這些被世界遺棄的廢墟到底有什麼吸引?何解會令攝影發燒友趨之若鶩,甚至想冒險闖進禁地?有些廢墟愛好者說,他們之所以鍾情漫遊廢墟,是因為每次推開大門,躡足而進,都完全猜不到眼前會出現什麼東東,最大機會當然是極其常見的枯葉和垃圾,不過就算是垃圾,都不代表沒有價值啊 — 當日被遺棄的物件,例如課室裡的課本,經過那些年重現眼前,反而會在好奇的目光下成為寶物。走入廢墟,有時候就好像時光倒流,感覺十分神奇。

谷埔內的老圍,雖然是廢棄了多年的圍村,可是風光明媚。

谷埔內的老圍,雖然是廢棄了多年的圍村,可是風光明媚。

而更加值得香港人思考的是,香港之墟到底是怎樣形成的?幾年前出版《香港廢墟導賞》一書的劉李林曾經將廢墟喻為城市的鏡子,側面反映我們社會的情況——這個地方當初為何會發展?後來又點解被廢棄?每一個廢墟之所以最後變成廢墟,一定有它的原因。故此,深入廢墟,我們既可以察看城市發展的印記,又可以從中窺見香港轉變的痕跡。

這就是廢墟旅遊的意義。

吳蚊蚊與廢墟導賞專家劉李林

吳蚊蚊與廢墟導賞專家劉李林

這一集《香港故事──自遊香港》,曾漫遊外國廢墟的主持吳蚊蚊,將會在專家引領下尋訪香港廢墟。她先和網站「無人之境」的版主 Stone 一同在西貢廢置村落散步;後跟「廢墟達人」劉李林一連探索薄扶林前牛奶公司牧場和沙頭角谷埔村;最後與地質專家 Jackie 造訪城門水塘附近的針山鎢礦場,還深入礦洞。廢墟中固然有無數垃圾呀、雜草呀、蜘蛛網呀,但大家不能忽略的,是裡面同樣滿佈歷史的碎片、平民的寶物,還有旅遊的可能。

Jackie 和蚊蚊在鎢礦場的礦洞。

Jackie 和蚊蚊在鎢礦場的礦洞。

讓我們走進廢墟,然後發現香港。

香港電台電視節目《香港故事──自遊香港》邀請來自不同範疇的嘉賓,與四位熱愛旅遊的節目主持(李明熙、Charlene Houghton、歐泳櫸和吳蚊蚊)一同擬定另類本地旅遊路線,重新審視本土,認識家園,發現香港。第六集【深探廢墟】將於8月15日(星期六)晚上8時至8時30分在港台電視31 及亞洲電視本港台播映;港台網站tv.rthk.hk 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 同步直播及提供節目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