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香港終於有自己的《那些年》

2015/11/6 — 11:39

【文:Mark Hui】

香港終於有自己一套《那些年》,而不止於《那些年》。

導演黃修平早於《狂舞派》時候成名。一句「為了理想你可以去到幾盡」成為一時相傳的套語。青春、夢想、年輕人的心事,是他的拿手好戲。

廣告

今次《哪一天我們會飛》,借景九龍華仁書院,青春、愛情的光與影,是電影內涵的外延,內在卻裝載了一段香港故事。

作者按:劇透慎讀

廣告

故事圍繞盛華、博文兩名死黨,在那些年,一起追一名叫鳳芝的女孩。故事設定於回歸前數年。在英仁書院,盛華是手工王,會設計模型,後來當了出色的建築師。博文是飛行學會主席,住在啓德機場附近,喜歡了飛機,設計不少小型火箭,也想當飛機師。

鳳芝常蹺課,跟兩名要好的男生一起浪擲青春,談論夢想。那片偌大的青草地,是他們想追逐夢想的好去處。一天她收留了被遺棄的鸚鵡,特別珍而重之,她說,她也曾經被遺棄。

鳯芝拒絕跟隨在英國另娶他人的父親(陶傑飾)到英國留學,留在香港照顧鸚鵡。英仁書院要搞開放日,老師要盛華為開放日製造關於衛奕信年代十大基建——當時有「玫瑰園計劃」美稱的模型。博文堅持自己夢想不斷試飛。開放日那天,陰差陽錯之間,鳳芝沒有打開博文的紙飛機應約,被盛華浪漫及用心經營的玫瑰園模型打動,走在一起,拍拖,結婚,至二十年後便是楊千嬅及林海峰飾演的成人主角。

開放日後,博文一直下落不明。二十年後,盛華鳯芝感情轉淡,直到同學聚會,同學提起博文,而盛華又搭上內地女子,被鳯芝發現,鳯芝才決心尋回博文。

原來博文到了英國留學,卻死於2003年。

故事的喻意在中後段愈加明顯。這是一段香港、中國、英國三地的故事。在英國的父親遺下在香港的鳯芝,博文到英國追尋理想卻斷送性命。名字亦然。盛華名字的喻意很顯淺,比喻中國,亦搭上了內地善解人意、愛飛機模型的溫文女子。鳳就是鳥,鳥本來就會飛,而鳯芝亦為被遺棄的鸚鵡留守我城。

但鳯芝沒有選擇博文,而與盛華一起。二十年後,鳯芝與盛華後尋回博文的下落,最後一起回到母校,圓博文的飛行夢。片末,數十隻帶點黃的飛機,在獅子山前自由自在地飛翔。黃底黑字的五字直幡,在淚眶中若隱若現。理想不在英國,但一早埋藏在我們二十年前的自己,二十年前的我城。

英治時前香港的校園散發青春純淨的氣息,兼有對社會政治的探討,實為本土電影的上品。不得不讚嘆編劇與整套電影的製作,把三位主角的故事與香港的故事無縫編織起來。在2015年,2014年一年後的今天上映及觀看,別有一番意義。

還記得黃修平有套短片《花椒八角咖啡豆》,也是訴說一位少女咖啡師不繼承雜貨鋪父親的成長故事,網上應可以找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