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駕駛座上 看人間、政治與愛情

2019/3/12 — 15:02

資料圖片,來源:Lisa Fotios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Lisa Fotios @Pexels

小時候我的志願,記得當時我寫的是長大之後要做的士司機,而不是什麼醫生律師。一來那時年紀還小,所以總覺得能乘的士就是很有錢,二來我喜歡自由自在的感覺。大學畢業以後一直都沒有時間學車,直到從馬會離職前幾個月才學車。學了駕車以後,又覺得駕車除了是一種基本求生(偶)技能之外,也可以從中有一些有趣的觀察。

人間:一樣米百樣人,一隊 Beyond

一樣米養百樣人倒還是一個相對抽象的概念,而就算上網讀網民的留言那種感覺還不算太真實。駕車就不同了,那是自己的車子而且自己還是新牌仔,自然對於路面上的情況格外留神。我發覺路面上的確什麼車都有:打尖不排隊、不打燈、過雙白線、又是汽車又是單車的電單車、違泊、double park、急切線。耳聽不實眼見才是真,讀萬本書不如駕萬里路。

廣告

的士司機固然可以遇上不同的有趣乘客,而乘 Uber 其實也有很多不同有經歷。最記得有一次午夜乘車從銅鑼灣回家,見司樣花錢把 Benz 修了幾對夜光喇叭,便問司機可不可以用來播音樂。司機把車子停在信和廣場外,然後讓我連好手機。司機問我打算播什麼歌,我說 Beyond。最喜歡一路播《灰色軌跡》一路坐車,那種青中年窮毒男眼看著初戀女友被中年禿頭公務員娶走的唏噓無奈,不說還以為自己就是劉德華,問天若有情。除了駕車以外,做 gym 做到力盡,然後聽著「我已背上一身苦困後悔與唏噓/你眼裡卻此刻充滿淚」,非常有 feel。

「嘩正,其實我都好鐘意 Beyond」司機說。不過我想這個世界上,會講廣東話的男性司機,應該無人不喜歡 Beyond。

廣告

政治:駕車與槍枝的宗教

記得在冰島旅行的時候和身邊的美國中年男人閒聊,他自己是共和黨而妻子則是民主黨人。因為政黨上的分別,和他們討論起不同的美國政治問題時尤其有趣。在槍支問題上,我個人是不太能理解為什麼美國人看見那麼多槍殺事件發生,仍舊覺得自己必需合法地維持每個人皆可擁有槍械的權利。但是在駕車之上,卻開始比較能理解他們的立場和他們背後的主導觀念。

駕車不環保大家都能理解,但是為什麼美國人不放棄要求政府保持低油價,不願意乘搭交通公具,除了是公交系統不可靠以外,在於他們有一種自由最上的思想主導。只有自己有一輛車子,能隨時想去哪裡都可以,才能有效保障自己的生命、自由、財產。因此他們很老派的看重汽油發動的車,電動車他們都覺得信不過,並認為這是政府應該保障人民的基本權利。

擁有槍支和駕車的權利,在他們看來已經不是客觀而言何種工具比較有效可持續,而是一種近乎宗教的信仰。

愛情:兩個人的旅程,一個人的回憶

記得有句話,說當人感到悲傷的時候,答案總是帶鹽份的水可以解決:汗水、淚水、大海。又有人說過(好像是幾米),不知道為什麼戀人總是喜歡看海。我想,那是因為大海在本質上,讓人想起兩個人在茫茫宇宙之中相依為命的本質。

又有人說不知道為什麼 Uber 司機比較能取得女性乘客的電話進一步約會,有網友進行分析說:開車兼差懂得利用時間有上進心、兩人獨處空間而旅程全由男性主導、不錯的家境和生活品味、細心體貼。就上個星期,駕車到剛認識的女生家樓下接她到餐廳晚飯。老實說除了那晚下著大雨之外,也想爭取多點兩個人獨處的時間,駕車有它的必要性。

無論之後再有沒有約會,也會記得前一晚特意自己打掃好車子還去買了車用香薰,把三年前買了的 bluebooth 喇叭充好電放在杯架上播點 Jazz,第一次考到車牌之後駕著家人二十年前買的七人 Honda Odyssey,夜燈昏暗濛濛細雨路面複雜濕滑的情況下,那種戰戰兢兢載著心儀的女生,兩個人一路前往晚飯地點然後再送她回家。

當時回到她家樓下,才驚覺沒有借口要她送我短訊告訴自己已經回家了,只能糗得不行地說「那就讓我平安地回到家中之後發你短訊好了」。見面後其實到現在內心也有點忐忑,因為女生條件真的很好,會不會只是因為我請她到高級餐廳吃飯和接送,所以才答應和我見面。

但不論如何,那種一個人的青澀回憶也總是美好的。最少一個男生還是 P 牌就主動提出要載你的話,如果你不覺得感動最少也可能有點驚嚇的效果。聽說第一次約會都要看鬼片,那種生理作用會令對方誤以為愛上了你,P 牌約會的效果最少也該是等同的。

 

(標題為編輯改擬,原題為〈駕車的哲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