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分低能,源於教育制度否定人的本能

2018/3/22 — 22:01

資料圖片 l Paul Hudson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Paul Hudson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近年來新聞報紙之上,彷彿每日就算是讀到各種年輕人自殺或者被殺,大抵都已經不算是新聞。不禁要問,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社會開始出現這種反常的狀態 。 

於現代的教育下,學術如豬鴨牛羊計斤論件,產量指標成遊戲的唯一規則,其潛台詞是上學讀書拿學位成為了具備常識的基本條件。學校社會為了要確立自己存在的價值和意義,有意無意間壟斷了什麼是常識,什麼是教育的發言權。學生們的知識日增,但認知學識作為一種常識的情況卻每況愈下。學生也漸漸開始覺得自己生而無能。

這些感悟,都是最近從重讀尊經閣記想到 。 

廣告

儒家自孔子以來其實一早都著重人性教化,六藝中禮樂教化人心、射御強身健體、書數使人機敏。古時先賢其人為完人,文武俱全,所記所書不過是人性。其陰陽消息謂之易、紀綱政事謂之書、 條理節文謂之禮、歌詠性情謂之詩。所謂經文不過是人性於生活之中的體現 , 然而後世士子求學讀聖賢書不過為求功名利祿,讀書不求己心,不明白四書五經皆從人心而來,而徒考察於影響,牽制於文義之末。王陽明於是記下尊經閣記,以此警世。

就算是自己這麼寫了,過去的記憶和現在的教學之中,仍能翻出不少捨本逐末的例子。

廣告

不知有多少人能清楚地感知自己左腦和右腦的運作,但如今想及前女友和其家人,得知就算後悔想再見一面,別人對這件事情的觀感,他人至今如何看待你,也不就如你 自己 一樣正面地看待。如今十年前相處的片段時刻仍在眼前,如果當初有更認真聽言觀行反省自己,或不致於今天只能目送她投他人懷抱之中。

分手以後決志要改善個人技巧,於是反正覺得自己找到了不錯的工作,又可以從結識異性著手。那時候的理論多不勝數:要在七時後十時前傳短訊、每次等起碼一分鐘才回覆、話題要如何控制、怎樣有意無意之間示好。硬生生背了一大堆開場白,但是還不知為什麼會失敗。 直到讀到王陽明之後,那才知道終於那些理論和戰術,最後不過是要叫人多從女生角度去想想她會如何看待你的行為。

結識異性乃天經地義人之本性,書上知識不過是具體地要你從什麼方面為對方著想考慮。我卻只知背誦,不知知識其實根本出於己心,自己若果淵思寂慮,決不會是如此要靠書本才能習得天性的可笑事發生。

現在的教育否定人性和天生的本能,學生們被教導常識需要學習,課本上的思想不經老師學校講解學生無法吸收 。 課程編排晦澀難明,功課作業堆積如山,學到的知識和現實生活脫節。學生生而相信人無本能而非得上學才能有常識,長大後接受人生而無權而所有人權皆法律所賦予。 

對於學問和知識,我們望而生畏,種種非人性的指標教程堆疊。學生缺乏自信和勇氣,忘記本能和常識的關係,掩蓋己心,於是做出種種有違人常的舉動和行為。我們的教育制度把知識和良知人性分割,沒有在最基本的要求上把學生教之以善,制造出這樣的下一代又急於把責任推在他們身上。難道這樣的制度,就是我們理想的教育制度?

學習不應被學校和課程功課壟斷,常識也不一定要靠書本才能習得,我們人類已經得到的知識之中,無一不靠人心的理解和推考思索而得。 知識和感情本來應是如此自然而和諧的關係,在現實生活之中作為一種完整的個人修養和成長,竟然卻又如此支離破碎。

現在教學之上學生問我譽我,都總會補上一句:學習不必只靠老師課本,要一月四課每課一小時,上畢四月棋力便得多一段 。 學多學少,最後還是你自己的努力。 其實這些事你早已知道,不過是不知自己知。 

教國際象棋,理論重要性相對數理生物低得多。神童多出現於音樂下棋,其純粹性或能解釋為何 , 但這些事還是留專家學者解釋更好 。業餘專注修業教學而不必理會學費租金,自有其瀟瑟浪漫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