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hapter 6:魔力

2016/9/22 — 18:52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小小一個香港地,有好多地方,都唔係話你想去就有得去。

例如私人會所。

雖然我老豆只係一個的士司機,但身邊都有唔少所謂富二代朋友。多得佢哋關照,好多私人會所,低級至九龍塘嘅又一村俱樂部,大眾化至山光道嘅馬會,高檔至四百萬入會費嘅深灣遊艇會,我都去過。

廣告

就連有啲人以為好巴閉嘅馬會,我都只會用大眾化嚟形容,你就知道所謂私人會所其實都唔係乜嘢一回事。行入呢啲會所,你都會覺得好 casual,唔會有啲咩心跳加速嘅感覺。

但當我去到葉生約我食早餐嘅地方,企喺嗰間會所嘅門口,我真係有啲戰戰競競。

廣告

“葉生早晨。”我還未坐下來便說。

早上七點幾,這家咖啡室內已經有三、四枱食客,大部份穿著哥爾夫球裝。難怪我這個西裝友走進來的時候,全世界都望住我。入到嚟先知,原來喺呢個會所,著短褲先係朋友,著西裝就係傍友。

“早晨,叫嘢食先啦。”葉生神采奕奕的說。

我的米飯班主只是點了一下頭,就已經有個名牌寫著 Steve 的侍應出現在他旁邊。

“食啲乜?”葉生看著我問,那個侍應也同時向我的方向望過來。

“你已經食咗嗱葉生?”我拿起餐牌,迷茫地瞧著他,拿不定主意。

“未呀,等埋你嘛。”葉生笑瞇瞇地說,突然讓我感到一陣暖意。

“我乜都得㗎,你話事吖。”我連忙放低餐牌。

“咁我哋一樣啦。”葉生向侍應溫聲道。

侍應離開後,我們並沒有隨即開始交談。葉生慢慢側過頭,視線鎖在餐廳的落地玻璃之外。

雖然溫度的反差令玻璃添上了一層薄薄的霧水,但我仍清楚看得見窗後那片一望無際的哥爾夫球場。

綠油油的草地上,一位穿著白色哥爾夫球裝的男士大力揮了一桿。

我並沒有留意到那個球最後飛得有多高,因為我的焦點都放了在他的揮捍姿勢上,實在是怪形怪相至極。

“做乜皺晒眉?”葉生問我,嘴角漾起一個似是看穿了我的笑容。

“呢條友揮捍姿勢勁騎呢,”我照實說,“雖然我唔識打 golf。”

葉生左手拿起杯碟,右手拿起茶杯,慢慢呷了一口咖啡,滿像一個紳士。放低茶杯後,他微微笑說: “不過佢打個波飛得好遠喎。”

“咁嘅姿勢,就算遠都未必準啦。”這些不礙大局的話題,我還是敢跟葉生頂一兩句嘴的。

“小朋友,你唔好眨眼,繼續睇落去。”葉生和我的視線又回到哥爾夫球場上。

那位白衣怪手,正準備跟朋友沿著另外一個洞的方向走去。就在白衣怪手側過臉的時候,我睜大了眼睛,緊緊抿著唇。

“見到佢個樣?”葉生問。

我傻傻的點了兩下頭。

“認得佢?”

我再傻傻的點一下頭。

香港人,就算唔認得劉德華,都冇可能唔認得李嘉誠。

葉生略略斜視著我,暗暗一笑說:“你而家諗番起李生頭先嘅揮桿姿勢,係咪突然又覺得…… 都唔係好騎呢啫。”

葉生咁講,又好似係。“其實唔算騎呢嘅,係有啲唔同,幾得意咁囉。”我一邊說一邊興奮地繼續看著李生在球場的遠處準備又再揮起捍來。

“嗰頭話完佢騎呢,呢頭又話佢其實係得意,你話錢嘅魔力幾犀利。”葉生也是眼定定地看著李生的每個動作,狀甚陶醉。

“錢嘅魔力?”我的眉睫輕輕一動,拿不準葉生的言下之意。

“即係咁,你唔知佢係邊位,就覺得佢姿勢核突,然後你發現佢係李嘉誠,就突然覺得佢姿勢冇問題,甚至乎我聽過呢度有啲 member 話,李生揮捍揮得好有個人風格,仲話想學佢,isn’t this world fucking insane?” 葉生眸色烈烈,語氣帶著一種讓人窒息的侵略性,“You see the point?錢嘅魔力係,只要你有錢,就算你 do everything wrong,幾 outrageously wrong都好,people will only see the right side of you。”

“個世界如果真係咁樣嘅話,都幾灰。“我喃喃說,不敢正視著他。

“吓?個世界就係咁㗎喎,呢啲唔係灰,係現實,”葉生收起炯炯的目光,語氣不帶任何溫度,淡淡說,“調番轉,你想像吓,你同條友傾完偈,覺得佢好似有啲料到喎,點知佢之後話你知,原來佢而家冇嘢撈,你會點諗?就算佢真係醒目,你都會 discount 晒佢講嘅嘢,you see,錢嘅魔力。”

葉生的 presentation 太有感染力,我一時間難以判斷他說的是真理還是歪理。

就在這個時候,那個叫Steve 的侍應把兩份早餐放在我和葉生面前。他真是出現得及時,不然我也曉得怎樣繼續這段對話。

我看著面前的炒蛋和多士,賣相實在不錯,肚子也響起來。“佢哋煮嗰陣冇同我落鹽,”葉生指著餐枱上的粗鹽,”你嫌冇味就自便喇。” 

一陣濃郁的牛油香味從這碟金黃色的雞蛋撲鼻而來,我二話不說就啟動起來。

“係喎葉生,話時話,點解你住大埔咁遠都要專登走嚟深水灣食早餐嘅?”我咬一口多士說。

葉生臉上掛上一絲苦笑:“嗰間屋唔係我住嘅地方,都唔係佢住嘅地方。”

哦……妖,原來炮房,明晒啦。

“我都估到㗎啦,你點會住比華利山呢啲三流排屋吖。”我塗著果醬說。

良久後也未聽見葉生回話,我立時抬起雙眼,怕自己剛才的妄語冒犯了他,怎料他只是一臉溫和的笑容。“我唔係好 buy 擦鞋呢一套,但你又算係擦得幾自然。”

剛說的是一時口快的真心之言,絕無半點奉承之意,但那刻覺得實在沒有必要澄清一句無關痛癢的話,於是便傻氣的回了一笑便算。

差不多掃光碟上的食物後,葉生便開始漫聲道:“如果你準備好,我可以隨時開始啦喎。”

“喺呢度?”

“有問題?”

“你唔怕有人聽到?”

“寫書喳喎,唔係殺人放火。”

葉生開始顯得不耐煩,而既然他沒顧慮,我當然也沒有擔心的理由。

從西裝的裏袋取出一本小小的記事簿後,我便坐直身子,透過肢體語言說明我這個小聽眾已經啟動了洗耳恭聽模式。

葉生轉身穿起一直掛在凳上的深藍色光面外套,雙手摸著那杯熱咖啡的杯璧取暖,悠悠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臉上兩秒後再徐徐移開,投射到餐廳落地玻璃外的藍天裏。面向著陽光的容顏微露一笑,淡淡淺淺的,葉承譽應該正在慢慢把故事回帶到一個合適的起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