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鮨文:元朗的 $1300 Omakase

2015/5/19 — 12:13

上年差不多時間,元朗出現一間走江戶前路線的壽司店,名叫壽司之神。一時之間,拳頭壽司狠狠地被此神刮了一記耳光。

小弟曾經在部落格,撰文大讚這裡的午市套餐,$180 十三件壽司,而且不收加一。其後當故事發展下去,有朋友拿著$1000,在吧檯前留待師傅發辦,最後飽到走不動。後來,漸漸地成為區內火紅的壽司店,晚市一位難求,某個晚上在沒有訂位之下前來,師傅給我吃的不是壽司,而是閉門羹。

不要看師傅Cupid年紀輕輕,二十多歲的他,少年時以小野二郎為榜樣,立心成為壽司師傅。在見城學師的他,後來自立門戶,開設壽司之神,把拳頭壽司打到落花流水,果然拳怕少壯也。

廣告

今天,Cupid另起爐灶,在同區開設另一間高級壽司店,鮨文。

他對著坐在吧檯前的我說:(現今這間新店的午市套餐,雖然要收加一,不過一樣抵食。)

廣告

地點不難找,壽司店的位置,以前是森記,即是吃燒蠔很出名的那一間。仍然找不到?區內著名的老牌豉油扒房安娜,就在隔離。

不論是門面,與壽司店的環境,感覺較壽司之神高級得多,就算與市區的一些正宗壽司店,單憑外表來作比較,絕不輸蝕。

晚市的Omakase,$600一位起跳,最貴就$1300一位。

有大食大,就$1300吧。

例牌說:(不要三文魚!)

同行的C小姐說:(師傅最開心,聽到你咁講!)

畢竟元朗的客路,以家庭客為住,三文魚嘛,夠親切,人人都識,無論去到田中,金田,到這些高級壽司店,也要吃三文魚!

不過,人在大西北總有知音人,還是有懂吃,懂規矩的客人,坐在隔離的一對男女,棄筷子,用手拿著壽司,憑著這一點細節去推斷,他們應該是門內漢。



首先,師傅先奉上前菜,凍蕃茄沙律,麻醬豆腐來熱一熱身。



茶碗蒸配料不算太多,質感香滑,沒有蒸得過老,不錯了。





夏天吃甚麼魚?平政是其中一款時令之選,兩大件平政魚,爽身而帶著柔軟,細膩的本性,魚味鮮,整體的層次感非常豐富。



入口同樣爽的深海池魚,鮮美而清秀。



兩款白身魚之後,師傅準備了北海道毛蟹,拆成一絲絲的蟹肉,混合了甘甜的蟹膏,還有完整的蟹腳,同一隻蟹,兩種折然不同的感覺,總之就好吃,不用說太多。



鳥貝新鮮得仍在郁動,像吃著帶有果香,海水鹹鮮的生蠔,妙不可言。



肥美的拖羅,配合柚子鹽的清香,肥美得可怕,吃到一口油,痛快淋漓。



記得月前在志魂壽司,遇上令人驚艷的清酒蒸鮑魚,Cupid說:(我也會做,而且,最後用肝來做醬汁,伴壽司飯吃。)



蝦夷鮑魚的身價,或許不及志魂的島根,可是味道不處於下風,清酒的香氣盡數逼進嫩滑彈牙,鮮美的鮑魚裡面。其綠色的肝醬,伴壽司飯吃是沒有敗陣之理。雖然,我還是喜愛味道更濃,志魂的那個墨綠色鮑魚肝醬。



日前在另一個場合,遇上甜魔Y,她在較早時間來過鮨文,說壽司飯略為鬆了一點。

當晚Cupid握的壽司飯,加了赤醋,緊緻而不死實,反而志魂的壽司飯,相比之下則較寬鬆,但生命力強,入口即化。


壽司環節第一位出場,細嫩,甜美的伊佐木,有如初戀的感覺,天真,清純,所以,初戀永遠無限好,只是我這位阿叔,卻近黃昏。


白蝦粉嫩,鮮甜,加醬油之後可塑性更高。


北寄貝爽中帶嫩,質感較之前的鳥貝更幼細,檸檬的清香有點石成金之妙。



牡丹蝦是一貫水平,沒驚喜但一貫地鮮美。

烤拖羅筋是膽固醇之友的綺夢,熱力逼得拖羅施展渾身解數,肥美得要命,甘美的油香傾巢而出,事隔至今,仍然難忘。

當我仍與拖羅筋的關係糾纏不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師傅握了北海道厚岸海膽給我。

真的不得了,先用手機快手拍照,然後即刻放入口,鮮甜,油潤,微甘,細滑的黃金夢,讓我繼續沉醉下去吧,請勿打擾。

炸蝦手卷的亮點,就是那一小條,鹹香的瀨戶內海海參腸,紫菜與炸蝦已經脆上加脆,再以鹹鮮的海參腸味道回馬槍!



烤蝶魚魚邊手卷,入口的一刻,魚油濺在我的身上,可想而知,此碟魚邊有幾肥美。

當奉上鮮味十足的麵豉湯,代表此一頓盛宴,已去到歡樂今宵準備唱ending song的時間。


師傅興之所致,拿瓶響21年威士忌,與眾同樂。

他說:規矩上,吃壽司是要請師傅飲酒的。

我:即是,請你飲的話,就唔會收我開瓶費?

哈哈,這裡的清酒陣絕非等閒,當中包括,上年在志魂舉辦過清酒晚宴的伯楽星。
 

靜岡哈蜜瓜的甜美,像美少女跟我說一聲:晚安。

回到家,帶著醉意入睡,一閉上眼,就見到她。


很甜,很甜。

鮨文:元朗仁樂坊5號利發大廈地下E 舖

作者 facebook page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