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修平,你好嘢!

2015/11/9 — 10:59

一心想支持本地製作,也支持中學師弟的導演作品,跑到戲院看《哪一天我們會飛?》。有人把這部戲比喻為香港版的《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的而且確是一齣青春片,也道出青春稍瞬即逝,每個人都有一段充滿夢想和遺憾的時光。不過,這部電影不止是一部青春片。看罷,哭了一場,吐了一口氣,這部電影給我這位教師更多的感慨。

曾經,學校是孕育夢想的地方。所謂夢想,應該是無邊無際,不受約束的。不過,後來多了很多改革,甚麼計劃、短期報告、中期修訂、長期檢討、生涯規劃⋯⋯一個又一個讓人窒息的框架,又如何成就如脫韁野馬的創意夢想?青春應該是無拘無束的,偏偏要未走進社會的孩子像成人做社會小齒輪般強把天馬行空的夢想填到一份又一份的表格裡去!夢想還未實現,便馬上成了文件,方便存檔交代學校教育成果。究竟教育成果還是學習成果重要?重要的是一個個學生最後實踐了的夢想,抑或是那些學習概覽?

廣告

不要說學生,就是整個社會,也找不到翺翔天際的胸襟,總是有人說你不懂事他才是最有智慧的。正是這種食鹽多過你食米的態度,未討論已否定,扼殺了許多香港的未來。對於香港人,我們的夢想停留在1997,正是稍瞬即逝的時光。今天雖不致一息尚存要感謝執政者恩典的地步,但每一刻都不能鬆懈,每一天都要緊緊盯著那些胡作非為的權貴!差一點,就是差一點我們會飛。不過,正如戲中余鳳芝所說,夢想是臨終前最後一口氣也想實現的事情。有些事情,就是要堅持到最後一口氣。
香港,仍然要相信這裡有想像,仍然要相信這裡會有希望,哪一天我們會飛?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