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埔站的黃埔號

2016/9/30 — 15:44

黃埔花園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黃埔花園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黃埔花園共有88座、10518個住宅單位,居住人口逾四萬,前身是黃埔船塢,於八十年代末由和記黃埔重新發展為一大型中產屋苑。屋苑內自成一角,沒用上一般香港街道那些灰灰黑黑的鐵欄分隔行人路與車道,卻像個主題樂園,擁有自己的深藍矮柱與小鐵鏈,配合裡頭林林立立的黃紅小丑塑象,構一片新天新地。在李嘉誠蔭下,黃埔花園裡沒有萬寧,沒有惠康,沒有電訊盈科,有屈臣氏、百佳與3。

時興中原地圖。根據中原地圖並二零一一年人口普查資料,以黃埔花園第十期為例,其家庭住戶入息中位數平是$62180(為全黃埔花園不同期數中最高),高於全港人口的$20200約207.8%;58.9%居民達專上教育學歷,而全港人口的則約27.7%。

然而我對黃埔花園的最初印象開始在聚寶坊地庫的大眾書局。九十年代的小學年代縱然也有Windows 97與寛頻上網,但那仍然算不上主流。在聖誕節,同學間還是喜歡互送實體聖誕卡,特別是女孩子。每年學校聖誕派對,要挑最好看的衣服,粉色毛衣與小喇叭牛仔褲,寫好厚厚的聖誕卡一疊帶上,派給每一位好朋友。能收回聖誕卡多少張,就意味你人氣高低。如果收卡是社會網絡的互動標記,送卡就是個人身分的象徵標記。最常送的是在街口文具店一元一張的平面卡,至於那些打開會有老套聖誕歌啲啲叮叮的立體音樂卡,盛惠五元一張,四塊錢的差價能為你帶來尊貴的形象、提升魅力二百分。黃埔花園這大眾書局打破了一元與五元的對比困局——它提供了好些三元的選擇——介乎平面與「紙雕式」的立體之間,可能是以厚雙面膠紙貼出聖誕老人與麓鹿的輪廓,可能是閃粉沉得突出的雪花——或是一些超越節慶的金句卡,木顔色筆觸脫俗。新潮又有品味,我開始想像在送出這些三元的卡時的我會被怎樣想像。我在那大眾的透明膠架前找到了人生的出口,那時候的我,不知道這種經驗叫「Middle-class Aspiration」。

廣告

作為一個土瓜灣人,在懶得搭車但又想要點花綠生活的時候,我就會走二十分鐘到黃埔蹓躂。看黃埔號由八佰伴變了吉之島,由吉之島變了Aeon,到最近的Aeon Style。中二失戀時聽著「我間中仍會想我們會見面,在那間紅磡近黃埔的商店」走過「芝麻綠豆」甜品店;奧運時遊泳池免費開放天天到大環山看燈光折射在水面閃爍不定;二十歲過後還是會買一大枝清酒躲進大船下的Game Station跟剛認識的男生玩拍拍機然後爬上鐵梯到船頂看住在五期的毒撚對著屏幕我們則說我們都不想結婚。

前陣子黃埔號Aeon裝修,預備十月二十三日地鐵通車。關閉了好幾個月的Aeon以Aeon Style的名號再度開幕。走進超級市場部,黃埔人們喜氣洋洋的重新出動,圍在凍櫃前買和牛買魚生,一群陌生人和諧相處,推著自己的購物車或前進或停頓,小孩在視線以下打圈追逐。我想,如果政府要維穩很簡單——各區起一座City Super或一田,補貼些許地價加點無害的規矩,讓貨品價錢稍稍宜人一點,人們自然會迷失在各樣微小的慾望裡——工作、出糧、買特價長腳蟹、家庭。資本主義永續,經濟動物複製。反正政府有的是錢,起乜Q嘢高鐵,起乜Q嘢港珠澳大橋。

廣告

馬克思錯在忘記了中產、專業人士的小資的階級存在。

如果失業的我考上AO,我要在全港十八區打造許多個優質黃埔小區——黃埔不是梁美芬的,黃埔不是黃埔人的,黃埔是世界的!你們黃埔人若要民族自決,我這個土瓜灣人也當投票!

地鐵通車不久,黃埔人愈來愈多,特價凍肉不再特價。黃埔人決定由一歲到八十歲,每歲數選出居民兩名男女各一,共一百六十人登上黃埔號,連一船百貨揚帆出海,從紅磡碼頭告別維多利亞港南下越過蒲台島,迄見第一隻皇帝企鵝。

遺下我帶著三元聖誕卡的記憶考CR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