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岳永 媽媽的時光機

2015/3/6 — 11:04

香港電台的《窮富翁大作戰》每次播出都是城中熱話,有錢人去體驗窮人生活,住環境最差的房子,做最辛苦的工作……在這麼多集的參加者中,黃岳永是其中一位有心人,在體驗之後希望做點事,帶來改變。

他是二零零九年第一輯的「窮富翁」,挾著矽谷精英和上市公司行政總裁的名銜,夜裡在深水埗滿是木蚤的板間房,老鼠隨時在身邊走過,一早又去大型屋邨倒垃圾,髒水沾滿身,才第一天便想放棄,苦苦撐了六日五夜。「我不斷想,這事如何可以改變?我可以離開,其他人呢?像是在『絕望的循環』裡,根本走不出來。」他坦言當時很失落。

拍攝工作完畢,他繼續去探那裡的小孩。有個九歲男孩號稱「深水埗小霸王」,見到小女孩玩貓咪,一腳踢向小女孩,又偷蛋摓,證明自己是不用付錢的。黃岳永帶男孩去尖沙咀坐船,才知道男孩來了香港四年,從沒見過海,他媽媽和爸爸分開了,一日打兩份工,根本沒時間照顧。

廣告

又有一個女孩,爸爸在深圳開水電鋪,但來到香港沒領到水電師傅牌,人工被壓得極低。黃岳永不斷傳短訊,叫這爸爸去考試,那爸爸都說考不到,黃岳永找考卷來看,才知道要用英文名稱,於是請朋友幫忙補習,終於部份考試合格,人工多了兩倍,女孩的生活也大大改善。

還有其他的孩子呢?黃岳永開始構思、試驗,兩年後正式開設「有機上網」,支援有需要的孩子:有電腦可用,有機會透過上網接觸更廣闊的世界。

廣告

「正義感對我很重要。」他這樣形容:「我的方向很容易估計,就算你在路上挖洞,可能我也是堅持同一個方向走。這方向,是媽媽給我的。」

...........

好些人會記得黃岳永的爸爸黃錫照。他有份創立無線電視,職員證是第一號!一九七五年被麗的電視挖角當總經埋,麥當雄、徐小明、施南生這些當年響噹噹的電視人,都由黃錫照一手提攜,製作了《天蠶變》、《變色龍》、《鱷魚淚》等經典劇集,連張國榮也是他慧眼看中。還有,中文大學的新聞及傳播學系,黃錫照有份成立;無線新聞部元老黃應時,是黃錫照聘請的。

「我小時候,已經去電視拍宣傳片。」黃岳永從小就知道爸爸在傳媒界舉足輕重,但只曉得媽媽潘慧仙在中文大學醫學院腫瘤系做研究。

去年媽媽去世十周年,有國際會議特地向潘慧仙教授致敬,黃岳永於是從網上追看媽媽的研究文章,才察覺媽媽的學術成就相當高──全球八成的鼻咽癌病人,是南中國和東南亞的中國人,發病率遠高於西方國家。英國的Epstein教授50年前已發現感染EBV病毒可誘發鼻咽癌,潘慧仙教授的研究團隊則採用多種全基因組研究方法,例如等位基因分型、比較基因組雜交技術、微陣列分析,率先展示出鼻咽癌的基因圖譜,以及鼻咽癌病人經歷重要的基因變化。

黃岳永記得五、六歲的時候,媽媽對他說:「媽媽的夢想是有一日,人類有時光機,可以預知二三十年後會否有癌症,那就可以提早改變生活習慣,或者惜珍還活著的時間。」

「當時香港未有叮噹漫畫、未有電影拍這些,一般人還沒有『時光機』的概念,媽媽已經這樣告訴我!」他一臉自豪:「媽媽走得很前。」

爸爸在香港電視界響噹噹,媽媽埋首研究鼻咽癌,兩人專業領域截然不同,但年少時都在美國加州柏克萊大學讀書。那是火紅的學運年代,黃錫照是中國學生會主席,潘慧仙擔任秘書,因而結下姻緣。黄錫照取得傳理系碩士,回港加入電視台;潘慧仙則唸完博士才返港進醫學院,兩人生下三孩子,黃岳永有一個姐姐、一個弟弟。

媽媽在醫學院帶領團隊埋首研究鼻咽癌的基因圖譜,但回到家裡,就是「媽媽」。「煮飯是工人,可是媽媽每晚都會和我們吃飯,她很重視家庭,本來要去外國發表研究報告,弟弟咳嗽,她就不去了。」黃岳永形容媽媽不是冷冰冰的研究人員,而是充滿熱誠,很有感情,媽媽和爸爸都有理想,透過丄作帶來改變,只是媽媽比爸爸低調得多。

「媽媽證明了鼻咽癌與常吃鹹魚有關。所以,從小我家便沒有鹹魚食。」黃岳永帶笑說:「可是爸爸是廣東人,千方百計會讓我們出街吃鹹魚。」

...........

黃岳永考進柏克萊大學,以為自己會像爸爸媽媽,可是還在讀會計、心理學等基礎課程,一個學期沒讀完,爸媽就要他轉校。「柏克萊很多香港學生,在大門口已經可以聽到廣東話粗口。我在香港讀名校中學,來到也是類似的圈子,很習慣。」他說爸媽想他離開熟悉的環境,轉去羅省Occidental College:「由二萬人的大學,一下子去到二千人的學院,地方卻大了很多,我買一箱公仔麵,要來回騎三、四小時單車!全校只有三個華人,除了我,都是台灣人。」

Occidental College奉行通識教育,學生接觸的課目相當廣,黃岳永記得當時要讀一百本經典的書,他讀了柏立圖就飛去希臘,學了畢加索的畫也迷上西班牙,讀著萬卷書,放假走萬里路,美國四十九個省都去遍。當時Occidental College有一位大兩年的學長,讀完這些課程後選讀法律──就是如今美國總統奧巴馬。

黃岳永則決定去東岸波士頓大學,當時入迷的是老子,熱衷鑽研事情背後的運作系統,於是選讀「資訊科技及系統管理」。「資訊科技的同學寫程式非常了得,我不能比,就去學管理這些寫程式的天才!」他帶笑說,爸媽讓他接受的教育,比一般IT人廣闊。

一九八六年畢業加入蘋果電腦,開發中國市場,八九年在北京見證學運,六四後倉卒離京,在香港結識黎智英。黃岳永才二十五歲,已經成立公司把桌上排版軟件Pagemaker引進《壹周刊》,改寫了香港的出版流程,做了一千萬的大生意。

發展教育網絡軟件、在美國矽谷成立 Magically公司,提供網上虛擬辦公室、電郵通訊及資料同步處理服務,並購入一家英國上市公司,取得英國另類投資市場(AIM)的上市地位……事業起飛之際,爸爸患上肝癌,醫生說只能活三月。

黃岳永每個星期四都飛回香港和爸爸吃飯,媽媽也放下研究工作盡心照顧爸爸,爸爸身體好轉──然而,媽媽也患上癌症。

黃岳永不禁黯然:「媽媽一邊上班一邊照顧爸爸,身體不舒服也不出聲。」媽媽二零零四年七月才在醫學院退休,就發現自己患上膀胱癌,十一月過身。

四個月後,爸爸也離逝。當年爸爸患癌,醫生預計只能活三個月,在媽媽照顧下活了八年,媽媽走後,爸爸失去生存意志。

.............

知道媽媽生病後,黃岳永把海外所有資訊科技生意結束,回到香港專心陪家人,媽媽過身前一個月,他也結了婚。紅事白事,令他重逢多年沒見的舊同學,其中包括謝瑞麟兒子謝逹峰。

爸爸走後,黃岳永留在香港,還沒想到要做什麼。「你那麼年青,就不工作嗎?來幫我吧!」謝逹峰遊說黃岳永:「虛擬世界你熟悉,不如試試實際的珠寶石頭。」名銜是顧問,每周只需上班一天。「一星期才工作一天,即是不重要,他顯然想幫我。」然而黃岳永才上工第五日,謝瑞麟和謝逹峰都被廉政公署扣查,隨後被判入獄,黃岳永接手當上行政總裁。

「我跟這同學十年沒見,入職是因為他關心我,出了事我怎可以跳船?」黃岳永仗著義氣留下,因為完全不熟,就只能行正路,重整公司的運作系統,業績不但在逆市中增加,純利上升六成,並且重新取得聯交所信任。

二零零九年六月謝瑞麟復牌,股價在半年內增加十倍。

「我可以交功課了。」黃岳永剛好這年參加了港台「窮富翁大作戰」實地體驗板間房和清潔工的生活,開始思索如何帶來改變,二零一零年初他辭去謝瑞麟行政總裁,改任執行董事兼副主席。

如何改善長者的處境?如何為年青人帶來機會?若能幫忙老人和小孩脫貧,不就能舒緩貧窮問題?--而這一切,可以利用資訊科技?黃岳永創辦的「有機上網」正協助近十萬有需要學生擁有電腦和上網,得到擴闊眼界的機會,拉近和其他同學的距離。他在長者安居協會策劃的「一線通隨身寶服務」,大量長者受惠。但這些,都只是第一步。

「我們透過服務可以收集到長者的健康情況,血壓、體重、睡眠時間……可以先一步知道身體出毛病。」他指的是「大數據」,透過海量的資訊,在問題發生之前嘗試解決,又例如學生的成績可以全部整理展示,讓教師預早提供協助。

「在新加坡開車,公路上的電子顯示器會告訴司機哪個方向還有多少停車位;在首爾,電子地圖仔細列出目的地那裡有車位,一些停車場有網上預訂服務,如果沒有知道沒有車位,不但不用開車出去,電子系統還可替你叫的士。事實上的士司公司透過大數據,已經可以掌握什麼時間、怎樣的天氣,可派多少的士去那一區。」黃岳永坦言還有私隱等問題需要處理,但某程度上,大數據就是媽媽當年夢想的「時光機」──可以預早二三十年知道會否患上鼻咽癌。

媽媽的夢想實現了:現在全世界最大的基因研究中心華大基因(BGI),其中一個據點便在香港大埔工業邨,只需花二、三百港元到旺角便可以進行鼻咽癌的EPV病毒基因測試,醫生可以藉測試報告的風險度提早進行治療。

刻下,輪到黃岳永實現他的「時光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