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黎明(或 鄭裕玲)為何 forever young?

2016/4/29 — 18:25

圖片來源:鄭裕玲 instagram

圖片來源:鄭裕玲 instagram

對於黎明,我和同代人理應沒有感覺。

因為我出生於八十年代末。人人都說,那是一個充滿天王、明星和神話的年代,可是我無緣見證 — 黎明贏得新秀歌唱大賽季軍那年,我負二歲;獲封為「四大天王」之一那年,我四歲;宣布退出香港樂壇頒獎典禮那年,我十一歲,還在念小學。當時我最喜歡唱的歌,不是黎天王的《100 樣可能》,而是戴恩玲主唱的《愛心 100次》(《飛天少女豬事丁》主題曲)。

你很難奢求,十歲小孩對天王巨星、流行文化,產生什麼感覺。事實上,愚笨的我甚至在多年後才曉得,原來「斷水流大師兄」並不是黎明。(請接受我的道歉,林國斌!)

廣告

基於成長經歷,我和同代人理應對黎明無甚感覺。

但這幾天(甚至這幾個月),我身邊不少朋友都在高呼「我愛黎明」。年初網上流傳那段黎明賀歲短片,大家爭著廣傳,讚嘆不絕。到這幾星期,黎明宣傳演唱會,身邊友人甚至自動自覺,緊貼螢幕,直撃黎明化身蝙蝠俠,食菜、自拍、講笑話。到近兩天,這浪潮更達至高峰。黎明演唱會告吹,人人替他抱打不平,要不狂罵食環署,要不喪鬧中國布料。在無人關心樂壇的當下,一個褪色天王的演唱會,竟然成為全城焦點。

廣告

更出奇的是,高呼「我愛黎明」的,不獨是上了年紀的忠心樂迷,還有很多很多跟我年紀相若,甚至更加年輕的後生仔。

這個褪色天王重新俘虜年輕一輩的現象,很有趣。

我想起了香港流行文化史上的另一顆明星。她叫鄭裕玲。

鄭裕玲和阿姐

我以前是商台粉絲,特別喜歡聽 I Love U Boy’z 主持的節目。多年前,陳志雲入主商台,帶來翻天覆地的轉變。其中一變,是將不少電視台人物,引入電台。其中一個正是鄭裕玲。2011 年 9 月,她正式加入商台,與 I Love U Boy’z 做節目《口水多過浪花》。

身為忠實擁躉,我的即時反應是:唔.係呀嘛。

我一直喜歡看電視,所以對鄭裕玲,自問熟悉。當時,在我這後生仔的印象裡,鄭裕玲 — 亦即 Do 姐 — 人如其名,是電視台阿姐。她跟汪明荃、曾志偉等一樣,台慶永遠企前排,全台上下對她必恭必敬,她是前輩,是巨星,是阿姐。

當然我知道,鄭裕玲曾經輝煌。她曾經是「鄭九組」,曾經演過《網中人》,曾經是當紅花旦,她的《號外》封面曾經是一時無兩的經典之作。

但且慢,這通通是 — 曾經。

前輩、巨星、阿姐只是好聽的說法。換個說法,就是過時、老套、大牌。

帶著這堆印象,我勉強開始聽加入了鄭裕玲的新節目。然後慢慢地,我開始對她改觀 — 節目中的她,依然是女皇般的存在。但這位阿姐也會坦承自己懂什麼,不懂什麼;她之所以成為明星不是基於世襲,而是苦練;她會擺款但更樂於承認,自己在擺款 — 為何不可以?

我甚至有種感覺,鄭裕玲好「香港」。(而汪明荃則好「中國」。)

政治立場上,鄭裕玲跟後生仔大相逕庭。她沒有支持佔領,沒有抽政府水,沒有說過什麼漂亮的話。但年輕一輩卻對她沒什麼反感 — 至少不像對汪明荃那般。甚至乎,看著 Do 姐願意學玩 facebook、Instagram,試玩年輕人的玩意,試講下一代的話題,甚至(走音)試唱許廷鏗的首本名曲。

大家覺得她願意與後生仔打成一片。

終於,作為上一代明星,鄭裕玲成功地 forever young。過去幾年叱咤頒獎禮,她出場總是引來熱烈歡呼聲。去年我去麥花臣看少爺占的show,她的現身引來了全場高分貝尖叫 — 而她只是坐在台下,站起來,揮揮手,罷了。

年輕人心水清。誰是青春,誰是扮青春,大家分得很清。關鍵不是在於明星抱有什麼立場,說了什麼漂亮的說話,而是他或她究竟有沒有一顆年輕的心。畢竟,立場只是一時,說話很快忘記,唯有心態永恆。

黎明與金句

說回黎明。

說起來,黎天王其實是幸運的。大家知道,90 年代是香港流行文化最重包裝、最商業化的年頭。四大天王,有三個唱功都不甚了了(起碼最初),但卻可以在各方(如電視電台,以及和記電訊)吹捧下,成為天王巨星。踏入 00 年代,黎明的音樂事業一如所有其他過了黃金時期的流行明星,減產,又走下坡。於是就像許多明星一樣,他一邊由天王變成老闆,另一邊廂將視線轉往大陸,拍合拍片延續演藝生命。

正常來說,這些舉動,很容易被香港觀眾 — 特別是年輕一代,視為離地。多少曾經輝煌的香港明星,就在這個市場更替的環境下,遠離香港新一代視線。黎明本應是其中一人 — 事實上,眾所周知,他 born in Beijing,四歲才跟母親移民來港。在本土浪潮下,更理應被視為原罪。

黎明幸運,因為他遺下了眾多金句。無論是超乎物理想像的「衛蘭肥過電單車」,抑或是帶點哲理的「拍拖如撞鬼」、「坎坷過後有艇搭」,甚至是意外以訛傳訛的「空肚食早餐」……言者或無心,但聽眾無不捧腹大笑,再在網絡年代發酵醞釀,迴轉成為年青人次文化的一部分。

黎明這部分的 forever young,多少是幸運,是一場意外。

但早說了,年輕人心水很清。若單單只有奇趣金句,大家只會流於恥笑,不會盡情歡呼。柒和型,大家分得出。

而黎明這一年示範的,卻不止如此。在年初的賀年短片,他不介意醜化自己,與民同樂;在橫店的私家車上,他無懼身位,隨意亂 rap;演唱會臨近,他每天跟歌迷匯報進度,細說心情。坤哥做這些事,尚且令人著迷;黎天王做這些事,大家陷入瘋狂,自是理所當然。

許多人說,黎明今天受年輕人歡迎,因為他懂得玩 facebook、玩直播,換言之,是懂得做個好關公。這只說對了一半。更重要的是,後生仔們從 facebook live 看到的黎明,不是高高在上的天王,而是一個會自嘲,會勞氣,不介意醜化自己的真人。

這個真人沒說過什麼漂亮話。ViuTV 訪問他,他對著鏡頭表演兜圈,不單沒有金句,更大打官腔,連「香港近年變了」都說不出。但同時他願意說一些,真人願講、明星不願講的真心話 — 例如對主持說,「我肯接受訪問,只係因為識得你老細」。這是實話,也是不動聽的實話。

黎明是真人,更有一顆年輕的心。這不單體現於他的爛玩、瘋狂,更見於演唱會出事後這位天王巨星的反應 — 是做錯了,帶來不便,於是親身面對鏡頭道歉、跟進。

聽起來,很容易?請別忘記,流行明星往往被眾生簇擁,助手客戶人人恭恭敬敬。對大明星來說,娛樂圈最高難度的表演不是一連幾小時載歌載舞(一早做慣),而是老老實實,面對群眾,鞠躬道歉,而不假手於人。這件事,對後生仔而言,好易,對大佬、明星、天王來說,好難。

黎明(和鄭裕玲) forever young,deserved 的。

各位(過了氣的)香港明星,請學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