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暗顛覆我的想法

2016/4/29 — 19:49

那次黑暗中的長洲渡輪後,我不想再錯過沿海風光。

那次黑暗中的長洲渡輪後,我不想再錯過沿海風光。

在遼闊的天空和大海上,我眼前是一片漆黑;在一片漆黑的空間,我看到遼闊的天空和大海,兩次在長洲渡輪上,我看到不同的光景。前者是在從中環到長洲的船程上,後者在「黑暗中對話」中體驗出來的。

「黑暗中對話」是在設定的四十五分鐘內,在伸手不見的旅程中,參加者由視障導賞員帶領走過各種模擬他們日常生活的場景,感受現實中遇到的挑戰和難關。

踏入旅程的前一刻,以為會害怕,但當聽到視障導賞員Benny 沉實的聲音,叫我們只要留心聽著他的指引,以他的聲音來辨別方向後,心就定了下來。在Benny的帶領下,我體會到點點失明人士在生活的不便、不安和恐懼,但令我更深體會,是一份來自內心的泰然和自在。

廣告

旅程的首站是郊野公園,Benny 叫我們稍作停留,用手去觸摸和辨別不同的樹葉,用鼻去感受樹葉的氣味,也叮囑我們小心地上的石頭。我很好奇,想知道地上是否真有石頭,也想這麼漆黑的一片環境,做什麼都無人知。怎料,我才彎低摸到地上的石頭時,Benny 用溫柔的語氣提醒我們不要摸地上的物件,因為很髒。難以想像,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環境下,他想看透我的動作。就連前行時,Benny 都能感應到我的所在位置, 當我猶豫不決時,他會叫我摸著左邊的牆,前行數步然後轉左;不自覺走得快了,他就用手杖攔住我去路,以防我走失。

我第一次那麼專注、用心感受藍天碧海的意境,就是Benny 帶我乘坐往長洲渡輪。平日坐小輪,就算周圍是海天一色,我都會載住耳筒著歌,閉上眼睛,小睡一會,風光無限換來漆黑一片。那天,我聽Benny的指引,慢慢坐下,閉上眼睛,幻想自己正在往長洲的船上,感受船的搖擺、感受浪花、感受鳥兒的呼叫。在漆黑一片的環境中,我彷彿看見蔚藍的天空,鳥兒在船邊飛過,心中寫意。

廣告

在「黑暗中對話」中,一些「本應如此」得感覺被顛覆了,一些「理所當然」的想法也被顛覆。與Benny聊起日常生活,以為他會覺得不便,或者投訴香港的設施不足,他淡然告訴我們香港的無障礙設施其實頗足夠。上街時,就像平常人一樣,過馬路要小心,去陌生的地方,多留時間,常去的地方根本無難度。提到工作,Benny除了當視障導賞員 也在咖啡室工作,人流少時,會幫忙招呼客人;繁忙時間,則負責清洗餐具。他說只要知道掌握到杯碟要放在哪裏,便全無難度,工作能力和平常人無別, 更笑眼可能更加專心。我告訴他我的義務工作是推廣東帝汶的「直接貿易」咖啡豆,一起交流咖啡豆的產地、特質和味道,他的專業知識和提問,也令我動容。

「黑暗中對話」於我而言,其實是一場與自己理所當然的想法的對話。認知生活,不一定單靠眼睛,用手鼻心耳,去接觸這個世界,更添實在;黑暗,不一定是徬徨無助,可以是一份泰然;視障人士不一定是弱者,可以勇敢、悠然地過生活,更是我猶豫時的明燈。

黑暗,擴闊了我的眼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