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木 — 交由師傅發落

2019/1/9 — 12:02

與友人 A 君的一期一會飯聚,於聖誕節後,新年之前的平日下午,市面仍彌漫著佳節過後的懶洋洋氣氛,我們來到尖沙咀金巴利街,剛過去的秋天才開業,主打日本串燒的黑木。

門面低調,與同一條街的韓國料理,是兩種不同的光景;內裡的裝修與門面一脈相乘,散發出濃厚的日式和風。

中午客人不多,我們被安排坐在一張二人檯,本來我想坐在吧檯,看著師傅一邊燒烤,對食客而言,是一記美好的風景。

廣告

看看酒牌,有不少清酒供應,我是中午也會喝酒的人,吃串燒真的不能沒有酒,就來一小瓶獺祭大吟釀,三百元左右,在餐廳點此酒,也是差不多價錢,A 君不像我,她喝得不多,二人共享一小瓶,剛好。

串燒 Omakase,不是甚麼很特別的事,上年年中我在福岡,到燒鳥店也是交由師傅發辦的;這裡的 Omakase 有分三個價錢:$288 一位,$428 一位,$688 一位。分別當然是菜式的多寡,我們皆選擇 $428 一位,有 13 道菜。

廣告

先奉上的前菜,三款之中,個人最喜歡是甘香軟滑的豬肝,濃烈的味道作為見面禮。

為串燒店主持大局的並非日本人,而是擁有二十年經驗的明師傅,在落單之時,已向他交待我們的口味,第一道串燒,以素菜打頭陣,烤得略帶點焦的冬菇,熱力之下菇香四溢,輕輕地灑些鹽花作調味,簡單就是美;翠玉瓜仍然爽甜多汁,平日我少吃此味,這天中午亦樂於享受著這份甜美。

每次在燒鳥店,必吃之雞翼,不一定寧舍鍾意食,而是更像一種理所當然的儀式,不吃的話彷彿若有所失,烤至金黃色的雞翼,皮脆帶著鹹香;來自鹿兒島的薩摩雞,肉質嫩滑可人,調味令到其味得以提升。

吃著鹿兒島雞翼,話題突然扯去鹿島鹿角,A 君近年迷上 J-League,早前更專程到當地看球賽。

「不如今季找個周末,一齊飛過去睇?」我提議。

A 君只顧吃雞翼,好像不太在意。

接下來的串燒,白蔥與青椒,我已被西班牙的青椒仔寵壞了舌頭,月前在巴塞隆拿吃過當地的青椒,回不了頭。燒黑豚肉的油脂澎湃,一口咬下,盡情感受其油香;燒雞心爽脆之外,更有一陣獨特的內臟香味;沒有灰色地帶,非黑即白的燒雞尾,喜歡它的,就義無反顧;討厭它的,都是同一個理由;焦脆的雞尾,既有源自調味的鹹香,更帶著令人著迷,雞尾的濃烈味道。

原隻燒油甘魚鮫,二人份量,我倆吃得只剩下骨,皆因細嫩的魚肉,帶著膠質,太美妙了;另外的燒鯖魚,火喉恰當,也不錯。

喝過鰹魚清湯,再來烤薩摩雞,最後的明太子飯團,捧腹了。

「咦?頭先你咪話今季想過去睇 J-League?我二月會過去睇開鑼戰。」A 君說。

二月?不行了,反正鳥棲砂岩會來香港踢賀歲盃,有沒有興趣一起入大球場,捧費托場先?

黑木:尖沙咀金巴利街 8 號地下 2 號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