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只係恐同咁簡單(上)

2015/6/8 — 15:14

記起明哥和梁兆輝在席間提到大愛同盟在六月五日的記者招待會,於是就上大愛的網站看看如何,終於就看了陳志全提供的錄像。嚇得我魂飛魄散,也令我非常憤怒!原來這個故事豈只是關於恐同和仇視性小眾,它讓我看見整個城市的墮落。(我這樣說是否太誇張?)

是怎麼樣的城市才能「成就」了兩個大媽可以用這樣的嘴臉、語言和手法在公開場合辱罵一位像陳志全這樣的立法會議員和同志?(是 condition of possibility 的問題!)大媽辱罵人的手法,似曾相識,甚至可以說已成為日常,這是多麼可怕的事實!當法西斯冷血粗暴已經成為日常,我們還可以如常生活嗎?

廣告

這場辱罵比想像中更粗鄙、更恐怖、真的難以釋懷,於是決定了用這個個案作為今天明德講堂「多元的假象」的開場,結果?當然又演變成另一場小風波。無論如何,這件事情我還是要繼續說下去。

1. 她們怎麼可以義正詞嚴、以正義自居 (她是納稅人一等良民?),就把別人罵個狗血淋頭?

廣告

2. 她們是怎樣選擇攻擊的對象?為怎麼不會選擇孔武有力、氣焰逼人的來罵,偏偏是要選擇一些小眾?(不肯袋住先的)

3. 她們怎麼可以羞辱別人的身體、性別、性徵、性取向、羞辱別人的身份, 以別人的「小數份子」身份作為攻擊?

4. 她們怎可以 justify 自己對別人的侵犯?是因為香港已經進入了黑暗時代和一種戰爭狀態,所以她們可以用「非常的手法」?

5. 是因為我們已經有了個「鬧爆」文化可以容許我們大聲謾罵,想罵誰就罵誰?是因為我們已經到了不需要顧全基本的禮貌和尊重的地步?

6. 為什麼她們也可以同時妖魔化旁觀者和拔刀相助的人?是因為她們認為你們搞亂香港(在電視機前像瘋狗)?

7. 是因為即使這是犯法的行為,她們也不覺得會有人來執法?

8. 當我們拔刀相助時,也不敢硬碰硬,只能以保護小朋友和老人家為借口,是因為我們知道在這個城市,誰人開聲就會成為下一個被攻擊的對象?

9. 是因為我們不再相信有人真心為正義?不再相信中介團體能發揮作用?所以大家可以憑自己最原始的感覺任意妄為?

10. 這也是錢的問題嗎?是因為她們是「有錢人」,所以可以有這樣的氣焰?

學生的作文比賽是 Does diversity really matters? 我們可以如何維護多元?今天是一個頒奬典禮,我用這個故事來分析個人與集體的張力,又是否不恰當呢?事後有參加者說:「何式凝呢條女真係極度恐怖,去親邊度都大大鑊……」哈哈哈,就是這樣,冇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