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1次

2014/4/2 — 18:53

圖片來源:armani fiori 網站截圖

圖片來源:armani fiori 網站截圖

老掉牙的求婚對白,配合以下的預設場景。男生買12朵玫瑰,有11朵是真花,其中一朵是假花。女生不滿問道:「點解要買朵假花?」男生掏出一枚鑽戒,在女生面前跪下來,再抬起頭,眼裏閃爍着深情,夾雜唔鹹唔淡的英文說:「嫁畀我,I will love you until the last flower dies。」

骨都痹埋,勁無聊囉,明知花會死,為甚麼女人都喜歡收花?因為女人就是喜歡見到你使錢,所以她們喜歡收的,是你從花舖買回來的花,而不是你自己種出來的花。我有個朋友,試過好有心機咁種咗一盆好靚嘅紫羅蘭,然後情人節嗰日,送咗去女朋友公司。女朋友立刻send個WhatsApp,怒氣沖沖問:「呢盆乜嘢嚟㗎?你係唔係玩嘢?」

發誓,一世人未買過花。真話不怕講兩次,個誓再發毒啲都得:發誓,一世未買過花,如果呃你,永冇發達。話雖如此,是日,終於破例。Well,愛情就是這樣的。當你愛一個人,總要破啲嘢。為着愛情,有啲人破產,有啲人破處,我純粹破吓例,好濕碎。

廣告

那一天,難得全副武裝上陣,必須花點篇幅晒一晒行頭。Hugo Boss西裝、紅色Paul Smith領呔、Gucci皮帶和皮鞋,再加一張俊臉,就這樣走入遮打大廈的Armani Fiori,花舖內的兩位姐姐,差啲流口水,我覺得。

原來,花舖的花是沒有價錢牌的,實在不知如何選擇,而且這裏的花沒有太鮮艷的顏色,大概是Armani的風格吧。見我來回踱步良久,醒目的店員說:「呢幾款都好多人買,大概1,300至1,600蚊。」嘩,個心定晒,咁大紮都淨係1,600蚊,抵到爛。Thank you,你點稱呼?「我叫Janet。」你好Janet,我想買紮花一陣間去機場接機,你有冇啲熱情少少嘅款?Janet想一想,然後指着其中一紮說:「呢紮都幾熱情,女仔會鍾意。」

廣告

看來Janet不太明白我的意思,惟有講白少少。我想要啲好誇好誇、女仔一見到就會好熱情嗰啲、誇到「嘩嘩聲」嗰啲。Janet微笑問道:「你係乜嘢budget?」我也給她回一個微笑,實話實說:「只要我兩隻手攞得晒就得,冇budget。」Janet先來一個「原來如此」的表情,再走到花舖的另一邊,從一個類似雪櫃的隱蔽地方,拿出很大束紅玫瑰。

曾經有個client考我,問我是否知道不同顏色的紅玫瑰有甚麼不同意義。我搖頭,紅玫瑰不就是紅玫瑰嗎?還可以有甚麼「不同顏色」的紅玫瑰?那個client的老婆非常喜歡收花,所以client很清楚紅玫瑰的種類,總之就是有純紅、鮮紅和火紅三種。雖然我完全搞不清三種顏色的各自含義,但我肯定Janet拿出這束屬於火紅,很美。

Yes,就係要呢啲。「但係冇咁快喎,我仲要剪同裝飾,你趕唔趕?」半個鐘得唔得?「盡量盡量。」我返公司然後再回來花舖,Janet已經成功把超過20朵紅玫瑰拼成一件充滿動感的藝術品,果然不負Armani之名。埋單盛惠幾多?唉,講呢啲。想知,問Janet,嗰位好靚仔又話冇budget嘅儍佬,放低咗幾錢。

去到機場,發覺拿着這麼大的一束花,是如此礙眼和尷尬。我在機場內的Starbucks附近,找一個靜靜的角落坐下,等待Danielle來電。沒多久,Danielle傳來短訊,說已經在行李輸送帶等候着。「邊個Arrival hall?」我問。答案是Hall B,即是我還要拿着這束花橫跨整個機場。

捧着鮮花,昂首闊步,慢慢走到Hall B,Danielle也剛出來。好久沒見,我望着她,腳有點軟。除我之外,有幾個男人也在喪𥄫,其中一位,身邊更有一個類似老婆的物體。「老婆物體」沒有注意到老公在看甚麼,因她自己也是眼定定看着。Danielle終於看到我,她的左手繼續推着行李車,右手則掩着嘴巴,眼睛瞪得大大,一邊笑一邊做出一個「oh my god」的口形。

「好靚呀,多謝!」Danielle接過鮮花,笑得忘形。「無端端送花,有乜嘢企圖?」預祝你聽日interview成功。「唔知點解,今次interview好緊張,飛機都瞓得唔好,以前見工都唔會咁。」我相信,這份工,Danielle是志在必得的。很多事都在電話談得八八九九,人哋出埋機票飛你過嚟香港,誠意盡見。當然,見的是甚麼工,唔畀講。

我們向着停車場方向,邊談邊走。Well,今次你特別緊張,原因好明顯,你知唔知點解?「點解呀大作家?」因為我,你好想留喺香港。「原來仲有幾朵花未開得晒。」Danielle望着鮮花,裝作聽不見。終於到達停車場,我把行李搬到車尾箱,然後問她:「Your place or my place?」Danielle望一望我,忽然若有所思的樣子。「你答我一個問題,我先答你個問題。」她說。

雖然行得正企得正,但看到她這樣凝重,我有點怕。好呀,問啦,我強裝鎮定。「送過幾多次花畀女人?」嚇得我,原來問呢啲。等等,要數數。唔計送畀你呢次,11次。Danielle嘗試擠出一個大方的笑容,但演技好差。「I see,11次唔同人,定係一個人送11次?」

一個人送11次,我想也不用想。Danielle了解我,知道我幾時講笑,幾時講真,佢知我今次講真。看到她繼續強裝大方的表情,而且口唇有點震,我好high。「Alright,點解記得咁清楚係11次?」

我走近Danielle兩步,在她耳邊輕輕說:「我嫲嫲12年前過身,每次清明節,我會送花畀佢,所以嚟緊個星期六,我又會送。如果你介意,到時我同嫲嫲講聲。」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