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好勝與滿足感

2015/6/13 — 3:34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二日(好勝與滿足感)

但 Starbuck 的故事也可以是這樣的:我有個 friend,他是一個銀行家。在商界打滾許多年,爬到了某企業 CEO 的位置。未滿三個月,卻宣稱要急流勇退。他要放下一切名譽地位,在紐約一個名不經傳的小區,開一家叫做 Starbuck 的咖啡店。

我認識這個 friend 已經有好長一段日子,然而我還不很明白他為何要做這個決定。

廣告

我們是小學同學。在班上他一直以頭腦聰明見稱。老師教的,一學就會。我們不懂的數學題,他大多時候看一下就懂──當然,只是大多時候。他畢竟是一個小學生,如果我說他甚麼都懂甚麼都會的話,那肯定是太誇張了。只是我個 friend 的性格是,即使他遇上無法解開的問題,也一定會廢寢忘餐,窮盡心機鑽研。一小時後、兩小時後、一天後、兩天後,他會突然興奮叫道:「我懂了!」通常這時候我們已經忘記了問題是甚麼。

有些同學不喜歡他,說他好勝。我個 friend 說他不認同。或者說,這指控不準確。與其說他追求的是勝利,不如說他在追求成功解答問題的滿足感。打從小學時代他已經了然,自己是為滿足感而生存。不懂的事變得懂,有滿足感;難以成事的事情終於成功,有滿足感;超額完成任務獲得讚賞認同,有滿足感。He satisfies, therefore he is.

廣告

「後來人愈大,我漸漸明白一個道理。」他捏著手中的紅酒杯腳,緩緩轉動。「想要得到滿足感,除了努力向上爬之外,還有一種辦法。」

說到這裡,他故意作一個長時間停頓,向我直視而笑。可惜我不吃這一套。

「你說那是甚麼辦法呢?」於是他又問。

我說:「你講就講啦。」

他擺手打個哈哈,繼續道:「我努力打工,為乜?為升職,向上爬。但爬到頂,無處可去了。沒有比 CEO 更高級的職位。如果滿足感只能透過向上爬得到,那我就再也不會有滿足感了。」

我讓他繼續說下去。

「這就等於考試。記得小學時我年年考第一嗎?其實我覺得考第一很無聊,因為再也不能考更好了,沒有考第零這回事。我只有兩種可能:維持現狀,或者退步。」然後他又搖頭,修正:「不,只有一種可能:維持現狀,直至退步。」

因此我個 friend 說他後來「學精」。他不再追求第一名。他追求進步獎。今次考零分,下次考九十分,當然是一大進步!理應獲得進步獎。從九十分回落到零分,唉呀,怎麼啦,請加把勁。沒關係。零分再度重返九十分的水平?太厲害了!那就可以再次說,進步獎非你莫屬。

「做人其實就好似釣魚,扯得緊到無得再緊,咪斷囉,放下,收下,先會開心。」他做出一個機智的微笑。「所以我話,其實我一點也不好勝。因為我從來不想要贏。所以你懂得我為甚麼要開 Starbuck 嗎?」

我這個朋友做 Starbuck 老闆,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聽說他最近在夏威夷練習滑浪。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