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39B的平行時空

2016/5/22 — 14:49

桃園市新屋動保護園區園長簡稚澄
(圖片來源:中視新聞 片段截圖)

桃園市新屋動保護園區園長簡稚澄
(圖片來源:中視新聞 片段截圖)

她被發現時,身邊有遺書。那是5月5日,她服用了替動物進行安樂死的藥物,而她的遺書就說,自己要與動物一樣,用相同方法離世;搶救作了七天,可是在5月12日,她被證實踏上了彩虹橋──如果她真如動物歸於樂土。

但她生前不快樂,因她是簡稚澄,在台灣桃園市新屋動物收容所當園長,才32歲,想不到自己年少時拒絕家人反對而選讀獸醫,本為幫助動物,卻最終在動物收容所執行安樂死,為時超過六年!一年前她曾接受媒體訪問說,獸醫的學院訓練,只有醫學,卻沒有安樂死,更不會有執行安樂死的心理質素訓練,讓她感到困擾;而她被台灣動保界的抨擊,壓力更難形容。

5月,當台灣有這宗近乎不為人見自殺事件的同時,香港漁護署已然對《公眾衛生(動物及禽鳥)(動物售賣商)規例》(第139B章)修訂,開放私人繁殖發牌制度;兩者竟像在平行時空間的交錯矛盾──因為,兩件事都關乎動物生死,互為參照之餘,更見自殺事件的另有內情!

廣告

如果自殺有「零安樂死」內情……

因為簡稚澄的死,更牽涉台灣桃園即將啟動「零安樂死」政策,一邊廂似是要動物收容所的醫生不再處死動物,但同時教不少人棄養「動物家人」;單是簡稚澄的動物收容所,就由原本僅可容納300頭狗狗,一下子增加至600頭,環境擠迫已然令狗狗相殘發生!當然那不是簡稚澄被說成壓力過大而自殺的原因,她的遺書,點出了一個「零安樂死」的弔詭問題,就是沒有了安樂死,會讓人更以為,棄養動物,任牠們流浪而去,卻不代表牠們會被處死,所以棄養而不至安樂死,尚算「人道」!

廣告

換句話說,是否執行安樂死,面對兩難──處死,就是縱容輕生;不處死,竟或縱容棄養,即同樣是輕生,只不過會讓人有錯覺以為,那不至是要動物送死,就算「好人好事」!

於是簡稚澄就用上動物安樂死的藥物,以身示範被棄動物的宿命,是為抗議沒有仔細討論孰好孰壞,甚至超越對錯,而切切實實可以善待生命的方案。她的死可悲,卻是眾生議題的啟迪,因為在同一時空下,香港就為139B刊憲立法。

如果139B立法有後續行動……

不錯,香港的139B立法,放寬牌照申請,似是鼓勵了私人或商業繁殖;因為本作非法經營的,卻因合法牌照而如雨後春筍,把動物生產變成買賣產業!更有甚者,是漁護署的假諮詢,在事前不以反對團體意見為重,卻在刊憲前一天才故作跟反對聲音商討,可都已是大限已到,根本不會修訂。至於支持者如愛護動物協會及保護遺棄動物協會,都被視作非為真愛動物,卻只作保護建制。反對聲音把意見叫得聲嘶力竭,可最後或都改變不了5月25日提交立法會審議,並即時通過!

139B的修訂,其實滿有桃園「零安樂死」的道德兩難況味──死與不死,同樣輕生;以至於139B,不修訂的話,非法繁殖猖獗,可修訂完成,卻更像為非法行為發牌,把不對的說成合理,兩者同樣輕生。當然修例細節本可作咨詢商討,卻徒然結束,是故更重要的,是條例必然通過之後,如何應對。

漁護署會說,修例通過,會加強執法與巡查,但沒有額外資源甚或動物警察,說了等於沒說。因此更值得關注的,是如何有配套讓本來反對與支持的,作為監察者!反對的動保人士,會一直用力注意已是不爭事實;然而本作支持的,比如愛護動物協會,既說「有立法總比冇立法好」,就更應參與審視漁護署甚至政府的執法行動,以至推動進一步的動物保護政策。比如說,打開愛護動物協會的網頁,可見其兩年前支持修例的後續監察,包括:消費者有權到訪繁殖場、為大型繁殖場設立繁殖狗隻上限、母犬在每次生育之間應有足夠休養時間,以及用於繁殖的犬隻及幼犬均應享有合適的生活環境。如果愛護動物協會等支持團體真箇認為修例合理,就更應為「有立法總比冇立法好」的說法負責,履行自身所訂的後續監察,真心愛護動物。

然而,動保理念,是「零買賣」,而不是任其動物生產合理化成產業鏈,所以愛護動物協會等組織應知道,修例,無論如何,都是輕生。這就再次返回平行時空下的桃園「零安樂死」反思,因為那本來似是良好意願的立法,其實欠缺的,是配套,比如在「零安樂死」下,如何叫人要有「零棄養」,甚至早前5月4日台灣已有立法,提高罰款阻嚇非法繁殖,甚或更有動保立法願景達至「零買賣」。這些都不是單一立法可見的動保理念,卻是需要配套整合的想像。

如果139B是一個星系……

139B這串字符,我一直聯想到星系編碼,如只見表面的數字與英文,卻是遙不可知的景觀與質量。而既作星系想像,就要持續探測與觀望,以了解它的行進,尤其因應行進而與我們的互動關係。想像或者過份浪漫,然而139B的立法,正正就如星系發現與監察,差別更在,牽涉生命的,不是遙不可及。是故反對與支持──而尤其支持立法者,就更應該有行動應對,各為眾生,貫徹始終。

4月30日的「三地(包括台灣、香港與澳門)動保大遊行」過後五天,原來台灣桃園的同一時空下,就有簡稚澄的自殺事件;台灣動保界或曾為她的死而擾攘,而及至前天(5月20日)她的葬禮,也是在無聲無息中完結。然而,各地動保多事的5月,不無原因,皆為人類在法、理與情之間重新審視眾生,梳理矛盾;簡稚澄矛盾地為自己進行「安樂死」,那我們又應該在同一天空下,讓矛盾繼續下去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