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15年前今日 1:99 音樂會

2018/5/24 — 23:21

1:99音樂會Poster, 私人藏品。

1:99音樂會Poster, 私人藏品。

沙士的回憶都好集體:六點半新聞報確診人數,死亡人數、戴口罩、停課、在報紙看自己屋企有無成為疫廈、「千祈千祈千祈,洗手洗手洗手」:一時間六百萬人集體行動。十五年後,你隨便問一個香港人「沙士時你做緊D咩」,大概都是這些答案。

那年暑假特別長,但屬於個人的回憶其實很零碎。只記得考完試,無街去。不是因為沙士,而是連續二十幾日的暴雨。沙士時期唔會搵到暑期工,於是每天和朋友由旺角徒步到尖沙嘴,又由尖沙嘴行返旺角。兆萬Chic之堡瓊華走了不知幾十遍。加拿芬道日日大叫執笠清貨的CD店仍在;最記得加連威老道平價成衣,和漆咸道二手潮衫(二手都要六七百甚至過千),那時口臭叫人「故衣舖」。沙士過後,香港可謂百廢待舉,旅行社無生意無團出,開始搞好多香港一日遊,行山出海chok墨魚 — 我一次都無去過。繼續玩彌敦道步行團,隔天出發。

後來返暑期工,$20一個鐘,係好Q好洗。唱K$29、Tamiya 最大盒的大和號戰艦$150;特登等無冷氣的89返沙田$4.2;去屯門阿麻屋企住幾日當旅行度假(有幸遊過《無人駕駛》時期的屯門濕鳩商場)。但這些都很零碎 — 整個沙士時期,唯一連貫的記憶,就是1:99音樂會(2003年5月24日舉行)。

廣告

音樂會在大球場舉行。那時候很沉迷聽903,新歌很熟;家人則會播7,80年代 cantonpop ... 90年代中後期幾乎一片空白,$50 入場費的確是廉價補習。我是在1:99 才認識「頭髮亂了」;1:99也是我唯一親眼見過梅豔芳。

但最記得是謝霆鋒,「頂包案」後再次上台。結他好像故障了「我本來想好型咁上台架,但我好憎結他無聲。支結他呢,陪著我行九十幾萬人既巡迴演唱會架」... 語畢,一野扑支結他落地,再大力掉左三四次都絲毫無損。最後,謝霆鋒同支結他都無事,我尷尬得要到看不到舞台的大球場麥當勞冷靜冷靜。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