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事】關於是否試飲 Scheißedorf 啤酒的問題

2015/6/15 — 22:3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五日(關於是否試飲 Scheissedorf 啤酒的問題)

今天晚上,店內貼了一張新海報,賣一款叫做 Scheißedorf 的德國啤酒。廣告詞寫道:「世界上有兩種人:飲過 Scheißedorf 和無飲過 Scheißedorf。你想做哪一種?」

如是我和我個 friend 稍為討論了一下,到底我們想做哪一種。

廣告

廣告的意思不言而喻:Scheißedorf 是一種非常了不起的酒,意義非凡,厲害得足以把全人類好像紅海那樣,一分為二。手法上好像是有誇張成份,卻也可以說是無,最少沒有違反商品說明條例,因為事實上,這句話是一點沒錯的,甚至比起以性別區分人類,更沒有錯:這世上有雙性人,又有無性人,卻沒有同時喝過 Scheißedorf 和沒有喝過 Scheißedorf 的人。

當然你也可以說,按這個道理,世界上便有跳過舞和沒跳過舞的人;穿過草裙和沒穿過草裙的人;在午夜時份曾經因為喝醉,在在街頭回不了家的人,和未曾有過這種經驗的人──這些分野,當然也是沒有錯的。

廣告

只是即便想到這裡,也無助我和我個 friend 考慮眼前問題:飲過 Scheißedorf,和沒有飲過 Scheißedorf,到底我們想做哪一種人?

可以想像,撰寫廣告文案的人信心滿滿地相信,我們要做前者。就好像見工面試,有經驗和無經驗,自然是有經驗好。所以世界上才會出現林林種種的「體驗」活動。農耕體驗、打工換宿體驗、軍旅體驗、外國生活體驗……和飲用 Scheißedorf 的體驗。

所謂體驗,無非就是把人從「沒有飲過 Scheißedorf 啤酒」的群體處剝離,提升到「飲過 Scheißedorf 啤酒」的那一群。體驗是場投資,成本是金錢與時間,而回報就是經驗值的提升。

因此飲過 Scheißedorf 的人,畢竟是應該比沒有飲過 Scheißedorf 的人更高層次的。

因此現在,我們要修正關於「紅海」的比喻:「世界上有兩種人:飲過 Scheißedorf 和無飲過 Scheißedorf。」這句話不是把人類分成左右平等兩份,而是上下區別,有經驗與無經驗,試過與未試過,有認知和無認知。

勝負已分。如是我問:「所以,果然還是點一杯 Scheißedorf 試試看吧?」

我個 friend 點點頭。

於是我們向老闆要了一杯 Scheißedorf。數十上百的汽泡無間斷自杯底生成,在金黃色的酒液裡由低下階層往上攀爬。

「等等,這酒不能喝。」當我正要拿起酒杯時,我個 friend 卻道。

他的食指好像在繪畫甚麼那樣,在吧檯上來回游移:「一旦喝了,你的一生也就係咁多啦。」

我個 friend 的講法是這樣:喝過這杯酒,你便只能是一個體驗過 Scheißedorf 的人。你已經斷絕自己的後路,再也沒有機會返回那個從未喝過 Scheißedorf 的族群。「再也沒有機會!」他說。「你可以發達,可以長命百歲;可以殺人,可以放火,這些都是可以做的。這是你的可能性。可是你已經不可能成為從未喝過 Scheißedorf 的人?在未喝過與喝過兩個族群之間,是一條 no return journey。」

反而如果你沒有喝過 Scheißedorf 呢?你將會比喝過的人更幸福,因為你擁有更多可能性。只要你付出些微的金錢,便可能成為飲過 Scheißedorf 的一員。這簡直比劃一根火柴還容易,歸根究底它並不是特別昂貴的啤酒,只是你偏偏不幹而已。

在 Scheißedorf 的海報前,我個 friend 微笑道:「反正我們已經說過,沒有人能夠同時喝過 Scheißedorf 和沒有喝過 Scheißedorf,是吧?無論選哪條路,都是非始即彼的體驗而已。」

「所以結論是?」

他回頭叫老闆:「比兩杯嘉士伯,唔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