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017 首爾書展導覽與心得分享

2017/7/1 — 11:32

獨立書店特區之一。頭頂的白色帷幕上有投影的字。

獨立書店特區之一。頭頂的白色帷幕上有投影的字。

我多年沒去參加首爾書展,這一次去,有一些觀察,跟大家分享。

這次書展的主題是「變身」,也就是轉型的意思,是新上任的大韓出版文化協會(KPA)會長尹哲鎬,以及負責策展的常務理事朱一尤的構思。

他們認為韓國出版處於一個關鍵時期,準備以三年的時間來聚焦「變身」。今年的書展主視覺圖像,就找了小說作家、非小說作家、歌手三種類型的人來做了三種版本。

廣告

只有幾天的時間,我沒法很深入地了解他們的處境。但是也感受到有兩個重要議題:一是實行三年的圖書定價制到今年十月期滿,是否再繼續的議題;二是因為前幾年大好的中國市場,現在因為中國的「限韓令」而急凍,所以如何另尋出路的議題。

先說圖書定價制,這個新制實施了兩年多之後,確實改善的是書店消失的問題得到止血,並且有很多新型態的小獨立書店出現,但質疑的人說:雖然書店比較好一些,但是上游出版社的業績並沒有得益,這有什麼意義?

廣告

尹哲鎬會長也是圖書定價制的推手之一。他認為只要書店端能改善,再多些時間出版端自然也會見到效果。他認為今年十月之後,應該還會繼續再實行三年。

可能是呼應這個議題,今年書展有一個主題館是韓國書店歷史的回顧,並且另有一大塊獨立書店的展區,讓全國各地的小書店店主來參展。這些都請看照片,以及圖說。

2017首爾書展有關書店的主題館之一角

2017首爾書展有關書店的主題館之一角

這個帳蓬區,可以預約作家來親臨指導寫作。

這個帳蓬區,可以預約作家來親臨指導寫作。

另外就是限韓令。前幾年韓國的童書及繪本,在中國大陸十分受歡迎,版權交易熱絡。但是從去年九月開始有了「限韓令」之後,沒有成交的交易。不只如此,那之前已經簽約的書,也都無法出版。

韓國人在這種壓力下,思考如何突破。常務理事朱一尤跟我說:他認為韓國、日本、台灣這些東北亞地區的國家,應該特別想想如何合作。今年書展第一天有一場座談,主題是:「How to face the China market and the World market without it– the possible cooperation between Korea and Taiwan」(如何面對中國市場,以及中國以外的世界市場—還有韓國和台灣的合作可能)。

主持人是韓國出版人協會的對外合作委員長柳成權,對談人是胡蘿蔔版權代理公司負責人白銀英,和我。

那天晚上我們談得非常愉快。我另外談了出版相當於夜晚的觀點,算是議程外的話題,很受歡迎。他們要求我全程用韓文對談,我從沒在公眾場合講這麼正式的議題還這麼長時間,接受了挑戰後,還好沒有太結巴。比較詳細的內容,請看我另一則貼文。

今年首爾書展的開幕式,有文在寅總統夫人出席。書展現場還有些特別光景,我就不一一說了,看一下照片比較容易明白。

尹哲鎬會長星期五請我們午餐的時候,說過去幾年首爾書展有些消沉,但今年做了許多改革後,進場人數已經是去年的兩倍。等到周末,人潮會更多,成長應該會更明顯。

今年台北書展基金會舉辦台灣館,做法與成果也與往年不同。我們今年有補助五位版權人員來參展。所以除了出版社專區有十家,參展的書籍來自四十五家出版社之外,親自來參展的出版人多達五十人。

台灣館的版權洽談桌,幾乎可以說一直是滿的。過去幾年參加首爾書展的基金會同事涂文貞說:以往台灣同業來,去購買版權的時候比較多,但今年顯然有比較多的時間留在展位上推薦自己的版權。

我自己這次就認識了智藝國際的品牌總監王君竹,她們公司專門以國外市場為目標,開發結合繪畫作品的手帳,這次更同時推出繪本書。王君竹還給我看了她們正在申請專利的一種特殊手帳。

今年因為台北書展基金會趙政岷董事長無法來參加首爾書展,因此我也代他主持了我們和KPA 合辦的 Happy Hour Party。文化部人文出版司朱瑞皓司長和陳毓麟科長也有來出席。

KPA會長文哲鎬有兩家出版社。其中一家是「社會評論」。

KPA會長文哲鎬有兩家出版社。其中一家是「社會評論」。

Party出了點驚險狀況:韓國的承辦單位記錯日期,以為是第二天的活動,結果到了時間我們只好臨時先買果汁代打,幸好這個承辦單位火速動員,總算在晚了十五鐘的情況下開始了 Party。

事後外國朋友告訴我們才知道,今年整個首爾書展只有我們台灣館有辦 Happy Hour Party。所以如果我們也沒辦的話,大家就什麼吃喝都沒了。顯然這次是台灣拯救了世界。:)

在Party 上新認識一位日本朋友,他去聽了我用韓語講的那一場,說是不知道我韓語這麼好,並可以聽得出我越講越順。這樣算是讓我小小虛榮了一把。:)

我也接受了KBS 中文部的訪問,談我看到的首爾書展之外,他們也要我談談書和夜晚的理論。

星期五快離開的時候,我和夏曼.藍波安在台灣館初次相逢。他在星期六有一場演講,主題很有意思,是「海洋自然和文明的衝突」。可惜那時我已經回台灣,聽不了。雖然初識,我和他談得很投緣。他講他用漢語寫作的情況,以及寫作規律,很想有機會去藍嶼跟他體驗一下。

這樣我忙到周五傍晚,就去跟中學同學吃了一大頓,還加一碗炸醬麵去了。(如昨天所貼。)

此刻我已經回到台北,整理這次書展的情況如上。明天再介紹一個書展以外的特別光景。

相關貼文:

【聽完限韓令,看到4,103人】http://bit.ly/2sm3n8p

【暫停一下,吃碗炸醬麵】http://bit.ly/2rqE6Zq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