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2+2=5

2016/10/10 — 15:47

剛和一個在元朗開小型街坊補習社的阿SIR食飯,談及早前又有學生自殺,這次是讀設計的學生。

呂SIR:「真係好心痛,一個都太多⋯⋯」

因為自己做設計,反應可能有點大:「喂,佢俾人撕工課姐,我地俾D客撕工作撕咗十幾年啦,唔適合讀設計咪讀其他野囉⋯⋯」

廣告

對話還有很多內容,呂SIR最後用一句總結:「我地做教育唔應該汰弱留強,應該要做細路既後盾。」

對,這就是教育。

廣告

2+2=5不是想談Radiohead,而是呂SIR給我看的這套短片名稱。

這是套表達當權者利用教育控制社會思想的短片,一個阿SIR在黑板上寫上「2+2=5」,跟面前的大群低年級說:「這是對的」,一個英勇學生挑戰阿SIR:「二加二等於四才是對的。」然後阿SIR找來大群高年級來確定「2+2=5」的這個答案,英勇學生依然堅持真正答案,最後結果請自行看短片。

又有個阿SIR在黑板寫上:

9x1 = 7
9x2 = 18
9x3 = 27
9x4 = 36
9x5 = 45
9x6 = 54
9x7 = 63
9x8 = 72
9x9 = 81
9x10 = 90

全班大笑,笑阿SIR的錯,然後阿SIR對全班同學說:「這就是你們將要面對的社會,就算我對了九次,都會因為我錯一次而成為笑柄。大部份人都只會看見別人的錯誤,而不會讚揚別人對的事情,你們要學習的是要常常保持堅強面對別人的取笑和批評。」

同樣是教育,同樣引用錯誤的例子做教材,但不同教育者的動機可以有不同結果。

在這個Google的年代,有什麼知識不能在網上找到,那還為什麼要老師?我覺得真正的教育不只是要令學生知識上的增長,是要令學生學做人。

這個呂SIR主要教小朋友奧數,空閒時會幫學生補習。次次傾談大部份圍繞現時的教育制度,如何可幫學生等問題。老實說,有點悶,食飯就風花雪月下啦。

有次晚飯途中用Whatsapp回答學生問題,我不耐煩地問,你而家上緊堂定食緊飯?

「個學生做到而家十點幾仲做緊,我遲半個鐘答佢,佢就訓小半個鐘,都係因為而家既教育制度⋯⋯」

又講一次。

做補習的,只要有心,都可以幫助學生,就如他常說的理念「不用強迫學生,不做學店,用我的方法令追唔到現時變態的香港教育制度的那些學生由不合格變成合格。」

用這個理念開補習社的人,我覺得絕對有資格稱為「老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