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99% 的快樂

2015/11/6 — 10:10

Premnath Thirumalaisamy / flickr

Premnath Thirumalaisamy / flickr

曾經教過一位孩子,在此就稱他 Bryan 吧。他聰明乖巧,四歲的他很愛嘗試,即使失敗了也會記得我說過的話:「答錯問題不要緊,最緊要嘗試,對嗎 Ms Yu ?」我笑著點頭。他會笑眯眯地拉著我手回應一句 "Ms Yu,I love you." 這孩子有種能迅間把人心融化的本事。

孩子通常都創意無限, Bryan 的特別之處,在於他會肯把所有天馬行空的想法說出來。所以在他的世界,吹波糖可以長在樹上、下雨天掉下來的雨點可以是棉花做的機械人(他指因為真的機械人太硬太尖,如果從天上掉下會使人頭破血流)、地板可以是永遠不破的氣球。與這樣聰明的孩子傾談,腦筋轉慢一點也跟不上那些千變萬化的念頭。Bryan 早就試出我是個不介意他說傻話的老師,所以一有新的鬼主意就會跑來跟我說,我亦樂意奉陪到底。

到 Bryan 五歲,升上 K3 了。我再見到他,發覺他眼裏面的那閃爍消失了。我拉著他的手說話,他的語氣竟然變得客客氣氣的——是我最害怕那種唯唯諾諾的面試腔!為了逗他,我告訴他我看見一隻紫色的小兔在在我家窗前飛過。他終於笑了,但卻回應我一句:「 Ms Yu ,你真傻,兔子是白色的,而且牠們不能飛啊!」聽罷我洩氣了。

廣告

於是便直接問他:「Bryan ,你快樂嗎?」

他竟然猶豫了一下,然後說:「唔…… 50% 快樂!」

廣告

(才沒有見他兩個月,他原來已經學會百分比了。)

我回答:「只有 50% 啊?那餘下的 50% 在哪裡?」

他眨一眨眼,微笑著說:「我跟你上課的時候便是 100% 快樂。」

我心頭甜了一下,喉嚨卻隨即變得酸酸的。我再刻意追問:「那在家呢?在家時有 100% 快樂嗎? Ms Yu 一回家便 100% 快樂!」

他又認真地想了想:「唔……我可以悄悄地告訴妳嗎?」我於是把耳朵靠近他,讓他告訴我:「我回家時覺得有 99% 的快樂。」

「為甚麼?那 1% 跑到哪裡去?」

然後 Bryan 好像有好多話要說,卻詞不達意;畢竟他只有五歲。我其實知道一點內情,於是問他:「是不是要上好多課?有好多事要做?」他立刻猛點頭:「對!你說得對!就是這樣!不知怎地,一回到家我就好像很忙、很難、很辛苦。」說畢他仍臉帶笑容;我聽罷卻久久未能釋懷。

是誰奪走了他那 1% 的快樂?

學校與家原本是童年的避難所、是孩子儲蓄快樂之地;童年可能是人生中唯一可以經歷 100% 快樂的階段。但原來現在連幼稚園的孩子,在家在校已找不到 100% 的快樂了。孩子還小,他們不會抗爭、不會反對,只會跟著做。不需太久,他們會找到新的避難所;發現只要躲在一切預設的功課、練習與試卷後面,努力做、不犯錯便叫做安全。

雖然好像很忙、很難、很辛苦,但總好過犯錯給責罵好 — 這感覺似曾相識嗎?— 沒錯,他們根本還未好好長大,卻已經要如成年人般消磨日子了。

一個五歲孩子用僅有的詞彙說的那句「很忙、很難、很辛苦」彷彿是代表香港小孩對教育制度的控訴。他們不懂得在甚麼公聽會上說出修飾過的的演詞、也未有能力主動參與請願反抗,就連說「很辛苦」的時候也未懂皺眉。他們的聲音是多麼的弱少,一下子便會被我們成年人的喧嘩聲淹沒。所以這句單純的「很忙、很難、很辛苦」我們要聽到,因為這就是香港教育出錯了的最有力證據。

我們的孩子配得 100% 的快樂,1% 也不能妥協。

相關文章:
為孩子留白已變成罪過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