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 餐配 B 餐

2018/10/15 — 19:02

資料圖片,來源:Rosie Ann @Pexels.com

資料圖片,來源:Rosie Ann @Pexels.com

做英國留學顧問這一行,不時目睹這一代香港男女升學讀書可歌可泣的戲劇。

本來讀同一間學校,差不多的起跑線。一個叫 Ben,一個 Alice,我向他倆介紹英國的寄宿學校,他們歡天喜地手牽手去留學了,幾年前,我看着他們的背影,暗暗送上祝福。

哪知道他們讀書的成績,跟他們英文名第一個字母一樣,Alice 的 A level 考到全 A,進入牛津大學讀法律;而深愛她的阿 Ben,只考得三個 B,也去了牛津,不過卻是 Oxford Brooke’s — 同樣在牛津城的一家叫牛津布魯克斯的大學,修讀心理學。我曾經安慰他,別氣餒,讀書是一樣的。但他在 Facebook 受不了朋友同學的揶揄,與牛津大學 Alice 的學院隔了幾條街,最初去接女友放學, Alice 四周望望,還會走過來與他一起同行。過了兩個月,可能階級有別,Alice 開始不回他的 WhatsApp。

廣告

要來的終於來了,Ben 心想,一面在心中落淚。

同樣是男仔,我一直站在 Ben 那一邊。我告訴他我去英國讀寄宿學校,也不是入了 Eton,我讀的大學也不是牛津劍橋。但是 so what?我告訴 Ben:我現在的滿足感,甚至收入,比許多牛津劍橋畢業的香港朋友都高。

廣告

I mean 我無意炫耀什麼,只是想向這位半途遇到一點挫折的香港同學仔講一點人生的小道理。

當 Alice 考入牛津的一天,你自己可主動提出分手,看看她反應如何。如果她對你一片堅貞,不難想像會含淚抓着你阿 Ben 的一隻手,搖頭哭問:「點解?我到底做錯了什麼事?」並告訴阿 Ben:最多她不進牛津了,降格轉來牛津布魯克斯,同甘共苦,與他一起同校讀書,到時你會心中暗喜,反過來告訴她「別要傻,一切以學業為重。」

但如果這個女孩子完全沒有反應的話,Ben 大可抱著心理準備。始終大部份的情侶,進了大學,是與中學初戀分手的熱門階段。

Oxford Brooke’s 沒有充滿氣質的女生嗎?我不相信,因為據說女孩子越漂亮,智商越高,如果這條方程式成立,Ben 應該在他那一家另類的牛津大學找到比 Alice 更風情萬種的女朋友。但可惜,Ben 卻是一個死心眼的純真青年。

這一切,又教我說什麼好呢?第一個學期他風雨不改,天天走到牛津大學門外和她的宿舍窗下那片青草地苦苦等待,孤零零地窺望,要勞煩牛津的保安人員幾乎報警。

都是「要贏在起跑線」這句口號害死人。兩年過去了,我再見到 Ben,他已經走出這片陰影的低谷,他在牛津布魯斯連續兩年成績都是一級,他很有信心地告訴我,為了爭一口氣,他準備報讀牛津正式的心理學碩士課程,雖然到了那一年,Alice 已經畢業離開。

我告訴 Ben:「傻仔,如果一級榮譽畢業,還需要付學費去牛津讀碩士嗎?我介紹你申請哈佛耶魯的獎學金,將來,Alice 會是一個女強人,但或許她仍然獨身,而且不快樂。」

去大西洋的彼岸尋找另一塊更翠綠的青草地吧,那時你回頭,將發現在牛津那三年是多麼的傻,多麼的天真,雖然你已經將最純真的心挖了出來,埋在那扇午夜還亮着燈光的窗口對面的那棵小樹下。一切都如詩似畫,你終會忘記她的名字,將來很快你買第一隻獨一無二古董 Paul Newman 勞力士給自己,在那間古董拍賣行,你會發現,那時你有了自己的事業,牛津的歲月,不管那一間學校,都離你遠去,但這時在倫敦窄巷這家古董錶店向你拋媚眼的那位文清女神,竟然有三分像她,而且很巧合地,也叫做 Alice。

 

原刊於 Britannia Study Lin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