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After Taste

2015/12/15 — 8: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每年未到聖誕,已經有很多朋友約定飯局。

年尾會去旅行,所以留在香港的時間不多,不可能每個飯局都畀面出席。

但有一位同事搞的飯局,次次都必定賞面。

廣告

就在這裏叫他做 Julian。

講到飲酒,除咗勉強噏得出幾個出名酒莊名,同埋拋一啲畀人用到濫嘅形容詞,例如「好 fruity」、「唔夠 dry」之類,其實我真係乜都唔識。幸而有這位同事,讓我這個才疏學淺的門外漢,都喺兩年前學人整咗個 mini wine cellar,存放咗好多支靚酒,全部都係佢介紹。

廣告

Julian 飲酒有幾叻,可以引述兩年前一次飯局經驗證明。嗰次飯局,唐唐係座上客。食到咁上下,我都唔記得 Julian 講咗啲乜嘢,唐唐就即刻好大反應,指住 Julian 話:「嗱,佢就識嘢啦!」由嗰刻開始,唐唐就捉住 Julian 係咁講酒,指住餐廳個 wine shelf ,逐支紅酒問佢意見。唐英年同你講酒,即係傅家俊請教你篤波。

如果唐唐係香港紅酒王,Julian 絕對稱得上係紅酒小王子。

今年 Julian 嘅飯局,喺灣仔某間餐廳搞,啲嘢絕對好食,配埋 Julian 開嘅酒,bestest experience。「近排有咩好酒介紹?」其中一位朋友問王子。Julian 呷一口紅酒,然後指著他旁邊的酒瓶,「就呢支啦」。

呢支酒,佢話佢買咗一箱,如果我哋有興趣,原價賣番畀我哋。通常 Julian 介紹靚酒,都會講吓支酒係乜嘢來頭,來來去去都係啲酒莊歷史,佢講完我多數都唔會記得,唯獨是這次例外。

話說,有一晚 William Lauder 請食飯。

William Lauder係乜水?當然係Estée Lauder嘅後人。

飯局其中一位座上客,是 CNBC 的資深記者。如果 William Lauder 請你食飯,我諗你同呢位 CNBC 資深記者一樣,只會苦惱一個問題:買啲乜嘢畀主人家好?人哋身家億億聲,飛機都有幾架。要買嘢畀一個乜都有嘅人,係世界上最頭痛嘅事。

最後,呢位記者「求其」買咗支紅酒畀 William Lauder,只係一支價錢好普通嘅紅酒。

飯局之後的兩星期,記者收到 William Lauder的親筆信。

William 說,這是他喝過最好喝的紅酒。

更有傳聞說,William Lauder 用了 unreal 這個形容詞。唔係話支酒假,係話支酒好飲到難以置信。

如果 William Lauder 真是這樣說過,呢支酒,真係抵飲到極點。

酒莊的名字是 Alion,問題是,連紅酒小王子都唔知 William Lauder 飲嗰支 Alion,係乜嘢年份。不過佢嘅推介係 2006 年,六百蚊有找。

六百蚊買到 possibly the best wine William Lauder has ever had,淨係飲呢個 story,都夠晒 after tast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