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Benjamin Franklin 的炸豆腐

2019/2/26 — 18:13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這是一個營銷的故事。

營銷,是怎樣講故事。

以下,是一個怎樣講故事的故事。

廣告

我今次美加之旅,以美國立國史引路,走過革命思想萌芽的 Boston,遊過截然不同的 New York 和 Washington DC,今日選擇快閃 Philadelphia,集齊全套首都。

參加本地導賞團 Founding Father Tour,隔世執立國之父的腳毛。一口氣訪 Benjamin Franklin 故居、掃 Declaration of Independence 簽署人墓地、敲 Liberty Bell 幾下(隔住嗰塊玻璃)、進 Independence Hall 幻想。二百多年前,一班人在這裡喪叫「美獨萬歲」,而當時有大群親英 Loyalist(那時候叫 King’s Men),嚇到屎都標埋認為美獨不可取。這個狀況,感覺似曾相識。

廣告

途經 George Washington 與 John Adams 兩任總統曾住過的 President’s House 遺址,即 18 世紀末的開國時期「白宮」。導賞員說原建築於 50 年代隨城市發展而拆卸,這麼重要的歷史見證,因近代人的愚昧而消失,說到這裡,與同團的美國團友一起深深嘆息。那一刻,我想安慰她們,論發瘟輕率整爛自己文物,有個癲妳地一千倍的國家,make a guess, It starts with letter “C”。這個國家成日想超英趕美,而在破壞文化這「成就」上,妳哋尾燈都追唔到。

導賞結束,我問有什麼餐廳推介。導賞員說了可以直接用來做廣告文案的一句話:「Not sure what you want to eat. If you want to taste the meals of our founding fathers, go to “City Tavern”.」

花了大半天尋找立國之父的足跡,我抗拒不了更進一步了解立國之父的口味。

這間 City Tavern 餐廳,是 Washington 等開國元勳的飯堂蛇竇,美國第一屆大陸會議時,與會者已專㨂這裡醫肚。餐牌有餐廳歷史介紹,文案都唔嘢少:「1790: City Tavern becomes the unofficial White House of the new capital.」

可惜 19 世紀原址被火燒毁,直到 1994 年由 Chef Walter Staib 將餐廳重開,認真研究考證重現當年菜色,更在 PBS 主持 Emmy Awards 得獎節目「A Taste of History」。

一入門口,侍應全部 18 世紀仿古裝束,裝修擺設穿越時空。埋枱,點蠟燭,銅杯裝水,銅盤裝包。而餐牌,才是營銷精粹所在。

普通一塊 Pork Chop,故事水蛇春咁長:

In the 18th century, preserving meats by curing them in salt & then smoking was necessary to survive the long winters. This dish, reminiscent of ham, is a classic example.
Salt cured & smoked, imported Hengstenberg sauerkraut, mashed potatoes, Dijon mustard.

最頂癮的是,在這間高級西餐廳,我被精彩的故事營銷術,導我叫了一客炸豆腐。

餐牌咁寫:

Fried Tofu

In a 1770 letter to Philadelphia’s John Bertram, Benjamin Franklin included instruction on how to make tofu.
Sally Lunn breaded fried tofu, spinach, seasoned vegetables, sautéed tomatoes & herbs, linguine.

麵包盤搭了兩塊普通過嘉頓雜餅的餅乾,又是餐牌令它得道成仙:「Sweet potato biscuits — Thomas Jefferson’s favorite!」

想點飲品,餐牌上有頁「The Ales Of The Revolution」,其中的「Colonial Ale Sampler」,一次過讓你品嚐開國四元老當年的釀酒配方。

是 Marketing Gimmicky 無疑,不過全店幾近滿座。睇網上評價,近乎清一色大讚 Concept 一流。

至於食物,則見仁見智。而我,若果搭時光機返回古代,群埋 Washington、Hamilton、Revere 這班人一齊玩立國,應該會瘦。

但埋單俾錢,覺得自己體驗了一班美獨份子的反叛口味,還是相當值得。City Tavern 的 Marketing 手法,讓我食出超越味道的價值。

是時候重覆文章的第一句:

這是一個營銷的故事。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