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hapter 5.1:故神

2016/8/8 — 23:49

圖片來源:macchi flickr 圖片

圖片來源:macchi flickr 圖片

時間似是靜止了一會兒,我嘗試再把視線投射到葉生的臉上,只見他目光清澈,神情閑淡。

「我都未入正題,你咁快就畀個諗樣我睇?」葉生幽幽道,嘴角略略揚起。

給他這樣一說,我更不懂如何反應過來,半晌後才緩緩苦笑問:「咁唔知正題係乜嘢呢?」

廣告

葉生仰頭想了片刻,好像在嘗試組織一句合適的開場白。「係喎,」他忽然打開旁邊的抽屜,取出一張名片,再單手把名片遞到我面前,「我好似都仲未同你講我公司係做乜嘢㗎呵?」

我很自然地半站起來,微微彎腰,雙手接過葉生的名片。「都大概有啲 idea。」

廣告

「你知唔知做我哋呢行,」話音剛落,他又側過頭想了想,「唔係,其實唔只我呢行,做 i bank、wealth management嗰啲都係差唔多,最緊要識 sell 一樣嘢……」他看著我的眼睛,好明顯是想在繼續說下去之前,由我先給他一個答案。

我對金融行業僅有嘅知識係嚟自嗰位姓葉嘅專欄作家,雖然好多人話佢都係九噏當秘笈,不過喺呢個關鍵時刻,我選擇姑且信嗰位作家一次,因為記得佢講過,做佢哋呢行,最緊要唔係識得 sell 個 product,而係……

「識得 sell 自己。」我喃喃道,感到自己手心冒汗。

葉生搖搖頭,但並未立刻賜教,而是往案上那個巨型電話上那幾十個按鈕之中的其中一個按了一下。「Nicole,叫歡姐沖壺茶入嚟,兩個杯。」電話擴音器傳來一聲「知道」,葉生回了一句 thank you。

「Sorry,頭先講到邊度?」

「Sell 自己。」我坐直身子說。

「都錯唔晒嘅,」他把尾音拉長了一點。「喺街邊見到嗰啲帶住個 headset 去 sell 阿婆買壓力真空煲嘅阿叔,某程度上都係 sell 緊自己。」

我漲了臉,心中暗罵那個作家,現在終於知道這個所謂 private banker 原來只係停留喺「賣壓力真空煲」嘅層次。

「On the highest level,and I really mean the highest of all levels,」葉生忽然轉咗 channel,身體微微向前傾,緊盯著我雙眼,眼神沒有一絲波亂,「people sell a story。」

我頓時雙眼一瞪,有種恍然大悟嘅感覺。其實唔係恍然大悟,而係似曾相識。以前讀 law 嗰陣都有 lecturer 講過,the one who sells a better story to the jury wins the case。那當然,葉生的一腔牛津口音,再配合眉宇間不禁流露的傲氣,說起來就確然比那個 lecturer 更有說服力。

葉生還未說完:「And there is nothing more powerful,叉叉叉叉,and 叉叉叉叉than a good story。」

雖然我係法律系畢業,但英文嗰科其實得個 C,係畀 listening 拉低咗啲分。嗰刻我根本聽唔到 powerful 後面嗰兩個字係乜。很久之後,才有機會跟葉生查證,原來他全句是說:「And there is nothing more powerful,captivating,and contagious than a good story。」

沉思片刻後,我狐疑地看著葉生問:「多謝葉生教識我多一樣嘢,咁但係……」

有人敲門,我和葉生向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望過去。

一位容貌慈祥的女士端著一個放有茶壺和茶杯的盤子,笑意盈盈的走進葉生辦公室,然後慢慢把盤子放在我和葉生中間。

「唔該晒歡姐。」葉生恭聲說。

「唔該歡姐。」我緊接著。

「唔使唔該,」歡姐的笑容可親。「焗多陣先飲呀。」

「知道。」我和葉生幾乎同步說。

歡姐轉身離去後,葉生便問:「獅峰龍井啱唔啱?」

「啱啱啱。」我連望回應道,心諗,其實我唔識飲茶。

「其實我唔識飲茶。」葉生說,嚇得我額頭冒汗,以為他懂得讀心術。

我不由自主地「吓」了一聲。

「我真係唔識飲茶,」葉生悠悠笑說,沒有理會歡姐的叮囑,拿起那個茶壺,給我斟了一杯,也給自己斟了一杯。「But I like its story。」

我好奇地瞧著葉生,願聞其詳的意思不言而喻。

「獅峰、龍井,just imagine,」他端起茶杯,凝視著從茶杯飄起的輕煙,稍稍壓低聲線道,「一隻獅子……企喺一個山峰上面……而嗰個山峰……又有一個……住咗一條龍嘅水井……個 story 係咪好正?」

好一個無厘頭的畫面,就算我唔識飲茶都知道獅峰龍井唔係咁嘅意思。我開頭實在掩不住自己 O 嘴的反應,但想深一層,葉生這個生安白造的意境,又確是不知不覺地讓我對這杯獅峰龍井的興趣油然而生。

簡單嚟講,他說的故事對我起了作用。

「Do-zo,」葉生又轉 channel,這次是日文。我立刻拿起茶杯,跟葉生隔空一碰,再一飲而盡。起初沒有什麼特別感覺,但當我輕呼一口氣的時候,發覺有種怡人的甘香縈迴口腔,讓我繃緊的神經開始鬆弛下來。

「咁今日嘅正題係唔係 how to sell a story?」我微笑問道。

葉生淺淺地回了一個微笑,但半秒後把這個笑容完全收起,眸色幽深,冷峭地說:「唔係。」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