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Cooking Shit 鉅獻:瑤柱蒸水蛋

2015/8/10 — 11:20

前排書展,喺創造館嗰攤位見到同系〈榮式住家飯〉嘅作者兼夫妻波士同楚榮(楚榮係女人嚟)。吹咗兩句水,我拎起佢哋本《榮式住家飯:男人都愛住家飯》,翻咗兩翻,跟住問波士:

「呢本書有邊個菜,係弱智、從來唔煮飯嘅人都識?」

波士面有少少難色,跟手去咗問佢老婆楚榮。楚榮打開目錄睇咗睇、諗咗諗,跟手好有信心話:

「三色蒸水蛋啦,真係弱智都識煮。」

我即刻睇本書對蒸水蛋嘅介紹,蒸水蛋得六個步驟,三四種材料,似乎喺嗰幾十個菜之中都算容易-佢教嘅梅菜扣肉有十個步驟、咖哩雞翼有十五種材料……諗起都煩。我突然醒起有個平時痴痴哋線嘅朋友前排跟住本書都整到蒸水蛋,於是同佢兩公婆講:

「哦,我呢世仔未煮過中菜,既然你咁講,我就試下整蒸水蛋。

個蛋整得唔好食,你哋就仆街,實喺facebook 唱衰你哋,唱到你哋摺為止。」

語畢,我見到佢哋兩公婆露出驚恐嘅眼神⋯⋯之後書展幾日,佢哋兩個見到我都好似見到鬼咁,完全唔敢同我有眼神接觸⋯⋯哈哈哈哈。

———

同主編講返起呢件事,佢話:「好啊,整呀。整多兩個餸啦,嗱,泰式生菜包、煲湯啦。」

神經病咧,一樣都未整好,咁貪心煮幾樣(其實係懶)⋯⋯於是搵咗個周末同主編喺屋企玩煮飯仔。

去超市買雞蛋、蔥,見到咸蛋同皮蛋,但呢兩隻蛋一盒四隻,即係要買八隻,材料只係要咸蛋皮蛋各一兩隻,買咁多即係我要煮多次或者最終要掉咗佢,於是主編提議用乾瑤柱代替雙蛋(我非常贊成,因為心諗失敗咗,楚榮都可以話係因為我用咗乾瑤柱)。

返到屋企,想開始搞蛋漿之際,發現冇買雞湯⋯⋯^*~*{><+]%<!]*[£⋯⋯又要落街買。我喺度搞蛋,主編就整佢嘅頭抽煎豆腐、煲湯(身邊嘅女人真係好中意煲湯⋯⋯)由六點整到八點幾,終於整好兩餸一湯。呢個「蒸水蛋」仲話係放工快煮……煮飯真係好煩。我已經講咗好多次煩,你可以想像煮飯有幾煩。

蒸夠12分鐘,嗱嗱臨放熟油同蔥花,再食一啖自己蒸嘅蛋:

「好好味呀~~你老味真係好滑好滑好撚滑呀!」

唔係賣花讚花香,真係好滑好甜,完全唔似係第一次煮嘢食嘅人可以整出嚟嘅蒸蛋咁!!嗚呀,真係想流眼淚。

再食主編煮嘅頭抽煎豆腐,夠味;冬瓜咸蛋瘦肉湯,消暑。好快好快就食咗兩碗飯,真係好好味。

雖然咁好食,食完飯先出現最折磨嘅活動……搞搞搞到十點幾,煮飯真係好煩。我好佩服啲返完工,放工仲會煮飯嘅人。

───

個人心得(仆街仔煮嗰一次半次咁大撚把就懶叻講心得):

1. 一定要將蛋漿上面啲泡撇咗佢。我由搞蛋、加雞湯、再加瑤柱(咸蛋、皮蛋),轉碟,每一次都好細心將啲泡忽走佢。

2. 記住用保鮮紙包好先蒸。

3. 控制好時間同火喉。用中大火,四隻蛋嘅份量(即係官方份量)用12分鐘蒸。

好味還好味,實在太花時間,我唔會再煮。

───分隔線───
───分隔線───
───分隔線───

題外話。

講起煮飯,當年《辦公室七不思議事件》我辭咗職之後(呢個故事主體嘅真人真事嚟),有日瞓醒,突然好想去煮中菜,覺得自己煮餸好有天份,好想做一個讀好多書嘅廚師。

於是,我去咗報讀中華廚藝學院。

唔係少林寺個廚藝學院(「中國」廚藝學院),係喺薄扶林嗰間。我估改名條友好中意周星馳套食神。當年同我老友講想呢間學校讀書,畀佢笑鳩我笑到今日。

報咗名、收到信去老練咁遠去薄扶林面試。

呢一幕我呢世都記得。

一間大概三百呎嘅房,我對面坐咗個中年男人:四十歲,面上好多皺紋,膚色好黑;著住一套畢直、乾淨、白色廚師服,袖摺起至手肘。

佢拎起我份填申表,不斷左翻右掀,默不作聲。我望住佢掀嚟掀去,睇見佢雙手充滿灶君賜與嘅疤痕,有大有小,有粗有幼。

過咗好耐,好耐。

「阿史生你之前做金融……」

「係。」

「點解想嚟學廚?」

我想答佢,早排瞓醒突然想學廚。但我講咗個好撚滑頭嘅答案(大概係咁):

「因為我想為香港嘅中餐帶嚟革新。廚師唔係淨係識煮餸,而係可以創新同管理。我希望成為中廚,話畀人聽中廚可以係大學生,廚師可以高學歷,廚師可以得到人嘅尊重。中廚嘅地位可以去到同西廚一樣,平起平坐。」

Sorry,係好滑頭,但我信。如果我同你講面前有一個中廚,一個西廚,再畀以下字眼你:

「賭馬賭波」「白色廚師服」「有學識」「有禮貌」「食煙」「粗口爛舌」「著住水鞋」「打老婆」「講英文」

你再自行配搭落去中廚同西廚度。我唔係歧視佢哋,而係大家對中廚嘅觀感,一直都係咁差。有楊貫一、熾哥、周中、鍾錦(已故東海酒家廚神)、陳東(已故)又點?大家仍然係覺得讀書唔成,爛賭爛滾爛飲嘅人先去做中式廚房佬。

好啦。咁我覺得你開間學校畀人學廚,梗係想要啲人有志氣、有目標,既然覺得可以改進,自己又有興趣做中廚,咪照講我心中嘅嘢囉。

中年男人聽完我講,有啲驚訝。諗咗一諗,佢答:

「嗯……做金融同做廚好唔同。」

「屌!我夠知唔同啦!一樣使春嚟報名學咩?」

我忍得好辛苦先忍得住啲粗口,答佢:

「明白,所以我希望喺度返學,學廚。」

答得咁壓抑,你知道點解有九成嘅香港人都有精神同心理問題未?

佢聽完,搖搖頭。

我唔撚明佢搖乜嘢頭,我自問己表現出最大嘅誠意同耐性。

「你返去等消息。」

呢句唔係劇本對白嚟……最尾真係有消息,而個消息,就係佢拒絕咗我。

就係咁,香港就失去咗一個好靚仔、好型,又高學歷,煮餸有天份,有創意嘅中式廚師;

而呢條友啱啱照本《榮式住家飯:男人都愛住家飯》,用咗兩個鐘,蒸咗次水蛋,而即使成功,佢短期內都唔會再煮。

完。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