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ay 1:我不明白為甚麼你會選擇東京?

2015/6/21 — 19:48

從成田機場到東京,我終於找到了,離開香港之後,另一個以速度聞名於世的城市。乘車的人,下班的人,購物的人,從他們的手腳動作,我彷彿看到平日自己在香港趕忙的影子。很多人去旅行,喜歡去日本,日本又最常去東京,但我看到絡繹不絕的人潮,喧鬧無止的聲音,我慶幸自己選擇了在鄉間留滯。

忘了從何時開始,我去旅行很怕到大城市。如果可以選擇,在台北和台南之間,我會傾向後者。旅行,到底是為甚麼?每次出門,無論緣由,我都會問自己,離開是為甚麼得著?彷彿,風光人情不再重要,只在於一道裂縫。

在香港工作生活,那種逼迫的氛圍,叫人周一到周日都緊張兮兮。軀體是離開了辦公室,但心情仍然難以放鬆。這也大概說明了甚麼香港人,只要有長假期,一般都往外跑的現象。走出來,我們才找到透透氣的時間和空間。其若是,我們出遊大概就是要尋找不同,而不是在熟悉的場景發現不一樣吧?如是,我更找不到到訪東京的根據。

廣告

東京,至今我只去過車站,沒有到大街小巷認真的走走,然而從車窗望出去:那些閃動的招牌、人來人往的過路線、密密麻麻的住宅……片刻的東京印象,原來是一個「人竇」。這,也不難理解。一如世界各地的大城市(或首都),集中了商業活動,自然也吸引居民紛至沓來。作為亞洲第一大都會,東京自是一個充滿機會充滿人的地方。然而,同時也因為是國際都會,人流、品牌的高度全球化,讓城市景觀趨同。每當我見到「無印良品」的朱紅色招牌、黑夜中發亮的 7-11 燈箱,心情總會糾結。一方面我高興,在語言不通的城市裡,找到熟悉的影像,形同大海抓住了浮木;另一方面我感傷,怎麼我明明離開了,卻又好像跑不掉,不要消費好不好?

登上新幹線,列車往日本島的西北出發,窗外的高樓很快就換成平房;平房很快又變成農田;農田之後是隧道跟著隧道,那種感覺有如數年前從高雄坐莒光號到台東一樣:沿著鐵路一直走,拐出不一樣的風景。在越後湯沢下車,步出小小的車站,不到晚上九點店鋪已經關得七七八八。依著山邊走去下塌的地方,一路燈光稀微,伸手不見五指的感覺,似曾相識的不安──是湖南少數民族的山區。你怎麼想像到這裡是日本?對,日本本來就這樣子,只是我們截取了東京和大阪,就以為那是一個現代化到飯來張口的國家。其實不,地理上的距離,是時間的維度,只是習慣於 1,104 平方公里概念的我們難以想像。

廣告

漆黑一片的鄉下夜晚,一個人一個房間,沒有工作也沒有娛樂,很虛白,卻又很享受。真的可以靜下來了嗎?靜下來就可以重新開始了嗎?我再次期待明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