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ay 3:路邊野花的 dos and don'ts

2015/6/26 — 15:18

曾經是全國農業最旺盛的地區,如今仍然是日本著名的稻米種植處,越後妻有一帶的居民,似乎對植物有一種無法分割的情懷。車子一路駛過,我們見到無盡的農田之外,家舍門前很多人都種了些小盆栽。太陽菊、百合、牽牛,甚麼品種都有,家家戶戶拼湊起來,算是一道美麗的風景。區內的植物數量之多,讓我驚訝,問故:「是大家自發種的嗎?還是政府規劃的?」

對方是一名在越後妻有土生土長的日本人,她一面奇怪地否定,彷彿反問我怎麼會這樣認為。

廣告

種甚麼比較好,當然是在地人比政府官員清楚吧?所謂「綠化」,實際只是改變了市民的日常景觀,又有幾多與決策官員有直接關係?然而,諷刺的是,香港的綠化是規劃的結果,種植也不見得由市民自決。即使你生活在香港,也許不一定都聽說過,原來每一區的花都有主題。政府定期為各區挑選「主題花」,假設 2015 年第四季大埔要種大紅花,原來的植物會移除,迎來的新成員也只有單一家族。有朋友曾經把吃完的龍眼核子掉到花槽裡,陰差陽錯地長出了芽,成為小樹。生命茁壯成長,應該是值得慶祝的事吧?然而,有一天小樹被發現了,即使它沒病沒痛,還是給鋸走了。

廣告

我今天在車子上也是這麼跟大家說,日本和台灣的朋友都「O 曬嘴」。對呀,我們的城市就這麼荒謬!

不和諧,違反主題,就被剷除。雖然它只是一棵小樹苗,也總得是生命呀!而且,從植物延伸思考,原來我們那麼著重標準化、統一化的嗎?那麼跟機械生產又有何異?在鋼筋和水泥的都市裡,就長不出一點人情趣味嗎?

「我們沒有民主,可以還有自由。」香港人喜歡這麼說,我也常常這麼覺得。今天看著日本鄉間小花到處開,家家戶戶自發種盆栽,突然覺得我們以此為傲的「自由」到底在哪裡?我們城市容不下一棵樹,也許是因為我們沒有那種生活品味,也沒有那些美感追求,更準確的可能是,我們根本沒有注意這些日常的小節。

心眼,還沒有開,只見遠方一座大山,而不見面前的一株小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