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ay 4:如何證明自己不是「仆街妹」?

2015/6/30 — 16:16

「撞車哥」,乃指大陸地區常見的一種賺快錢手法,事主只需要符合藝員訓練班程度的演技,三分投入七情上面,技術性摔倒在車前,及時吐出或塗上血色,即可敲詐大筆金錢。這些類似「特別的搵錢方法」日漸流行,成為地區特色之餘,也麻木了市民的心。是故,大家見到地上生死掙扎的人,都會忍痛捫著惻隱的良心,保全荷包的安全,離開事發現場。

當我在日本鄉間仆街的時候,我腦袋快速閃過這些報道。語言不通,非親非故,有幾多人願意伸出援手?孔子「孺子將入於井」的場景,我們知道惻隱之心,是人皆有之。但又可會親疏有別?甚至乘機敲詐發達?

沿著河流一直走,兩旁野花野草都很美麗,卻無故被人剪下,或者只是風太大,給吹到地上。很美麗很美麗很美麗,我本來也只是嘴上說說,後來決定要把它們撿回去。所謂「路邊的野花不要採」,採花姑娘結果就 PK 了。幸好在不遠之處有人居,一面無辜,一腿鮮血,我只懂得說:「あの、すいません、助けてください。(唔好意思,救救我!)」農家說甚麼我基本上不太聽懂,後來他請我到屋內,太太為我處理傷口,又打電話給酒店,請他們開車把我接走。車上,酒店派來的姐姐語氣也非常關切(抱歉我聽不懂),還要將我送回房中才放心離開……

廣告

回到房中,我當然猶有餘悸,餘悸歸餘悸,還是在放空時,想了很多。要是,我仆街的地點在大陸,會不會沒人來救助?又或者,大家會否判定的是「仆街妹」?加上有限的語言溝通,我不知道要是事情嚴重起來,可以去到一個那麼樣的地步──大概可以是失去人命吧?我以為酒店也會因此而收費(開車錢/包紮費,想得出的名目,可以無限多),然而這些一一都沒有成真。我離開時,當日開車接我姐姐還上前來問:「你的腿怎麼了?好了些沒有?」

旅途不一定愉快,跌倒也可以是另一種的深刻體驗。每一道反思的時間,都折射出我個人的市儈和庸俗。但願我會記住這點,回去作出改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