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ear Sandy

2015/5/30 — 15:20

那一天開會之前,竟然在一念素食門外見到你,成個人安定了下來。真的很開心見到一張熟悉的臉和一個相信我的笑容。當我走入 Faculty Chamber,你已經找到你的位置,手裏面拿着我的兩本新書,呀!兩本你都買了,yeah!我感覺到你沒有半點猶豫就把兩本書都買了,你從來就是這樣慷慨!

更有沒有想到你會寫這樣的一個「書評」,今晚本來預定要做的事情,包括預備明天晚上跟周保松的對話,全部都馬上推開,要給你寫一個回應。因為我真的很驚訝:你竟然會這樣來維護我的靈魂,正如你維護自己的靈魂一樣!真的很嚇人。這種維護,當然有點 defensive,卻也令我不得不邊緣回望,為何我總是令自己這麼 vulnerable 呢?以你的倔強又何而來的呢?

我天天得罪人,又常常令人不舒服,這方面你當然不夠我來,但我們共同是過著一種踩鋼線的生活;還有,多年來,我們的人生就是從一個一個 event 走過來的!不是嗎?我們各自搞個很多個社區活動,one after the other,朋友連捧場到覺得很累,我們卻樂此不疲。即是我們有點累,但我們仍堅持要「執自己個look」,沒有打垮自己。我們這種倔強又是怎樣來的呢?

廣告

我的家明擔心我,叫我不要急於出「抗命時代的日常」! 因為自傳賣得這麼好,如果這本書不能做得更上一層樓,他怕我會很失望。他怕很多人 會說:「又多一本雨傘書了」!但我並不介意,因為這的確是一本雨傘書,但它並非是一般普通的書!是我以我最溫柔的心寫出來的文字。這十二萬字,不單是記錄那 79 天佔領及之前之後的生活,而是我作為一條女找到一種屬於自己的語言的一個歷程。這麼多年來,我都是在尋找一種屬於自己的語言,雨傘運動成就了我的願望,我所寫的日記,有很多連我自己都遺忘了,但今天我能見到他們優雅地排排坐重見天日,內心的快樂,不能言喻。

就算只能買到三百本,但我能有你這位讀者,依然會用真金白銀來買我寫的日記,我覺得十分受寵愛,當然也不介意能與 Diane Keaton 同台。其實,我就是你時常鼓勵他們「自發作」的年輕人。而你就是我經常鼓勵她們成為一個 everyday icon 的一條女。

廣告

願我們依然幽默和冒險,直到不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