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em Cheer 廣告

2017/10/5 — 14:30

大學 Dem Cheer 片段,引來洗版與熱議。我看不到 Dem Cheer 有什麼問題,純粹是一種凝聚團結感的玩意,就是要帶丁點低 B 才有趣味。見不少留言說影衰大學生,他們不明白,不學無術而失控胡亂叫囂,如集體喊「殺無赦」,叫腦殘低質;知書識禮而選擇放下身段,aka 認真做柒事,叫莊諧並重。

青蒽的讀書歲月無悔地低能一下,總好過五十幾歲人才在大眾面前弱智一番,像何君堯。

廣告

廣告有時也玩 Dem Cheer,香港的經典案例,是「胃仙 U」的「一二三四五六七,多勞多得。」

外國也有 Dem Cheer 廣告,如世界自然基金會 Earth Hour 活動於加拿大的「Earth Hour Cheerspiration」:

廣告

而當中的經典,應屬成衣品牌 Gap 於 2009 年推出的「Holiday Cheer」。這廣告由一班舞者用 Cheer 表達節日氣氛,Gap 門市員工自發響應,各店自創特色宣傳 Cheer,引發網絡瘋傳。該廣告策劃還有一個互動元素,名為「Cheer Factory Interactive」,讓公眾度身訂造適合自己的 Cheer 傳送給朋友:

Advertising Agency: Crispin, Porter & Bogusky, USA
Executive Creative Directors: Andrew Keller, Jeff Benjamin
Creative Directors: Omid Farhang, Kevin Grady
Associate Creative Directors: Cliff Leicht, Wendy Leicht
Copywriters: Andy Pearson, Chris Kahle
Art Director: Tim Blount, David Gonsalves
Designer: Anders Johansson
Director: Ace Norton
Production: Partizan Production
Producers: Nick Ngai, Lisa Effres
Tech Director: Joe Corr
Programming: Anders Svensson

說起互動,話說回頭,其實 Dem Cheer 的最高境界,是「片 Cheer」,即是兩班學生以 Cheer 互片,看那邊聲勢較強,及較有創意來回應對方口號。

當年讀中大,作為 Year 2 帶新生開學迎新,也是這樣叫來叫去,其時 BBA 有個傳統玩法,是要片 Engine 仔(即 Engineering 學系)。當年兩陣在本部百萬大道短兵相接,雙方開始鬥 Cheer。先來各叫各系的首本名 Cheer,接著進入最高潮的互動環節。

四書院大組長齊集,個個謝檸檬上身,Chok 爆帶領同學:「大家跟我講!」「我講一句你講一句!」

坦白說,有急才的人永遠佔少數。所以若大組長流料,這環節可以相當小學雞。

記得當年的互片情況,是這樣的。

有大組長帶領 BBA 學生,向 Engine 一方大叫:

「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機械人!」

Engine 那邊的大組長,懶有急才地回應:「各位,指住佢地,大家跟我講!」

「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奸商!」

如是者,近千人在烈日當空下,機械人奸商機械人奸商機械人奸商機械人奸商機械人奸商叫了好一陣子。無聊嗎?當然!低能嗎?你想到更好的形容詞?無聊到極,低能到爆,但就是熱血,大家笑笑口地叫,我當時心諗:「喂!好玩係好玩,但好 L 熱。仆你個街你班大組長,幾時叫停?」

我永遠記得,當年逸夫的大組長終於叫停。

這位大組長是我在英華的同班同學,有急才,肯定看不過眼這持續數分鐘而毫無新意的機械人奸商機械人奸商機械人奸商。事隔多年,我今日見到他,也能夠背得出他當年即場 Freestyle 的即興口號:

「各位,我講一句你講一句!」

「奸商可以揸車仔!」

我地全系 BBA 同學,齊整合一地高叫:「奸商可以揸車仔!」

逸夫大組長這時指向對陣:

「Engine 成世捐車底!」

那個 Moment,無人跟著叫。因為 BBA 全員潰散。

笑到潰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