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r. Money

2016/6/6 — 17:51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拜養和醫院所賜,一場普通的籃球比賽,竟然讓我初次體會,跟父母生離死別是什麼感覺。

長話短說,打波嗰陣,唔小心篤魚蛋,痛到 Bill Liu。如果女士唔知乜嘢係篤魚蛋,簡單講吓:手指伸到直一直,個波跌落指頭,是籃球場上的十大酷刑之一。視乎篤得有幾嚴重,有啲人返屋企休養幾日冇事,但我昨天真的不行,痛得前所未有,要立刻去醫院。

最佳損友 Benson 在場邊大喊:「篤魚蛋啫,又唔係省 J,使唔使咁誇張呀。」我沒有說什麼,只是抬起青白的臉看著他。兩分鐘後,我已坐上他那部「從來只是載女不載仔」的白色 GTR,向養和醫院出發。

廣告

為我診斷的是黃醫生。

他最後的結論是,要做手術,仲要係全身麻醉,盛惠八萬大元。人稱維園 Kobe Curry 的葉朗程,即是 Kobe Bryant 加 Steph Curry,竟然要因為篤魚蛋而做全身麻醉手術,當堂三魂唔見七魄。

廣告

雖然不是什麼高風險手術,但畢竟是人生第一次全身麻醉,小弟難免感性起來,想打個電話給正在歐遊的雙親。

「喂。」是媽媽的聲音。

「媽,冇乜嘢,just want to say that I love you。」

「做咩事呀?你唔好嚇我呀!」

「冇事呀。」我強忍著淚水說。「我聽日要做個全身麻醉手術,因為啱啱篤魚蛋。」

媽在那邊忍著笑,叫我睇多個醫生,攞個 second opinion。我掛線後,心裏只是希望媽媽記得我那句 I love you。話說回頭,除了養和,我還可以在哪裏攞個second opinion?香港地仲有邊個勁得過養和?「你試吓搵謝醫生介紹個醫生畀你啦。」Benson 說。這個時候,我們已經離開醫院,去到祥興茶餐廳,作為出生入死的兄弟,他竟然還有心情在這個時候吃菠籮油。

謝醫生是全港第一的心臟科醫生,聞說也是誠哥的御醫。Benson 當然唔識謝醫生,但佢識佢個friend,於是就搵佢介紹咗另一個叫陳醫生嘅骨科聖手。

最後陳醫生醫好咗我,只係用僅僅三秒鐘就醫好咗我,診金是五千,當然唔算平,但比起原本那個八萬大元,只是 chicken feet number。

萬分感激養和的黃醫生,沒有他,我也不會無情情地肉麻跟阿媽說了聲 I love you。有人曾笑言,經葉朗程加持過的人或物,必定會前途無可限量。咦,取笑人嘅,人哋邊有咁叻喎。但萬一我真係有咁叻,咁就一定要喺度鄭重加持一吓黃醫生。

如果我係其他私家醫院,一定爭住請你。開一間私家醫院,都係想賺錢啫。有你呢個咁識診症嘅醫生,邊間醫院咁好彩請咗你,兩年後仲唔主板上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