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Drummer's High

2017/7/21 — 6:10

圖片來源: Thomas Lang @ 2016 香港國際鼓手節

圖片來源: Thomas Lang @ 2016 香港國際鼓手節

【文:馮禮慈】

打鼓的朋友可能聽過'Drummer's High' 這名詞,一般樂迷則未必。'Drummer's High' 者,即從打鼓中得到'High'感覺,'High'者,香港人個個知道是甚麼,即情緒高漲或興奮 ;'Drummer's High'即是從打鼓中得到的興奮或亢奮。

你或會認為這沒有甚麼特別,做自己喜歡做的事自然會開心愉快,愛打鼓的人能夠有得打鼓自然會開心啦,就如愛玩音樂的人有個夾Band會開心一樣。但'Drummer's High'所指的不是一般的開心,而是真正的'High'、真正的興奮。不少鼓手都說自己有這種經驗,所以才有'Drummer's High'這詞。有鼓手說「打完一場鼓之後數小時仍可感覺到那份'High'的感覺!」(Asif Kahn, 'Modern Drummer'),紐約鼓手Greg Fox 則說過「打完一場鼓之後感覺就如放逐了自己一樣,那是世上最美妙的感覺」。 如果你在音樂會途中或與樂隊練習中,突然感到元神歸位、六根通透,所有樂器像打通了經絡一樣時,你大概就感到這種'Drummer's High'了。這種'High'不是鼓手才會感受到的,跑手也會有,所謂“Runner’s high” 是也。不少跑手(尤其是長跑手)在跑步途中或跑完時會感受到“Runner’s high” ,這當中的'High'法大概有一定的共通之處吧?

廣告

'Drummer's High'是否只是一種心理作用?有沒有誇大?'Drummer's High'是真有的。原來,打鼓會令腦內會產生安多芬 (endorphin) ,就跟做運動會有安多芬一樣,安多芬是一種令人感到快樂的分泌 。這是牛津大學心理學家Robin Dunbar 做的研究結果,研究更仔細指出,聽同樣音樂的人得不到相若的安多芬增長,一定要打鼓的人才錄得安多芬的增加。可見不是音樂本身令人快樂,而是要參與---要落手落腳去打鼓,才會得到那種'High'。Robin Dunbar 的研究還告訴了大家:鼓手的Pain thresholds (感覺痛楚的起點)較高,這是指「落多大力量才開始感覺到痛」的比較。Pain thresholds 較高表示較不容易覺得痛,相反 Pain thresholds 低表示很容易覺得痛。Dunbar指一班聽著音樂於琴行賣樂器的人,受到少少刺激就已覺得痛;但打完鼓的鼓手Pain thresholds 較高,沒有這樣容易覺痛。這表示打鼓令人心情愉快、興奮,較不容易受外來刺激影響、較不容易得負面感覺。同時,鼓手們比那班於琴行賣樂器的人情緒更正面、更積極。

如果從事彈琴、彈結他等音樂演奏活動,也能得到High的效果吧?因為玩音樂好有治療功能呀。專研究這方面的Michael Drake說:「功效有很大差別。」Michael Drake是學者兼樂手,出過幾張鼓專輯,著作方面他出過幾本關於鼓擊與心靈及治療的書。為甚麼彈琴、彈結他等效果比不上打鼓那麼高呢?Michael Drake說:打鼓除要求注意力高度集中外,還需求四肢激烈的動作,全身肌肉要作強烈運動和能量高度付出。這表示很大的情緒釋放,包括釋放大量焦慮與壓抑情緒,經這樣的強大爆發後,人自然會得到愉快與清靜感覺。彈琴、彈結他等相比起來,當然也要求注意力高度集中,但身體方面只要求手指活動,不需要四肢與全身肌肉的激烈爆發,所以所能得到的快樂效果就相差很遠。

廣告

Michael Drake的話有道理。我不是鼓手,沒有經歷過'Drummer's High',但我單是在音樂會看鼓手打鼓時,自己都看到High High地了,打鼓的人一定更加High吧?所以,各位鼓手,當你打鼓打到High High地時,不用懷疑自己,那是真正的、難得的High呀,好好享受它。並且告知更多人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