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 Everyone deserves a f'king break away from Hong Kong

2016/1/4 — 13:50

其實我完全沒有想過現在這個時間出遊,只因為聖誕前寫個 Whatsapp 給好友,跟她談談我們一個共同的朋友參選的消息,誰知她說,「不想談這些事」。噫!怎會這樣?她說告訴我她已經人在台北,還會去花蓮的法采。在我正在猶豫要不要和她一起也去找冠羽的時候,她說:「Everyone deserves a f* king break away from Hong Kong! 想不到這句話竟然是這麼 powerful, 我馬上打個電話去訂機票。她還說:「由早到晚要我聽政府說那些話,我已經 burnout! 」馬上連火車票都訂好。

從來沒有跟一群人這樣的在同屋簷下過著團契的生活,總是覺得有點奇怪。我上次來花蓮的時候,完全不是這樣經歷法采時光,現在我知道其實法釆時光,也可以是這樣過年。很多人都把這個地方看作自己的第二個家,所以過年的時候大家都回來了,場面很熱鬧。收到 Alfred 的情信,認識了一對小情侶,好幾位新朋友,Conney 和手井,得到瓊文的親筆簽名。還有,新朋友之中,竟然有些是「何式性望愛」的讀者,她們問及書中一些情節,結果大家又把自己的身世拿了出來講。完全沒有想過會跟他們有這些對話和分享。紫微斗數和塔羅牌,讓大家都把對過去和現在的不安攤在枱上,於是大家又做了好朋友。

因為一向很少放假去旅行,其實我不知道放假是可以怎樣的。朋友相聚,吃吃喝喝, 從一餐飯去到另一餐飯,再加一個除夕 party,中間夾雜着一些 chit chat 和 hea, 又講到身世,這就是團契。可說是有一種輕鬆,因為沒有什麼特定的行程,只是圍爐取暖過日子。大家都說我很需要這一種空間,但我還是苦苦掙扎,要找一種適合的情懷來享受到這一種空間。一直留意著反李國章的任命的遊行,最難頂的是銅鑼灣書店股東突然被消失嘅事。我心中的不安和恐懼,工作的種種壓力,只是在開香檳的 moment, 看到田野時,某一種的互相傾訴,稍稍得到一點安慰,其實我真的不知道及時行樂是怎樣的。

廣告

冠羽叫我無論遇到什麼,「繼續優雅」,停下來時喝一杯咖啡就可以了。阿仰今早又煲了廣東人白粥給我們送別,有粥食粥,只好這樣。Thank you and goodbye!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