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ree Solo》— 以攀岩參透生命

2019/1/29 — 13:37

試過睇一齣戲,完全掌握結局,因為是真人真事,這件事發生之後 18 個月,不放過所有關於這件事的資料,入戲院之前仍然心情忐忑,看的時候心情緊張至手掌盡濕,看完之後身體狀況像完成劇烈運動?

我剛試過,睇的戲是關於 2017 年 6 月,Alex Honnold 單獨徒手攀上 El Capitan 的事蹟,戲名《Free Solo》(這齣戲香港仍未上映)。Free Solo 在攀岩界的定義是,單獨,徒手,無輔助,無安全設備。在 Free Solo 界別,沒有出名的高手,因為都死了。

Alex Honnold 的壯舉被譽為人類運動歷史上最偉大的成就。戲中,另一位頂尖攀岩者,同是 Alex 的攀岩夥伴 Tommy Caldwell 形容,想像這項嘗試的難度等於奪得奧運金牌,但得不到的代價,是死亡。什麼人會不顧生死,追求運動成就?一定不會是這樣簡單。

廣告

我沒攀岩的經驗,也沒打算開始參與。這段時間把我俘虜的,應該是關於生命,關於生死的疑問。我看過很多 Alex Honnold 的紀錄片,以及訪問,他似是一個思考型的人,怎看也不似是一個不顧後果,想做就做,尋求刺激的人。我對 Alex Honnold 的興趣,大至 2017 年 10 月,一個人走去 Yosemite 公園,親眼親身感受 El Capitan 的雄偉,用雙腳行上 El Capitan 山頂,點知被隻黑熊攔路,不過這是另一個故事。

看完齣戲超過 24 小時,我不敢太快下筆,因為這齣戲擁有令人上癮的力量,我已經有再看的衝動。很喜歡這齣戲,因為解答了很多心裏疑問。這不是一齣關於攀岩的電影,而是一齣關於生命的電影。果然,Alex Honnold 不是尋刺激者,頂多,他是尋完美者。

廣告

Alex Honnold 沒有直接解答「點解」— 點解為了達到無甚實質意義的目標,置生命於不顧,但答案在戲中呼之欲出。Alex Honnold 跟我們不同的地方,除了他的攀岩身手,還有他以自己的方式看透生命的意義。

人,總會死,死的方式沒法預計,Free Solo 只是把死亡變得「immediate and present」。Alex Honnold 解釋,「immediate and present」的意思,不是把死亡拉近,而是引發我們把生命活得更有意義。在讀書,工作,比賽,表演的時候,經常有長者或教練對我們說,想像結果與性命攸關,目的是加強我們的投入。但實際上,我們知道這件事與性命完全無關,Free Solo 是少數例外。

Free Solo 的每一步,每一個細節,都影響攀岩者的生死。沒 cushion,沒第二個機會,沒有人幫手,幫自己的就只有自己事前的訓練。這齣戲告訴我們,最難的幾段,Alex Honnold 閉上眼睛,可以唸出他應該怎樣做,右腳搭向那裏,左手大拇指抓住那一點。Alex Honnold 像一個舞蹈者,每一個舞步在他腦海中不停重複跳着,直至完美。

Alex Honnold 知道達致完美,只有一條路,是做好一百個,一千個細節。這齣戲在香港放映,不需要加入「家庭觀眾不可模仿」的警告字眼,因為沒經歷過 Alex Honnold 的訓練,未行到 El Capitan 的山腳,已經嚇呆。Alex Honnold 試過,完成壯舉之前的幾個月,在攝影機之前,攀了一小段路之後,他感到不安,決定掉頭。Alex Honnold 肯定不是「唔識死」,而是非常「識死」,而且在認識死亡的過程中不斷尋求進步。

這齣戲帶出兩個道德問題:一、應否拍這齣戲?拍戲當然有商業考慮,但道德上也值得商榷。在攀岩界,正反意見皆存在。支持者認為讓公眾加深認識這個人,這項創舉,這項運動,是好事。反對者認為這項創舉的難道已經夠高,Alex Honnold 不需要額外騷擾。特別是在攝影機面前,我們有可能做出不應做的事。導演高明之處,是沒有埋藏這問題,反而讓正反兩方公開討論,包括 Alex Honnold 本人的意願。

二、Alex Honnold 的媽媽。Alex Honnold 的爸爸不在世,媽媽是退休教師,她沒反對兒子 Free Solo。很多人對他的媽媽的反應有意見,認為她不應不反對。在家長的眼中,Alex Honnold 的行為是自私。

由始至今,他的媽媽完全信任 Alex Honnold 的判斷。或者,她不但信任,對生與死的看法,她和兒子意見一致。生與死有很多種不同方式,最難的地方,是自己察覺得到。

他的媽媽這樣看:「When he is free soloing, is when he feels the most alive, the most everything, how can you even think about taking that away from somebody?」

2017 年 6 月 3 日,用了 3 小時 56 分鐘,Alex Honnold 成功單獨徒手攀上 El Capitan,做出前無古人,應該後無來者的創舉。我解答不了「自私」這個問題,但可肯定這不是魯莽向死神挑戰。因為 Alex Honnold 的紀律,訓練,對細節的執着,對生命意義的看法,我們擴闊了人類極限的想像。

《Free Solo》海報

《Free Solo》海報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