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Futura、Avenir: 激進靈魂的釋放

2016/3/30 — 16:46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Futura 曾經是最前衛的設計--幾何的構造,後來因為視差問題嚴重才略做修改;配以羅馬圖拉真柱(Trajan Column)帝皇比例的大草,劃時代的概念在二戰後激進的歐洲紅極一時。然而風格強烈的設計,也代表時代背景一變,便會立刻過時。如果把 Futura 用在《2001太空漫遊》標題,感覺便會顯得笨重、土氣,與「Future」背道而馳--這讓人感覺很可惜。

把「Futura」靈魂解放的設計:Avenir,是歐文大師 Adrian Frutiger 設計身涯的最後期作品。在他的自傳《Adrian Frutiger – Typeface.》有提到,Avenir 是最能夠代表他性格的作品,從 O 的線條和造形,他看到自己的性格,也看出在他眼中的完美線條。

資料圖片:Adrian Frutiger

資料圖片:Adrian Frutiger

廣告

Avenir 是法語「Future」、「未來」的意思,它的定位在名字上已經說得一清二楚--跟德語的 Futura 剛好相對。相比 Futura,Avenir 聚合了 Frutiger 先生多年來對視覺修正處理的所有精華:線條細緻地柔化、人性化,字母的比例重新調度,比起 Futura 更舒服自然,總之是「Frutiger 的比例」。感覺那是要把巴浩斯年代偏激的靈魂完全釋放,得到靈性治癒、重歸人文的設計。(笑)

廣告

可是,Avenir 也難逃 Frutiger 後期作品的命運,在興起 ITC 古怪字型的年代,這一類極簡的精煉作品推出一直沒有受市場重視,其聲勢也被 Univers、Frutiger 所掩蓋。不直到近年 Avenir 系列成為 OS X 的系統預載字型之一,陸續在界面、印刷上得到採用。

Avenir 雖然為 Frutiger 先生的終極作品,卻礙於是照相排字字型所限,九十年代粗略數位化後的粗細系統並不適合現代排版應用;不直到二千年初小林章先生和Frutiger先生合力重新設計Avenir Next系列,原有設計的比例、概念和粗細才得到完整展現。

個人十分喜歡它的數字跟字母設計,就有一種莫名的空氣感、療癒感(秘聞:Frutiger 先生和陳綺貞也是雙子座),於今天平面風格設計大派用場。不過放錯用途的話,還是難免會出狀況:像香港、桃園機場的路標,Avenir 較細小的 X-Height跟粗細讓文字很難認,那因為設計不是以辨認性為主要考慮,顯得用途錯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