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Gomenasai

2016/4/27 — 12:10

Steve jobs

Steve jobs

如果試過在半島酒店的 Imasa 吃日本自助餐,應該會歎為觀止。

唔使等好耐,九點幾啦,場面開始壯觀。

從東歪西倒的加州卷,七零八落的魚生,面目模糊的日式蛋糕,大概可以想像到,之前幾小時,有老有嫩的食客應該處於失控狀態。

廣告

半島抵讚,不好吃的話,食客怎會搶得這樣瘋狂?

半島抵讚,不抵食的話,又何以會坐無虛席?

廣告

幸好早早見識過這樣的日式自助宴,不然,唔知頭唔知路帶兩個日本朋友過來吃飯,除了 gomenasai,還有什麼好說?

「自助餐係咁㗎啦。」Really?

瞬間轉移,從尖沙嘴來到灣仔,來到君悅酒店,來到他們的日本餐廳,鹿悅。

同樣是六星級,同樣是日式自助餐,同樣有壽司魚生。就算留守到自助餐完結的最後一刻,再移玉步出去視察一次,就會發現,食物依然是擺放到這樣精緻有序。

日本人的 service 和 presentation,精髓就是在於這四個字:精緻有序。

食物的質素,半島和君悅大概不會差很遠,但君悅的鹿悅能夠 honour 日本人這種精神,可敬。

講咁多,其實是意猶未盡,想再說京都的俵屋。

話晒大拿拿畀咗幾皮嘢住幾晚,梗係講盡啲。

蔡東豪看完我寫俵屋後,跟我說:「俵屋我住過,約四年前。」難以置信,蔡生住過俵屋。

每次約佢食晏,佢只會一個答案:觀塘龍皇酒家。除咗某次因為特別原因移師到圓方,他永遠都是龍皇酒家。正常人,我唔會問,但一個慳得就慳嘅人竟然住俵屋,我馬上憂心起來,嗰陣係唔係以為自己時日無多。點解會住俵屋?

「懷念 Steve Jobs。」明白晒。

很多蘋果教徒都應該聽說過,Steve Jobs 是何等癡愛日本,尤其是京都,尤尤其是京都的俵屋。蔡生問我有沒有試過走入俵屋的「小休息室」,其實他想說的是俵屋的迷你藏書閣。有,當然有,坐下來之後,和服女子更為我準備了一杯可口的冰茶。

蔡東豪說:「Steve Jobs 是俵屋常客,但俵屋從不以此作宣傳。俵屋的小休息室裏面,放了一本關於Steve Jobs的日文書,是日本人紀念這位老朋友的含蓄方式。」

實在太型,原來 Steve Jobs 與日本,與京都,與俵屋,有過一段如此微妙的關係。難怪有些果迷說,蘋果每件產品,也看得出日本人的精緻有序。

聞說,Steve Jobs 曾到訪京都十幾次,應該是真的。

也聞說,Steve Jobs 生前未去過一次中國,可信性更高, gomenasai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