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appy birthday to Wallace!

2015/3/28 — 14:39

今天是 Wallace 的生日,我身在東京,未能再和他吃另一個生日蛋糕,但我依然很想在他的生日,祝他快樂。

過去一年,Wallace 和明哥都常在一起,大家一齊發起文化監暴,三十年來我第一次和他們這樣一起合作。 Wallace 很認真的看待我的各種意見,成就了一些看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不會忘記。他的解決問題和執行的能力,一向令人刮目,總之有他在場,很多問題都可以解決,最難得的是:如果有解決不了的,他也有超凡的解說能力,讓大家有個說法,三兩下手勢,大家就可以回家去睡,他不會像我那様死 Chur 或砍頭埋牆。

今年生日,因為 Wallace 而特別感慨。先前因為一直在寫「雨傘政治四重奏」,過程遇到很多挑戰,不得不連帶擔心會牽涉到文化監暴各人,所以在最後階段時,還是 sent 了給他過目,沒想到他提出的都是關於整篇文章的建議,是唯一一個沒有對號入座,也沒有把重點放在我寫他的那一句。

廣告

他的回覆,令我如釋重負。他回覆我的 msg,是這樣開頭:「嘩!真的嘔心瀝血啊!」其實我也怕他會像其他人一樣質疑我,沒想到他一點也沒有提及我引述他那句話,好像一點也沒有關心他自己的形象,也一點也沒有懷疑我的用心,我偷偷開心了好幾日。

他認為我的文章並沒有對文監帶來甚麼影響,只是我的寫作的方法「太何式凝」,對不熟悉我的讀者而言,「一條女一場運動」、「想 keep 住條仔」等說法,很可能會唔明解,於是他提議我可以怎樣怎樣。末了他說想很少有關雨傘運動的文章的設入點會這樣,「咁鬼死 personal 同 emotional」他說我五十五歲出完自傳後,怎麼五十六歲「又再來一次脫衣舞 ……」

廣告

直到三月十八日晚上的小型的生日會上,我才有機會提到自己今年生日最感激的就是這件事。誰知 Wallace 聽完就跟友好這樣解說:我看見她寫了萬多兩萬字,又是跳脫衣舞一樣的寫作法。知道她一定又「賴嘢」,但也那她沒辦法,她的為人就是這樣,唯有到時再想想辦法「拆掂佢」。他又是一邊「罵」我,一邊替我解圍。一臉無奈,語氣帶點鄙視,卻顯然是站在我那一面。我在他旗下三十載,他的小駡就是幫忙。

Wallace 要罵我,取笑我,真是一句就可以「收了我的皮」,他的詞鋒十分厲害,頭腦轉得又快,死梗。但他的慷慨和大方,也是無人能及!多年前,他賜我「大地之母」後冠,後來,我己交還,自愧不如。我們也有稍為激烈爭持的時候,但到最後,我總是心甘情願的被他「收我皮」。因為他真的有他對付我的辦法,而他對我的瞭解和接納,在這個朋友之間互相嫌棄的黑暗時代,份外顯得珍貴。

我們生日相差只八天,所以很多時朋友也會和我們一起慶祝。今年有幸能和他一起渡過兩個生日會,都是明哥為我們搞的,十分滿意。

還有另一個與 Teresa 二人「同月同日生日」的慶祝安排,只有十分鐘,也是屬於簡單而隆重那種,但我覺得今年很「豪華」,特別特別受到寵愛。感謝所有朋友的愛護!世界將我包圍,誓死都一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