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Hello,博客

2016/5/11 — 21:00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Hello,博客:

你好嗎?好久不見了。

一天下午我留在書房,拉上窗簾,沏一壼茶,翻起小說來。一邊看我一邊覺得某種熟悉的感覺悠悠浮現:咦,好久沒這樣看過書、寫過字了。

廣告

是的,我仍看書,但總像在履行一種責任;我也寫文,但也帶某些目的。我很久沒有純綷為了表達自己而寫作,而我懷念那種感覺。

我們曾有那麼一段甜美的時光,我每天來看你、看其他人的博客、看朋友給我的留言。回憶起來,那似乎是一段無憂無慮的時光。我的天地很單純,我沒有經歷過生離死別。

廣告

但慢慢地,我開始不想寫太多自己。曝露過多的情感使我尷尬,所以我裝酷起來。寫一些不必釋放自己情感的文字,寫一些無傷大雅的事,然後越寫越少。

有些「成功人士」對寫作頗不以為然,覺得那不過是另一種自慰。但這...有問題嗎?我們每天努力扮演不同的角色,週旋於不同的人中,幾乎忘了自己;我們受上司的氣、同事的氣、客戶的氣,回家還要看丈夫臉色,管孩子的功課;我們看不慣很多人的虛偽,但又無可奈何。明明很想過另一種生活,但不知怎麼改變,帶著一絲遣憾入睡,明早又鼓起勇氣叫自己加油...日子並不好過,能有一個出氣的空間,不好嗎?

這些日子來我很少看你,我投放了過多的時間在Facebook上。但那上面有太多資訊、太多情緒,有時越看越令我迷失,覺得世界的步伐太快,令我惶恐。但你不同,親愛的博客,你總令我平靜。

最近加入一個創業的團隊,開始另一種生活。一位朋友卻坦率地說:不管你從事哪種創業,我相信你文字傳世的機會,遠大於你的產品。這算是一種讚美嗎?真使我哭笑不得。但他倒提醒了我,其實不必擱置寫作。 

我對忽然想起你這位好朋友而感到一點興奮。從此在寂寞的晚上、在跑完步的清晨、在需要找一雙好耳朵而沒有人在身邊的時候,我隨時可以來看你。太好了。

真抱歉曾冷落了你。但我知道,只要我回來,你總會在。

你的,
好朋友

 

連結:這雙手雖然小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