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Imitation game

2015/3/16 — 6:30

圖靈的名字,在科網界無人不知,最著名是他的Turing Test,嘗試為一個廣受爭議的問題設下框架:機器會思考嗎?

圖靈指出,思想一詞好難定義,但如果把問題扭成為「機器可以模仿人類對話到人類以為它是人類嗎?」,就有得解答,這個遊戲,就是所謂Imitation Game。

電影原著叫Enigma,雙重意義,一是指圖靈二戰負責破解的德軍密碼系統,叫Enigma,二是圖靈本身也是一個謎樣的Enigma。電影則叫Imitation Game,也是雙重意義,一是指Turing Test裡面的Imitation Game,二是圖靈本人,有社交障礙,又是同性戀者,與主流格格不入,好像不是正常人。圖靈一直在社會壓力下模仿正常人,他的一生就是一個Imitation Game。

廣告

被揭發同性戀者而判罪後一年,圖靈就自殺身亡,方法是吃掉半個塗有山埃的蘋果,據說是因為他一直著迷於白雪公主的故事。蘋果電腦的logo,是咬掉一口的蘋果,有傳聞是向圖靈致敬,Steve Jobs的回應好老實:個logo不是因此而起,但他但願是因此而起。

圖靈的貢獻,涉及多個領域,多到得人驚。電影只集中講他在二戰時期的軍方貢獻,但其實都只說了一半。當然,最為人稱頌的,是他破解了Enigma,從此德軍好多情報都被盟軍掌握,以至Churchill事後說二戰的勝利,圖靈貢獻最大。而圖靈設計出來的破密機器,確是現代電腦的前身之一。

廣告

但其實圖靈除了破密,還有幫手加密。當年電話加密技術不高,盟軍之間的隔洋通話,常被截獲。圖靈幫Bell Lab手,發明把聲音從聲浪變成數字,數字化之後就容易加密,聲音成為歷史上第一種被數碼化的事物,從analog的recording到digital的sampling,圖靈有份開啟數碼時代,大家現在聽的MP3,根源就在二戰圖靈的研發成果之中。

破解Enigma,是圖靈等一班遠離戰場的數學專家象棋冠軍填字遊戲高手,一舉奪取了情報的優勢,把整個戰爭的基本形勢扭轉過來。破碼之後,為了讓德軍蒙在鼓裡,又是數學專家用統計學算出如何在不令德軍懷疑的情況下,拯救最多的盟軍人命。街頭打架,好難想像圖靈幫得上甚麼忙,大規模戰爭,人命是數字,big numbers效應下,宏觀操作的不正常腦袋則可以左右大局。忽然想起朋友做網媒,一個月全球幾千萬點擊,當初基本製作班底組成之後,連一個全職寫手都未有之前,第一個請的職位,正正是統計學畢業生。

刊於蘋果日報,金融中心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