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JUNIOR.專訪】華蓮絲「欖」而優則寫 記載香江「夕陽」故事

2019/2/7 — 13:03

華蓮絲(Lindsay Varty,體路圖片)

華蓮絲(Lindsay Varty,體路圖片)

【體路 × Junior】欖球與寫作,一動一靜,再配上華蓮絲(Lindsay Varty)說著廣東話的洋人面孔,就像反映出香港動靜皆宜、華洋雜處的特色。這位香港女子欖球代表 3 年前開始走遍港九新界,記錄 30 個即將逝去的傳統行業的故事。就讓今期《Junior》亦記錄一下這位「欖」而優則寫的作者小故事。

「欖球可說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部分。」這天 Lindsay 剛完成在體院的日常訓練,匆忙來到觀塘跟筆者聊了一個小時,接著又要趕到何文田出席球會操練,運動員的生活總是這樣忙。回想起 13 年前,只有 17 歲的 Lindsay 在香港國際七人欖球賽上演港隊「地標戰」,踏進球場那一刻的情景仍然歷歷在目,當年那件球衣至今亦保存在家中,「它的設計和用料都很差,但對我很有意義,因為小時候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能代表香港比賽,那天就像揭開了人生新的一頁。」雖然已在不少大賽流下汗水,但 2006 年的那一仗、那一記達陣仍是 Lindsay 心中的摯愛。

廣告

從小喜歡寫作 曾訪拳王帕奎奧

廣告

正正因為欖球,又將 Lindsay 的另一個興趣「發揚光大」。小時候寫小故事給父母,到大學時為欖球隊撰寫通訊錄,之後更為不同的機構寫過文章、做過訪問,就連菲律賓拳王帕奎奧都曾成為她的訪問對象,更令 Lindsay 肯定自己踏上寫作之路的決心,「我一直都喜歡寫作,而且亦享受跟其他人談天,了解更多別人的故事。我是那種可以在巴士站突然和你打招呼、跟你聊起來的人!」結果 3 年前,Lindsay 開始著手籌備她的個人著作 —《夕陽餘暉 Sunset Survivors》。

「父母經常帶我到不同地方去感受真正的香港文化,例如深水埗和金魚街等。近十年看到很多有特色的小店都變成了連鎖店,好像同時帶走了香港的靈魂一樣,我便感到這部分的香港正在消失。」《夕陽餘暉》所說的是 30 個本地「小人物」的故事,當中包括很多出現在你我身邊、卻毫不起眼的老店、老工業。雖然 Lindsay 的廣東話足以應付日常溝通,但說到要和這些大都上了年紀的老闆做訪問仍絕不容易。既要比手畫腳、或借助隊友的幫忙再用英語撰寫,這麼辛苦仍要完成這書,為了甚麼?「我只想給他們一些認同,因為這些人物很快就會離開,而他們的故事就會永久失傳。」

用欖球逃避寫作 靠寫作從欖球抽離

最終這本 80 頁的硬皮書去年中面世,每個故事都經過 Lindsay 的精心雕琢,但當中她最喜愛的一個,原來又與文字有關。「在玉器市場內那位替別人寫信的老人家非常有趣!」以往香港的識字率並不太高,坊間便有不少人替基層寫信給家人,甚至替英兵追求本地女生,梁老易便是其中之一。「他這輩子都未用過電腦,但一點也不在意香港怎樣改變或行業如何式微,總之就因為喜歡便繼續做這工作。」因興趣而工作,不正是人生最快樂的事、也是 Lindsay 的寫照嗎?

「我可以用欖球逃避寫作,亦可靠寫作將自己從欖球抽離。」由 12 歲時因為看膩了哥哥華路雲打球,決定要親身體驗欖球的樂趣,到現在的 Lindsay 已經逐漸淡出,「雖然不知甚麼時候,但總有一日要讓後輩頂上。那天應該會頗傷心,但邁向人生下個章節都很有趣!」Lindsay 說這個章節如無意外都會跟寫作有關,大家下次遇見到她也不妨跟她聊一聊,說不定會成為其下一本著作的主角呢!

鍾愛廣東話 香港是吾家

「你好,我係華蓮絲。」這句簡單的自我介紹對 Lindsay 來說確實是易如反掌。出世至今都居於香港,亦深感「這裡就是我的家」,她的廣東話流利程度亦比大部份初來港的人士好。「廣東話是香港文化很重要的一環,而且是一種很有趣和獨特的語言。它令香港更香港。」雖然讀寫仍不是 Lindsay 能應付的事,但她亦不諱言會嘗試在退役後好好學習。捍衛廣東話,從來都不只是口講的事。

 

圖、文:麥景智
原文刊登於 Sportsroad Junior Issue#32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