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La Table:四杯伏特加配四道菜

2016/12/14 — 14:00

蘇格蘭人的生命之水,是威士忌,俄羅斯人的生命之水,是伏特加。

相比威士忌的柔情蜜意,伏特加的個性來得無比剛烈,天寒地凍喝一杯,整個人即刻慶恰恰,難怪一向被視為戰鬥民族的俄羅斯人,最喜歡喝伏特加來取暖,甚至配餐。

廣告

放諸香港,伏特加只被視為用來調製雞尾酒的原材料之一,淨飲是大多人接受不來。甚至十個人吃魚子醬,十個都會以香檳來配,並不知道伏特加也是魚子醬的好朋友。

或者他們知道,但受不了伏特加的剛烈。

廣告

我只想說,伏特加並非洪水猛獸,多年前,曾經在中環暗巷內的烏克蘭餐廳晚飯,好客的老闆,帶我參觀餐廳儲藏伏特加的冰櫃。身穿餐廳提供的禦寒大衣,喝過數杯不同風格的伏特加,自此對俄羅斯人的生命之水,漸漸改觀。

年前我老母到俄羅斯旅行,買了一瓶伏特加給我,她說:(擺下好喇,唔好開呀!)

直到今天,原封不動放在我酒櫃裡面,做一個聽聽話話的好孩子。

想喝總有方法,日前來到尖東日航千禧新世界酒店,昔日的名仕,變成今日的La Table,目的是品嚐餐廳剛推出不久,Oscietra Royal魚子醬,配伏特加的餐單。

恕我大鄉里,Vodka pairing menu,我真的第一次見。

新官上任三把火,酒店的意大利行政總廚Claudio上任數月,已經動作多多,今次的魚子醬 X 伏特加餐單,在伏特加不甚流行的香港,稱得上是藝高人膽大之舉。

價值$888一位的餐單,包四杯伏特加,全部皆是Belvedere,坊間不難找到,某大型超市的參考價為三百多元一瓶。

以雪凍的小杯,盛著同樣雪到凍的伏特加,就算有幾凍,伏特加是不會結冰,相信大多人也知道。

前菜為日本油甘魚他他,大廚將油甘魚他他,釀入通粉裡面,配以酸甜,香滑的蕃茄醬,清香的青瓜泡沫,再以鹹香鮮美的Oscietra Royal魚子醬作點綴,三種不同的味道有互相扶持之作用。

在魚子醬的世界上,Oscietra的級別僅次Beluga,這個餐廳用上的Oscietra Royal魚子醬,身價不便宜,一安士要過千港元。(帶定頭盔先,以上資料全靠谷歌大神,有錯的話,請多多包涵。)

二道為醃漬帶子,大廚把多塊日本北海道帶子刺身,拼貼成為一塊大餅狀,面頭舖上牛油果醬,甘甜的海膽,與魚子醬,美輪美煥的賣相,加上各種新鮮食材的配合,鮮上加鮮沒有半點菱角,佐以先剛烈後柔順的伏特加,實在錯不了。

由頭兩道菜之中,可窺探到大廚Claudio的想法,如果要魚子醬來配搭食材,海鮮一定是首選,白酒配白肉的理論,早已廣泛在葡萄酒世界上流傳,那麼,伏特加也算是白酒的一種吧?要是用來配搭食物,自然地想起海鮮。

地中海紅蝦,配檸檬酒煮成的Risotto,炸得酥脆的蝦頭甘香無比,鮮甜的蝦肉與清香,質感對辦的意大利飯,吃到剩下一半,再把舖在碟邊的魚子醬,與飯拌勻來吃,是另一番滋味。

主菜是紐西蘭三文魚,咦?我不是說過,不喜歡吃熟三文魚嗎?

數年前在海洋公園的餐廳,吃過煮得不得其法,採用紐西蘭持續發展的三文魚,留下一個不良印象。這道三文魚以油浸形式來處理,外熟內嫩滑得彈破,鮮味突出。塗上酸忌廉,與魚子醬同吃,滿足得真情流露。伴碟的紫薯麵筋,是另一個驚喜位。

喝到第四杯伏特加,滿咀生香的三文魚,與伏特加是絕妙的配合。帶點酒意的我,問餐廳負責人:(有無客人可以飲得晒四杯伏特加?如果飲得晒,可唔可以再斟?)
(暫時未見過有客人,飲晒四杯之後,要求加酒。)餐廳負責人回答。

主菜與甜品之間的鮮果雪葩,像下了一場及時雨,舒緩一下滿身酒氣的舌頭。

甜品是沒有配伏特加,不過此道大溪地雲呢拿伏特加意大利奶凍,滲進了伏特加在內。

軟綿香甜的香橙海綿麵包作topping,伏特加的憂鬱,由香滑的Panna Cotta說出。鹹鮮的魚子醬,卻與Panna Cotta勢均力敵,上演了一場精彩絕倫的好戲。

(魚子醬跟奶凍,兩者都係鹹,加埋一齊,好有內鹹,似我!)

酒過三巡,爛笑話特別多,不知道有沒有嚇怕同桌的兩位高貴女生?



La Table:尖沙咀麼地道72號千禧新世界香港酒店1樓

 

請不忘讚好我的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foodiesmashingpumpkins

原刊於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