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 Cheung 張高翔

Ko Cheung 張高翔

現為獨立文化記者/自由撰稿人。早年從事電影助理美術,後來轉投傳媒領域,曾任職《Milk》影視記者、《明周》文化版記者及《號外》專題編輯。熱愛本地以至國際的影視、音樂、攝影、藝術與設計、文學及戲劇等題材,希望以文字記下「一切關於人的故事」。文章現散見於不同本地媒體,包括網上音樂平台KKBOX、《Harper's BAZAAR HK》、《Jet Magazine》、《經濟日報》及《攝影是藝術》等。

2018/12/28 - 12:00

MaD 2019:讓我們一起創造生活的詩

你感受得到世界的美好嗎?

跟MaD (Make a Difference/創不同) 團隊訪談前幾天,發生了一宗香港學童自殺案,案中死者留下傷感遺言,剖白不懂感受世間美好。這番話不僅展現其生前寂寞,也間接反映現時本地民生、經濟和教育等窘局,不知不覺壓垮了好些人對生活的想像與希望。

「社會氣氛愈壓抑,我們愈要正視問題。」MaD團隊的張慧婷(Stephaine)和梁棨豪(Nicky)願化感慨為力量,藉著創辦近十載的MaD Festival,鼓勵普羅大眾以創意思維解難,「就像今屆活動主題『彳亍光年』的寓意:就算路上總會跌倒,但一群同行者會陪伴你,於竭息過後繼續前行,一同衝破黑暗去尋找曙光。」

廣告

城市需要更多人性關懷

到訪MaD的長沙灣會址當日,正值中國廿四節氣的「大雪」,街上氣溫轉冷,陰雨綿綿,讓人寒入心脾。但踏進辦公室後,感覺卻好過來,這不只因有瓦遮頭,更因暖意的對待:初見的Stephanie和Nicky並不急於推介計劃,而是先細心問候眼前人的狀況,待雙方建立認知基礎後,才有條不紊地闡述項目綱領和細節。整個過程,與其說這是一場常規式訪問,倒更像一次趣味的傾談,讓陌生者得以交換一些對社會、生活以至生命的想法。如此作風,似乎隱現了MaD的宗旨與態度。

「比起對人硬性灌輸理念,我們更渴望透過MaD收集多些香港人的故事。相信唯有人性化的交往,才能讓各方互相了解大家的需要,摸索出貼心和貼地的創意方案,最終達至以創意解決困難的目標。」Stephanie作為開壇元老,見證著MaD從Forum拓展Festival的歷程,也細聽過不同文創單位與市民的心聲,深刻體會推廣創意,不是數量上多辦活動、多撥款,就叫功德圓滿,「陪伴參加者應付考驗,跟他們分享過程的苦與樂,這樣的心理和精神支援,同樣不可或缺。」

讓經驗如蒲公英種子散開

延續MaD的「Discovery,Creativity 及Impact」精神,培養MaDees(參與計劃者的稱謂)個人創造力和執行力之外,今屆大會格外強調「在地實踐.深度交流」元素,並以「創意產業工作者交流+實踐計劃」,向六組來自本地不同範疇的文創單位,包括:De Tesla、Fashion Clinic、Gaau1 Up、摙香樓、Studio WMW和「工作.紙工作室」,提供予5.5萬元港幣資助金額,讓他們於10月至11月期間,前往一個或多個自選地區考察,跟當地志同道行的changemakers(當地伙伴、相關業界,如政府或非政府組織,以及公眾)取「創意經」。

「年輕創作人最欠缺『時間』。他們日頭忙工作,晚上趕個人創作,疲於奔命得難以再花心力,吸收新知識或蘊釀新靈感。有見及此,我們策劃出這項目,希望盡一點綿力支持他們出走一會。」Stephanie補充,將六組單位帶往外地,還牽涉了長遠和公共性的考量,「香港創意的未來是什麼?就是讓創意公民社會成為日後重要的價值。這次外遊不純粹讓十幾位年輕人作個人觀摩,也期望他們於可持續發展的願景之下,回來後將見聞與創意技法帶給香港市民,一同進行更多的在地創意實驗。」

六組單位,六種想像

眾單位於11月回港後,已陸續應MaD安排,參與過如九龍城書節等連串外展和公眾活動。至於2019年1月於大館舉行的MaD年會,就是他們總結經驗,跟過千本地、亞洲及海外 changemakers 共同見證成果的重頭戲。「甄選這六組單位的標準之一,是希望透過他們的獨特創作力,涵蓋時裝、環保、平面設計與音樂等多元範疇。高興的是,他們真的很用心又落力,思考怎樣將經驗轉化成全新的創意計劃。」Stephanie邊解說,Nicky邊展示各單位的活動與籌備照。

六組團隊研究的議題大不同:獨立樂隊De Tesla認為音樂的意義,不為追逐銷量與名利,從台灣之行歸來,想到以音符啟發人修補關係;Fashion Clinic的Kay與Toby,有感消費式時裝文化造成「季季買衫、買完卻掉」的病態購物現象,於是專程往日本和韓國,跟工匠和前膽品牌學習東亞傳統修補技術,鑽研可永續發展的衣服再生技藝;Gaau1 Up認為升級再造並非終極環保之計,不過在現階段仍是推廣環保意識的方法,於是研究塑膠廢料分類。freecycle(自由易物)推廣減廢外,還走訪烏克蘭,請教致力研發再造機器和推行公眾教育的Precious Plastics,期望將合用方法於香港試行;摙香樓主力結合本地農產品與手藝做「香」,於是決定前往香的發源地印度,考察當地生產模式跟人民生活的關係,思考如何以香氣喚起港人的情感與文化記憶; Studio WMW 向日本建築師和設計師求教,怎樣以設計為小朋友塑造快樂的成長環境,並將傳統與設計結合,讓大家重新發現傳統技藝的美好;「工作.紙工作室」不想「香港製造」變成過去式,於是前往南京和山西的大學和業界考察物料研發和服務設計的科技,夢想為本地生產開拓不同層面的價值,重現港產設計的活力。

我們都是有故事的人

別以為只有這群年輕人在忙,那邊廂MaD工作人員亦各有任務,「既然講同行,總不能他們宣揚A理想,我們卻做B的事。當各單位講環保、重珍惜,今年團隊決意貫徹方向,像不做Tote Bag等紀念品,跟Fashion Clinic合作,以其修補技術教導公眾運用現成物料DIY專屬袋子。另外,今年會場也不租用新椅子,改向舊日不同合作單位,徵集從前曾用過的椅子,並將每一張椅子這幾年被不同人使用、到訪不同地方的『遊歷』上載活動網頁,由此牽引出跟你我相關的社區故事。」Stephanie說。 
「分享故事,是MaD非常重視的一環。」Nicky續說,「自由市場是每年都有的實驗空間,往年我們著眼於市集聚眾及分享的內涵,這次我們也將重點放在『自由』身上。策劃團隊和創意伙伴們一共構思了 多艘自由號——表達號、夢想號、戀愛號、日常號、成長號、生命號、公民號 ——參加者將挑選其中一艘,選同一艘的朋友將合成一組,搜集在相關範疇努力的本地計劃或組織,於市集現場作最賣力的推廣,以「自由」出發,重新發現香港。」

痛著快樂也是一種享受

新穎的「共創」(Co-Creation)點子,究竟會讓參加者體會到免於貨幣束縛的自由,以故事交換故事的快樂,還是感到不習慣、不適應,甚或卻步不前?未到年會當天,也不得而知。可是Stephanie和Nicky非但不擔心,甚至還滿心好奇,「MaD向來不只講『成功』,反而著重跟不同人體驗『Try & Error』,一起做點於香港『常理』中,被視為節奏緩慢、危險難測,但情感與思想連結會更真實的實驗。」

「像今年場地選擇,由配套完善和合作多年的葵青劇場,首次移師不熟悉的新場景大館,絕對存在不少挑戰與難題,尤其對行政組同事來說,單是來來回回的文件處理,已經頭暈。為何我們仍下此決定?因為不想MaD成為紙板式Show Case,只是以數據去展示所謂成功案例。我們期望由團隊到文創工作者到公眾,都可以身體力行地打破圍牆,明白生活再困難或失敗,只要你敢去面對與嘗試,那怕感到痛苦和辛勞?這也是一種對生活的感知,證明你曾經有血有肉的活過。」Stephanie笑著總結,「或許城市的生活太理性,讓我們缺乏了感受的能力。別忘記,感性更能啟發創意。像寫詩,無論你用什麼來寫、寫成怎樣,有感情就是屬於你的好故事。」

(本文為贊助內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