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港大教授血淚史之 「mattress performance/ carry that weight」

2016/1/17 — 14:33

入了中大聽 Carol Vance 講到 New York 的Columbia University 的強姦個案,一條女叫 Emma 全年抬着一張 50 磅重的宿舍床褥/她遇害的地方在校園走來走去,以行為藝術 - mattress performance 控訴那個強姦她的同學,希望學校踢走這個強姦犯,讓她可以放下把這沉重的負擔。結果呢?學校當然沒有反應,女同學只好帶着這張 dorm mattress 參加畢業典禮,抬著它上台,作為抗議!好勁呀!

Carol 一直在談論學校的 rape、sexual assault 和歧視問題,更令我不能不想著那個令人氣憤的「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報告。明知道在這個時勢提出這些疑問簡直是不合時宜,但也不吐不快,始終疑難平。這個小組怎會做出這種報告?

已經很久沒有做這一類有關性小眾的研究了。這一次會和 Policy 21 合作,是因為這是政府(政制及內地事務局)第一次願意蒐集資料審視性小眾在香港有否遭受歧視。而且這是一個質性研究,即是靠深入訪談,聽取參加者的實質經歷為主,而不是填寫問卷,以數字為本的研究,真是前所未有!我感受到一份誠意,也燃點了一些希望,所以在 2013 年才呈上我們的研究計劃。我們的團隊希望能盡一點努力,把性小眾的聲音傳達到這個新成立的「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讓他們敦促政府早日制定反歧視的法律、策略和措施,誰知這個「消除歧視性小眾諮詢小組工作報告」,竟然是令人如此失望:甚至連袋住先也不是!

廣告

因為什麼實質性的措施也沒有。在施政報告中,只有一段「我們會我們會繼續和持者溝通,研究合適的跟進工作」,卻一點也沒有提及怎樣去落實諮詢小組「加強教育」的建議,可見這一切只是空談。既沒有時間表、沒有路線圖、也沒有經濟資助,更沒有關於落實各個範疇內教育工作的課程內容、宣傳工作的簡介,也沒有實質的支援措施,只有一聲嘆息。

我們幾經辛苦,邀請了 214 名性小眾參與研究,在研究報告中我們清楚地指出絕大部份參與者相信立法將有效減少在公共生活各個範圍內的歧視,他們亦指出立法可以有效教育市民有關性傾向或性別認同人士應享有的平等機會,亦會提高持份者對性小眾權利的支持。可惜,這一切都已經落空!

廣告

我們要不要也抬一張床褥出街呢?最 challenging 的是: mattress performance 其實是一種 「endurance performance art」- 要看看我們能 carry a mattress together for 幾耐!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