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Mom-to-be到底是誰?(之一)

2016/5/8 — 17:38

從來沒被指認為誰的女兒、女友、情人、太太、母親,一直以為會被人稱呼為洪小姐直到天荒地老,自從懷了年年之後,開始有朋友稱呼我是年年媽媽、媽媽或者直接叫年年,並且開始被醫護人員稱呼為太太,關於稱呼的問題讓我警覺,為什麼一個女人的稱呼要從屬於她的家人或者伴侶?

懷孕的女人到底是誰?

第一次遇到這種稱呼問題是在私家婦產科診所,對面的醫生在解釋遺傳病問題時三番四次說「你老公怎樣怎樣」,終於讓我忍不住說「我沒有結婚」,那位醫生露出hang機一樣的表情,結結巴巴地說:「你朋友......」隨後又再繼續說你老公你老公你老公。拜託,我要說多少遍才清楚,我沒有老公,老公是你自己幻想出來的、不存在的物體。(當時我幾乎想指著坐在我旁邊的Y小姐說她是我太太)

廣告

後來在公立醫院的產檢經驗比較好,除了因為每次都因為我拒絕填孩子父親資料而被問是否需要情緒支援/是不是真的不填(是不填啦結果後來直接講姑娘幫我在父親那願打個交叉),醫護人員大多也是以「bb爸爸」來稱呼精子提供者的身分。

作為孩子的biological father,他與孩子母親的關係可能是:夫婦、戀人、性伴侶、精子提供者(各種形式的借種)等等,顯然夫婦只是各種形式的其中一項,而且並非必然。

廣告

然而來到孕期的尾聲,在各種檢查與產前講座中,再次出現了稱呼的問題。

我是在瑪麗醫院做產檢的,有什麼事也是回瑪麗的婦產科病房,早期在K5S的婦科病房裡,醫護人員全部稱呼我為小姐,而那個病房也的確處理很多人工流產的個案,不排除因此內部有指引不要稱呼孕婦為太太。但在K9S的產前病房情況就完全不一樣了,醫護人員彷彿預設了陪伴入院的男性必然是孕婦的丈夫,而對於病房裡的女子,也是劃一地稱呼為太太。

今天回瑪麗聽Labour and birth plan的產前講座,講座內容相當好,也顯示出瑪麗醫院支持自然生產的政策,可是在整個講座裡我聽得耳朵歪掉的,是助產士不斷說「太太怎樣」、「丈夫可以怎樣」。是的,環顧四周有九成的孕婦也有男伴陪同出席,他們當中或者大部分都是孕婦的丈夫,而像我一樣的未婚準媽媽可能是少之又少,但小眾不代表沒有,性別友善的意義就在於要照顧小眾的處境。

其實丈夫這個身分在生產的過程中並沒有起到必然的功能,陪產計劃裡不限定必須由丈夫陪伴,即是未婚的孩子父親,甚或是其他同性親友,都可以被孕婦指定為陪產人士,更不用說陪伴入院的那位不需要是丈夫。明明丈夫的身分在整個程序裡都是可有可無,可是醫院的小冊子上還是大大隻字印著丈夫陪產計劃,醫護人員還是假定了所有人都是在異性戀婚姻制度裡生育小孩。

稱呼看起來是小事,但稱呼背後是一整套對於家庭和身份的意識形態,在丈夫和太太以外我們還有很多稱呼的選項,孩子的父親母親幾乎是不會錯的選項,陪伴者(包括陪產以及陪伴各種產前班)也是另一個中性的稱呼。更改醫院的單張/表格好困難,但在婦產科裡的醫護人員可以有更多的性別意識,讓非異性戀婚姻下的mom-to-be能在更友善的空間裡迎接孩子的出生。

(寫得太長,關於日常的稱呼的問題另文再寫。)

————————
瑪麗的講座後意見表,只有太太和丈夫的選項,如果我帶了朋友出席的話那只能變成孤魂野鬼了。母親節的活動是,在講座完結後,跟助產護士說:「不是所有準媽媽都是別人太太哦。」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