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雲

朝雲

左膠

2019/1/24 - 15:44

Paper & Coffee — 頹飯之外仲有得揀

Brew Note 首間分店,店長滿師長駐中大 Paper & Coffee

古語有云:「世有頹飯,而後有大學生;然大學生常有,而頹飯不常有。」

頹飯其實不差,勝在填肚多汁撈飯,養活了無數大學生,才有力走堂耍廢 Dem Beat 成吉思汗。然而生多飯少,為了頹飯排隊成慣常,食過頹飯又難敵睡魔。

廣告

幾乎所有大學,只有高檔連鎖店的咖啡略有水準。點樣可以排一次隊滿足兩個願望?一,比頹飯好味嘅飯;二,比連鎖店好嘅咖啡。

但在中大真的有望。


劉海龍、小西(中大老師)

合計讀書歲月,劉海龍在中大日子長達 11 年,說起來他也很震驚,「嘩,大鑊!」

問到對中大名物有何感受,劉連珠發炮為母校護航,「頹飯好呀!夠本土,夠實惠囉,又平又食得飽。」

但劉和小西都說今時不同往日,新的 canteen 通常由大集團營運。如今的頹飯「質素頹」但「價錢唔頹」,唯有眾志堂是「頹中之頹」,才可保持質素與價錢皆頹。故兩人不同意網上有謂 PC(Paper & Coffee)「中產」、「士紳化」。

沒有上鏡的女士說,PC 的「哥哥好溫柔」。劉解釋中大某一食堂有一「躁底阿叔」,早已揚名中大,PC 的服務顯然更佳。不過小西也批評 PC 的飯太生,音樂太吵。


方先生(中大員工)

方先生是中大職員,伴隨頹飯生活兩年。問他有何評價,他沉吟良久,回答非常得體:「唔……一分錢一分貨,飽肚唔係問題。」他既欣賞 PC 的裝修,也欣賞能在山城找到其他選擇。


店長 Bonny

莫誤會個子小年紀輕的她是店員,其實 Bonny 是中大 PC 店長。

昔時她尚在大專,學校有連鎖咖啡店,喜在那兒消磨日子,從此投緣。最初在咖啡店兼職,漸漸全身投入成為咖啡師,至今已有八年。

Bonny 早於微時認識 Brew Note 老闆 Vincent,討論咖啡,亦師亦友。「有時我真係會叫佢老師。」當時 Bonny 輾轉在不同 Cafe「炒散」,Vincent 早已欣賞她的才華。後來不但邀請她加盟,更派她到中大開荒鎮店。

「我嘅第一份咖啡店工作就喺 Poly U,嗰度係我啟蒙嘅地方。我好嚮往大學同出面舖頭完全唔同嘅節奏。自己係時候進步,能夠幫到 Vincent 亦好開心。」

當店長不止要沖咖啡,還要兼任管理,每天工作長達十小時,Vincent 曾不下一次致電要求 Bonny 放工。「開舖呀嘛,較多嘢做。佢都有叫其他同事收工。」

她總結新一頁:「而家我唔再只為自己工作。以前我純粹想沖好一杯咖啡,咁就功德完滿。而家就要耳聽八方,關心周圍發生咩事,而且要從容面對每一場面。要令每一個客人即使唔開心入嚟,但都開心咁離開,就係最重要嘅任務。」

時下很多年輕人發夢,就是夢想開咖啡館。筆者問她對發緊夢嘅後進有何建言。

「吓?講咗都唔聽㗎喇!點解唔自己 feel 吓,咁樣仲好玩。我嘅經驗未必 fit 大家,開嘅係同一間舖,但擺喺北角同中大就好唔同。」

「如果您自信鍾意咖啡,就要抱住同樣熱誠,攻克所有細節,先可以完成依件大事。」她說 Vincent 之所以能經營好咖啡店,就是他對每一件事都如對咖啡般認真。委派她來中大掌店,正是期許她的修為能更上層樓。


Vincent

Brew Note 聲名益顯,老闆 Vincent 亦為人所知。當他得知中大有吉位丟空半年,躊躇了好些日子,不知跋涉上山開首間分店是否值得的冒險。「嚟到大學一定要就返價錢賣平啲,唔知有冇得做。」但衡諸中大人口眾多,年輕人對品味有更高要求,終於下決定心,篤定「做得過」。

他思忖一間大學 Cafe 需要什麼,考察得知中大多的是中餐西餐,故以日式作招徠,並以日式虹吸咖啡為主打,避免與總店重覆,各擅勝場。他又想到中大生多踢拖出門,索性在店內設一處榻榻米,另設較私密的包廂卡位,供學生溫習。他希望給舒服的空間予學生,以咖啡解功課寂寞,遂定名為 Paper & Coffee。

網上有見「中產」和「士紳化」的批評,Vincent 答餐廳的選擇可貴可廉,「一餐飯可以五十蚊有找,應該平過蘭苑。」

「正如落地唔等於要污糟,我只係想做一個乾淨啲嘅空間。」至於咖啡 Vincent 則較在乎,他希望學生接觸精緻的咖啡文化,俾讓他們品嚐到精品咖啡。


Paper & Coffee 風景

後記:

文首的「廢文」其實別有意思。

Vincent 長駐北角 Brew Note,間或會到 PC 幫手。至於 Bonny 則每日去 PC 都可以見,請各位同學留意!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