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BP 2015(三)— Alone in the Crowd

2016/2/16 — 14:30

單車館內的賽事中心

單車館內的賽事中心

今年起終點首次設於凡爾賽附近的Quentin-en-Yvelines 國家單車館。下午五時半, 多數人參加的90小時組開始出發,我所屬的G組是第二批 。

PBP採用十五分鐘分批出發,減輕賽道負荷和和檢查站擠塞,各組都有限額,網上報名先到先得。

廣告

初次參加,雖然信心完成,但我還是要保守行事。人潮或睡眠時間都太難估計,我出於破風的考量而選擇90小時組的最早空檔,確保後上車手源源不絕,減低孤軍苦戰的機會,這是資格賽的心得。

起步頗熱鬧雀躍,路旁有人揮旗喝采,又有專車開路,在路口都能直接通過, 暢快而感覺受尊重。幾千人的場面,我一個相識都見不到,周遭都是聽不懂的語言,像大隱於市。加上分批出發沖淡了興奮感,而且程途太遠,還是沉著應付吧。

廣告

整個車群三、四人並排的滑行,穿入市外的綠帶,漸漸速度提升,分成十數人的雙行車群。我已有不少群體騎行的經驗,但第一次與這個麼多國籍不同 ,外形車著各異的陌生車手共騎,而又能平穩安全,感覺真美妙。

Velomobile鬼馬砵砵車

Velomobile鬼馬砵砵車

一騎上路,法國馬路的親切感又回來了。順滑、彎位開闊,像專用賽道的精準和確定性,是細微分別但對騎行感覺影響很大。不用像在倫敦緊盯路面提防坑洞,也不會像在英國常常有不均干擾節奏(抱歉了,參加了倫敦-愛丁堡-倫敦的車友們!),很自在、很放鬆,迎著黃昏的金光推進,這種狀態太美好了。

即使逆風清勁,大隊時速也有30多公里,嚴格來說超過了Randonneuring的規定。當然我們是烏合之眾,間中有人掉隊其他人就要加速補位,我特別進行的高強度間歇訓訓練就發揮作用了,那是抓緊機會、以小搏大的能力。真追不上時,就墮後到下一班列車。妙在有時又會不會追回之前失落的那班車。

搭順風車的行為好像厚顏無恥,但因為不是比賽,互相幫助是常態,加上出發初段路上的車手密度接近飽和,落單的反而是少數。有經驗的車手都知道炒車時隊尾最危險,於是通常寧願帶頭控速而不尾隨陌生人,於是我連輪班破風也省了。

長途騎行的慣例頗有趣,不鼓勵特別安排的支援,但來自當地的和參加者之間卻幾乎沒有限制。

約十公里後,遠處田野出現兩排筆直的大樹,不一會我們就騎到林蔭大道上去,像皇帝出巡,又像環法轉播的景象。這也標誌著進入環巴黎綠帶,初出發的興奮稍為冷卻,路上的熱鬧卻沒靜下來,然後天色漸暗。同行車手都有趕路的默契,不多交談,繼續無聲的互動。

INFO:出發時間

最早出發的是下午四時,但限時只有80小時,讓較快的車手免受阻礙。最快的車手都在網上報名時搶奪第一批,即是A組,這樣才能參加第一車群,拉高速度,甚至有機會「勝出」非正式的比賽。大部份參加者都保險一點選90小時組,最後是星期一凌晨4時50分拂曉出發,生理時鐘較易適應,但時限只有84小時,以免工作人員太遲收工。

過去經驗是避開人流高峰,以免在控制點排長龍浪費時間,於是選擇出發時間便要平衡睡眠時間和人潮變化。不過我思前想後,人潮就像交通擠塞,連超級電腦都總是估錯,睡眠(不足)的規律我也認識不夠,又沒信心能快於大隊,最後放棄過度規劃,隨機應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