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PR反擊戰

2016/5/11 — 14:43

PR 是一種,很玄的東西;如影,隨行。

PR 最玄妙的地方:你個人本身未必好叻,但一場 PR 做得好,你起碼會讓你覺得你好似好叻。相反,你個人本身其實唔係咁失敗,但就是因為這場 PR 做得失敗,你會讓人覺得你個人真係幾唔掂。

PR 是一門收穫與付出不成正比的學問。

廣告

PR 為你帶來的回報,並不 determined by 你在這方面下了多少苦功。

PR 談的是 sense,而這種 sense,就是看你能否預計受眾者的反應。

廣告

當然,PR 最強最強的人,也最多只能向你保證 it won’t be negative,但至於 how positive it can be,他們也只可以估估吓。

你看黎明便知道了。

做錯,認錯,真誠,不卸責,it won’t be negative。但這樣一面倒的支持,連以前笑他無厘頭的金句,竟然可變作他日選特首的 portfolio,黎生點會預計得到成件事可以如此 positive。

黎生抵讚的,是他夠真,夠膽,但這絕對不是一場處心積累的 PR show。從觀眾角度出發,黎生夠真,已經足夠贏盡掌聲。但作為一個每天都要 sell 自己 sell 公司產品 sell 客人的打工仔來說,我最愛看的是一場部署精密的 PR 反擊戰。

一場 PR 反擊戰要好看,本身個 crisis 要夠大。黎生呢個 crisis 唔夠大,因為黎生呢場所謂 crisis 其實屬於由外來因素產生的 crisis。這場災難的主要成因是食環署,而對黎明公司來說,食環署當然是個外來因素。

從 PR 角度看,外來因素所產生的 crisis 不算最嚴重一類。咁點先算係嚴重?就是由內圍因素所產生的 crisis。

所謂內圍因素,即是災難本身的主角,就是問題的緣起。娛樂圈曾經發生過一場風暴,波及當紅的男女紅星,但這個男的,竟然可以在短短幾分鐘的說話裏,完全扭轉局面。由衣著、髮型、語調、用字,甚至是說話前對著米高峰呼的一口悶氣,每個細節都是 PR 的計算。純 PR 角度看,這是一場真正的 good show。

企業層面的 PR 更難處理,舉利東街為例。

還記得利東街的前身是什麼嗎?就是那條喜歡里,淨係喜歡里呢個咁 leung 嘅名,已經被人批評得體無完膚。現在一提利東街,你不會想起以前的喜歡里,因為那裏有大排長龍的卡樂 B,又有風摩日本的什麼什麼咖啡。利東街現在深受歡迎,不又是一場又一場成功的 PR 反擊戰嗎?

黎明和利東街告訴你,小禍可以是福。所謂小禍,講得學術性少少,就是一場 manageable crisis。唔單只係工作,追女仔亦都一樣。激嬲佢再氹番佢,永遠開心過無端端氹佢,因為人,就是喜歡那死去活來的滋味。

 

原刊Plastic Public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