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Rohit Dugar – 釀啤酒的少爺

2017/5/10 — 11:23

【譯:Miumiu Iris Law】

2005 年,在美國新罕布什爾州的漢諾威,一個年輕大學畢業生與同學結伴前往當地一家小酒館,酒館呈上一瓶他聞所未聞的獨特啤酒: Smuttynose (髒鼻子),瓶身貼著海豹圖案。味道,嚐起來是焦糖襯托的啤酒花芳香,與其他啤酒截然不同:是另一層次的綿密、風味與複雜感。那夜過後,這個年輕人某些想法不再一樣,從此亦不再回首過去。時光快轉到 11 年後,某個和煦明亮得不尋常的十二月早上,在香港荷里活道 The Globe Pub ,因為提早前來午飯的食客而變得熱鬧起來,坐在暖和燈光與擦得發亮的黃銅裝飾之間的,正是 Rohit Dugar ,當年那位來自新罕布什爾州小酒館的男生,今天創立了香港自家品牌「少爺麥啤」,釀出屬於這城市的世界級手工啤酒。

廣告

Rohit Dugar

Rohit Dugar

廣告

迎向改變的釀酒師

Rohit 是前投資銀行家,三年前創立少爺麥啤;現時少爺麥啤每個月釀製啤酒量高達 135,000 公升,旗下位於鴨脷洲和黃竹坑的兩間啤酒廠研製出接近 40 款啤酒。對比現時規模,少爺麥啤的起步簡單得多──故事由五年多前 Rohit 移居香港說起,「當時我在香港完全喝不到一杯像樣的手工啤,那時還沒有進口名廠的手工啤,沒有本地啤酒廠,更沒有啤酒節。」有見及此, Rohit 開始在家釀製少量啤酒自用,可是要本地取得釀酒原料困難重重,最後要由美國和新加坡購入材料。 Rohit 說:「我很驚訝香港竟然沒有本地釀酒業,香港是個國際都會,值得擁有優質啤酒,我發現實在需要有人帶來改變。」於是他坐言起行。

「一開始我只想漫不經心,幾乎當是開玩笑地研究一下。」然而當 Rohit 鑽研得愈深入,他就愈意識到這個玩笑真的可以一試,且看下一步能否鼓起勇氣辭掉工作;到了最後的決定時刻,「要麼做要麼不做,不做的話一輩子都會後悔。」有了妻子 Maansi 的鼓勵和幫助,他放手一試。

後來證明這個決定洞悉先機,原來當時不單是 Rohit 和 Maansi 對手工啤有興趣,「那段時間有為數不少的相關業務開始湧現:幾家進口商嘗試引入手工啤,好些酒吧開始入貨,首屆手工啤酒節Beertopia舉行,自家釀啤酒店逐一開張。」本地手工啤的種子逐漸萌芽。少爺麥啤成為首家取得食物環境衞生署發出牌照的啤酒廠,雖然申請過程一波三折,但亦算是為後來者鋪路。現時少爺麥啤已全面投產,三年來他們為創造出專屬香港的手工啤文化堅定不移,拒絕成為任何人的複製品,不單只滿足於成為「亞洲好啤」, Rohit 更揚言:「我們高瞻遠矚,要造出世界級原創啤酒。」

秘密原料:香港文化

少爺麥啤以此為目標,且產量甚豐,而香港身份正是品牌創作精髓所在。啤酒廠從本地汲取靈感,活用與廣東飲食有關的釀酒材料,例如夏季限定啤酒「夏日麼麼啤 (‘Mo’ Mo’ Wit) 」,是一種以陳皮代替慣常使用的橙皮作香料的比利時白啤酒,少爺麥啤以包含菊花的五種混合香料取代芫荽籽,調出一股混合陳年木香的柑橘口味,散發無庸置疑的亞洲風情。又如少爺麥啤的「鹹檸酸啤 (Cha Chan Teng Gose) 」,變奏自廣受港人熱愛的「鹹檸七」,少爺麥啤的網站如此形容:「清新怡人、鹹鹹酸酸。」啤酒加入了海鹽,以細菌發酵營造微酸口味,帶來傳統茶館奠酒的啤酒版本,正如 Rohit 點評:「酒精濃度低,口感清爽,酒體輕盈,收結乾身。」

「我們多款啤酒源自兩種不同文化,但總括而言那些背後故事與味道配搭也是有板有眼的。」這是Rohit對自家啤酒的測試──釀製的到底是好啤酒,還是純粹在耍花招。「如果我們的本地啤做得好,即使酒客對故事一無所知,亦無礙品嚐啤酒。啤酒背後的故事,是為了提升品酒經驗,可不能變成必需品。」換句話說,少爺麥啤才不會藉本土之名,胡亂把「本土材料」扔進啤酒裡去,大概在可見的將來,我們都無緣見到混入了雞腳或皮蛋的啤酒吧。

創作屬於香港的啤酒

少爺麥啤的出品通常由全球其他地方現有啤酒變奏而來,那有沒有獨一無二的香港啤? Rohit 堅定地說:「當然有!」來自世界各地的薰陶, 似乎讓少爺麥啤蛻變得如同香港般國際化,「基本上啤酒不是甚麼新事物,它已存在了超過一萬年;中國南方的飲食文化也不是新玩意,都存在了好幾千年,我們嘗試把兩者結合,製造出獨特的東西。」

Rohit 對這個願景喜形於色:「我們正開創先河......假以時日人們就會知道香港有個歷史悠久的啤酒文化,那個文化最終就是由現在的風格所定義。」目前為止,尚未有足以定義「香港啤酒」的特色出現,那就意味著當中仍有無限可能性。

少爺麥啤的香港玩味不限於原材料,還擴展到啤酒命名的方式。有些名字不言自明,例如以廣東話拼音命名的 IPA 「靚女 (Leng Lui) 」和「靚仔 (Leng Zai) 」;亦有像皮爾森啤酒「驪黃牝牡 (Yellow Mare Black Stallion) 」這種不明所以的名字,「驪黃牝牡」來自中國成語,大概的意思是「外表會騙人」,一頭黃色母馬(弱者),真身可能是一頭黑色公馬(強者)──那跟這瓶淡黃色比爾森啤酒有甚麼關係? Rohit 笑一笑:「明明看上去毫無殺傷力,酒勁卻很強啊。」

Rohit 認為,啤酒自身優點就是評價和品嚐的準則,不應依仗包裝和品牌為其加分,然而,少爺麥啤的出品就是美不勝收,酒瓶上的殖民地時代花飾、茶餐廳畫面和舊啟德機場的驚險降落場面,體現香港歷史和文化,連結當下的新興藝壇。品牌字款就是向活字印刷致敬,而照耀著釀酒廠的一片紅粉光影,來自屹立多年的南華霓虹燈電器廠,這種霓虹燈飾過往隨處可見,現今已瀕臨絕跡。毫無懸念,少爺麥啤訂制的藝術作品滲透懷舊氣息,展現本土的自豪,但對 Rohit 來說,細節才是重點。視覺元素的選擇,例如能夠點出啤酒特色的顏色;那幅茶餐廳場景裡,那淡綠色調微妙地營造出享用啤酒的清涼感覺,連畫中吊扇也特地向著某個方向呼呼轉動。這些插圖畫出七、八十年代面貌,當時香港工業強盛,難怪少爺麥啤的名字亦源於這個好年代。

「『少爺麥啤』的『少爺』來自一齣香港老電影,電影中他是工廠老闆的兒子,性格活潑貪玩,但隨著劇情發展,他肩負起接管工廠的責任。這對我們很有意義,我們根本也是為了好玩而做,但又做得非常認真。」電影《工廠少爺 (The Young Boss of the Factory) 》 1963 年上畫,定格了香港製造業全盛時期。然而,即使 Rohit 的自家品牌是向香港過去的製造業遙相致敬,他亦不會感情用事,更不會不切實際:「製造業因為經濟考慮而遷移到中國大陸,那是毫無疑問的大潮流,但不代表所有製造業工種都要北上,有些可以留在本地,當然也需要更新一下設備,但那些著重手工技藝的小型創意製造業,留下來仍是可行的。」

本地手工啤的未來願景

未來,少爺麥啤會如何?香港本地釀酒廠整體方向又是甚麼? Rohit 很有信心,接下來將會有更多釀酒團隊面世,那亦是件好事,香港手工啤酒廠向來關係和睦,總是竭盡所能互相幫助。 Rohit 還補充,希望釀酒廠更加放膽冒險,進一步開拓疆域,不要自我限制於市場需要。少爺麥啤亦會持續創新,繼續天馬行空,「我們不會滿足於名單上那固定幾款啤酒,這樣只會喪失了手工的精粹。我們會一直釀製有趣獨特的啤酒,或是只此一次的限定啤酒,哪怕這樣會不夠效率(比起只釀製幾款啤酒)。」換句話說,少爺麥啤永遠不會朝向像嘉士伯或喜力的大型釀酒廠之路,亦拒絕採用大量釀製方式,那種萃自玉米、白米和糖的廉價酵母——這樣只會削弱啤酒酒體,影響口味。

現時 Rohit 投身啤酒教育工作,致力向更廣大公眾介紹啤酒。好些專注推廣啤酒的業務已在進行之中,其中兩個是由 Rohit 牽頭的旺角 Tap: The Ale Project ,以及大坑的 Second Draft ,愈戰愈勇的 Second Draft 更獲 Tatler 選為 2016 年最佳新餐廳,但是少爺麥啤的路仍然漫長──萬一未來出現了手工啤酒 Beer pong (啤酒乒乓)酒吧? Rohit 眉頭一皺:「那可不是我們啤酒的適當用法。」

少爺麥啤

門市地址:香港黃竹坑道 53 號英基工業中心地下

電郵:[email protected]

Second Draft

地址:大坑銅鑼灣道 98 號 Little Tai Hang 地下

電話:2656 0232

Tap: The Ale Project

地址:旺角黑布街 15 號

電話:2468 2010

原刊於《蛋撻魔怪

發表意見